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從初遇「張老師」到尋一方窗前風景 ──敘事治療專家黃素菲的步履與蛻變
圖
一九七九年是臺灣重要的經濟轉捩點,牽動著「張老師」基金會的發展。身為敘事心理學的研究及實務學者,黃素菲教授娓娓道來與「張老師」的相遇。時光倒流,我們看見投身心理學研究和實務以前,十九歲女孩歷經曲折的求學生涯,以及無名到「命名」的敘事治療起點,在這當中遇見無數位生命轉折處的貴人……


初遇「張老師」:喚起青春的學習之路

「臺灣如果是一棵樹,『張老師』就是那時冒出來的嫩綠枝枒。」適逢臺灣經濟起飛,那年「張老師」基金會已成立十年。黃素菲在民國六十八年進入「張老師」基金會,當時除了幼獅張還有街頭張和工廠張,因為曾在工廠打工,她尤其心疼也明白基層孩子困頓的景況。

對心理系學生來說,當幼獅張能訓練基本的自我覺察、助人技巧與人際互動;對大二的黃素菲來說,臺大心理理論與研究課程像是苦澀的果子,而「張老師」的訓練與同梯的同學便是甜蜜的連結,豐沛滋養了往後數十年。

回首求學時的顛簸,黃教授笑稱自己對教室學習適應不良。考上名校新竹女中,高二休學去工廠當女工。八個月後升到領班仍想讀書,轉學武陵高中後,生涯貴人鮮嬡容老師堅定的鼓勵促使她如願考進文大外文系與師大夜間部國文系。後來重考進輔大應用心理系(現稱心理系),最終轉學考進臺灣大學理學院的心理系。

因為臺大心理系的好同學林以正的邀約,結伴受訓九個月成為幼獅張。「我大學沒事就窩在『張老師』,當時許多專張以近乎宗教家的精神投入,魏清蓮、黃惠惠、王莉莉、王慧君、蔡葉偉等等,是我非常重要的榜樣和精神支柱。」扎實的受訓時光有歡笑也有淚水,回憶起曾經暗自決定中止訓練,所幸楊蓓老師敏銳察覺,引領她感受到團體的支持力量,「這就是團體輔導的動力。沒想到這個自我探索的經驗,竟讓我往後投入心理學領域一輩子。」


成為「張老師」:研究與實務經驗,堅定志業

不斷累積心理學術研究、專業訓練及個案經驗,擔任四年幼獅專張時,黃素菲長期在第一線輔導青少年,孕育現場處理、解決問題的能力。曾召集臺北市六十餘所國中,每一年帶領幼獅義張輔導三百位有記過、打架、說謊、逃學(編按:當時還沒有「中輟」這個詞)等紀錄的虞犯青少年,總是思考並挑戰著:「在團體裡充滿抗拒的學生,如何創造行為介入點,進而改變其行為?」

「我所有學術跟專業工作的起步、滋潤和行動,都在『張老師』。」當時黃教授設計研究方法並融入實務工作,後來在官方單位與學術研討會報告系列研究,以前測/後測來分析補助款對「張老師」基金會的必要,最終由原每年三百萬補助款提高至每年近八百萬元。年僅二十八歲,她已將喚起社會重視和挽救迷途少年視為己任。

在「張老師」基金會專職時期,經常有機會受邀演講,離職後黃素菲成為早期的行動心理師,於各大學的諮商服務、授課(生涯規劃及人際溝通),於東吳大學擔任三年的講師後決定考博士班,起於內心始終有的大哉問:「心理學這門專門學科如何服務人?人如何活成他滿意的樣子?」實際接觸各式各樣背景的青少年以後,她不斷苦思:「家有妓院的孩子、流氓之子、私生子……他們的未來如何走下去?」

揣著這大哉問,黃素菲請教了楊國樞教授,後師承金樹人教授,念師範大學博士班時,陽明大學主動請她開人際溝通課,成了大爆滿的熱門課程。「人際關係不能單方授課,得實操演練。」後來在民國七十九年初版的長銷書《組織中的人際關係訓練》便是增補課程內容與「張老師」的職場實戰經驗結晶,見證了黃素菲教授從二十歲到三十歲在「張老師」最具創造力、判斷力、爆發力的十年,標誌著「張老師」給她的果實。


