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投書】地方創生的「不安、實踐、認同」
圖
地方創生是近年所出現的新策略,主要是解決城鄉差距、城市人口集中、偏鄉農山漁村人口外移、地方建設停滯、地方失去活力等問題。由國家發展委員會主責推動,期望未來能為地方帶來商業經濟與社會關注。

但在政策推動過程下,我們是否忽略了:這樣的策略可能直接或間接造成偏鄉區域階級不平問題,使民眾產生錯覺,認為偏鄉農漁村就是「落後」、「需要幫助」,因此造成地方居民失去原本地方認同,讓美意的創生變成創傷?


地方創生政策帶來的「認同感不安」

筆者以家鄉苗栗縣竹南鎮龍鳳漁港作為觀察與研究場域,發現龍鳳漁港地方居民的日常一般且樸實,對於外來的資訊接受度似乎沒那麼強烈,但又期許未來有新創公司及年輕人進入地方,共同為地方發展努力。這都在在突顯當地居民情感層面產生地方認同感的不安,但又對漁港無法提供穩定生產與生計的現況無奈。

就如同Nanzer(2004)指出,個人受到內心情緒或外部感官的影響,對一個地方或景色產生特別的感覺,可能只是短暫的停留,也可能隨著時間的停留長短,而投入更深刻的印象和知覺。因此,分析目前的「地方創生策略五支箭」,地方居民不安因素可歸納如下:

1.地方創生所提「企業投資故鄉」,性質必須依附地方特性與文化,如果產業投資項目差異太大,將失去地方原有的顏色。

2.科技導入最大發現在於城鄉資訊落差,居民不知道自己需要什麼、不要什麼,即使強行導入,也沒有多少居民願意使用,甚至逃避。

3.整合部會資源上,當地居民對於文化及發展有高度認同,但地方機關缺少能力與積極心態,推動上常常事倍功半、有心無力。

4.社會參與創生,當地居民都表認同與支持,期待地方價值與文化能再現;但在溝通過程中缺乏地方了解與融入,容易造成地方居民擔心誤解。

5.地方居民對於品牌建立充滿外來文創炫技的想像,反映出缺乏地方文化認同的自信,以及仰賴第三方單位協力。


以人、空間、視覺、聽覺為主體實踐地方創生

台灣的偏鄉農漁村往往存在許多豐富的文化資源,可以透過地方營造或是地方創生計畫,勾勒出屬於地方的特色與商品,把這些重要的元素結合在地文化、原料、通路,形塑出屬於在地的特色元素,也就是所謂的的地方創生DNA。

藉由龍鳳漁港研究分析發現,其中「人、空間、視覺、聽覺」的表現較為強烈:人是透過群聚,發展出地方特有的生活日常;空間見證與建構了當地歷史的文化脈絡;再藉由視覺發現地方符號、生產工具及地景特色;最後由聽覺凝聚了地方認同,並傳遞了言語符號帶給地方情感連接。


地域課題與空間認同,是影響地方創生發展的重要關鍵

當地方創生在討論如何挖掘地方原料來發展地方經濟同時,卻忽略了地方也可能帶來的限制。如同在龍鳳漁港發現,當地漁民出海需配合潮汐與天氣,必須在漲潮前出海退潮前回港,如此短暫的作業時間,要如何增加漁獲量所帶來的經濟收入?最後漁民只好在沒出海時擺攤做起小生意。

再者,推動第二產業發展或許是轉型的關鍵,但還是必須留意地域所帶來的課題,就像是龍鳳漁港居民所提出,發展觀光產業對地方會有幫助,但地方主要原料與特色就是「海」,當受限於潮汐而無法帶遊客出海時,那要如何發展具有差異化及地方特色的觀光產業呢?因此,當政府、學界、產業、社區社團、法人機構揪團要協助找出地方DNA的同時,也必須留意地域課題所帶來的影響。

再者,筆者也發現後厝龍鳳宮是龍鳳漁港居民的信仰中心,龍鳳宮大媽祖對於當地居民所代表的是安居樂業、沒有天災人禍,也是地方重要的經濟交易場所,更是顯而易見的符號。驗證了楊敏芝(2001)在地方文化產業與地方動力互動研究的發現:地方居民對特定空間領域的認同,應該含括實質空間的認同與意識空間的認同,其中意識空間的認同更是強調地方認同、歸屬感等心靈層面的認同。因此,當地方創生推動進入偏鄉農漁村同時,應該由地方信仰中心作為推動發展基地,都有利於了解地方文化、原料與特色。黃光男(2016)也曾指出,地方宮廟是台灣很特別的文化傳播處、產業處,是庶民生活、文化表現的重心之一,這些都可以證明空間認同是可以透過地方信仰中心實踐地方創生的。

(作者為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研究生。)

 
資料來源: 獨立評論/ 報導日期: 2019-11-03 點閱人次: 51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