敘事的起點,大哉問的小結

博班期間,在榮民總醫院精神科持續二年,與慢性或需要長期治療的病患相處,這可說是黃素菲往後採取敘事治療的起點。她曾問個案核心問題:「為什麼妳受歡迎的『事實』無法改變妳『對自己不自信』的看法?」對方回答:「因為蜀中無大將。」黃教授又問:「妳認為的大將在哪裡?」當事人忽然大笑,在晤談十數次以後,真正意識到自己的價值被社會主流何其深地綑綁,而認為自己的努力是歪來歪去、非「正統」出身。

「社會主流價值影響人太深,以致每個人都有不夠自信之處。」素菲教授停頓片刻才繼續說,「這回應到我起初問楊國樞先生的問題,我認為敘事是讓人離開社會的建構,透過敘說找回自己的作者權,重新建構自己生命故事。」


不斷建構的故事軸線

每人都有一本自己的生命自傳書,黃素菲教授強調打開生命空間,拉開問題距離,重點在於找出隱藏的故事線。假如人能生長成一株繁花錦簇的生命之樹,何其美妙。敘事,正是茁壯生命之樹,引人前進的獨到力量。

「如果沒有準備好要改變自己,就無法解構自己。」敘事治療著重將人自我的困境放在社會脈絡下審視,因此焦點不在於個人「問題」,人不是問題,問題是被社會建構的,婆媳關係、大齡未婚女子、聯考制度的價值迷思……背後皆潛藏社會主流價值與生活中其他權威/環境的影響。

體認到自我價值的定位與社會環境的影響,是「敘事治療三重山理論」啟動的開始,讓面對困境者歷經「被建構、解構、再建構」,進而改變思惟。黃教授認為,我們都活在鼻息仰賴、習焉不察的社會情境中,社會的主流價值具有支配的力量,建構了我們在情境中的身分,「我們要無時無刻地覺察、解構和建構,找到真正的自我。」

二○○三年到多倫多念博士後研究,使得黃素菲體認到後現代的轉向,翻轉了方法學、認識論的定位。二○一八年在中國上海交通大學的一次生涯規劃國際研討會中六國的國際學者場境裡,身為唯二在場華人的經驗(另一位是黃正旭老師),則使得她看見華人世界亟需一本敘事治療的書,於焉種下了《敘事治療的精神與實踐》的種子。


退休後的人生:《一個始終在找一方窗前風景的女人》

會將自己的退休階段喻作什麼書?黃素菲形容自己是《一個始終在找一方窗前風景的女人》,能在敘事的、生涯的、團體輔導的三領域大放異彩,她著實充滿感恩,不過忙碌緊湊的生活讓她坦言嚮往:坐在自家落地窗前,就著一杯咖啡閱讀與寫作的美好時光。

與書相伴,與人相惜。黃素菲教授深耕敘事心理學研究、教學及實務,使得無數交會的生命主人理解:自己擁有自身生命的詮釋權。「我常說心理治療沒辦法治療任何人,除非這個人準備好改變,而治療師做的正是引發這個人改變的動機。」

黃素菲教授用很美的意象,形容語言的力度:「語言是經驗的燙斗,將漂浮不定、難以捉摸的經驗,燙平在生命的平臺上。」被強調的語言,事實上讓說話者有機會重新看待、反思真正的語意,進而蛻變成滿意的自己。社會主流是無數聲音的匯聚,怎麼回應這股聲音是自己的選擇。相信善於傾聽和敘說故事的黃素菲教授,在旁人的眼裡已是一株繁花錦簇的生命樹,傾聽生命,創造生機。

回溯與「張老師」基金會的相遇,黃教授感性也打趣地說:「這樣的友伴關係實在有趣與難得。」一群浸泡於助人志業的助人者,其中一位便是後來結為連理的黃正旭,兩人生命中的金黃歲月都和「張老師」基金會患難與共。

「若為這個故事命名,那是深覺每個人是時代與環境的產物。」黃素菲面對治療實務既真誠又扎實,做學問既用情又致知,實務型學者的功力著實令人欽佩,對心理學界的貢獻和熱誠也將持續綿延。


黃素菲

以敘事心理學進行研究、教學及實務的經驗,畢業於臺大心理系、臺大心理所碩士及師範大學博士,並於加拿大多倫多進修博士後研究。曲折的人生造就黃素菲教授今日研究與實務人生的精彩。她認為人只要能夠挪動自己的視角,心境變化了之後,會比較滿意自己的現況並知道如何看待未來規劃。她不是在說自己故事的路上,便是去傾聽別人的故事路上,「敘事治療三重山」一重又一重地再現新的自己。

 
資料來源: 張老師月刊:/ 報導日期: 2019-10-29 點閱人次: 166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