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李振清/金門大橋頭的沉思

每當身心疲憊、面臨重要抉擇時,除了設法休息或尋求好友協助外,我慢慢學會找個清靜的地方,獨處放空,冥想靜坐,享受自己與天地間的大自然融為一體。此種獨享模式往往可得到意想不到的愉悅效果和心靈啟發。


1990年,我被教育部從師大借調到美國擔任駐舊金山文化組長,專責美西六州,及加拿大亞爾伯達以西各省的高等學府、文化機構暨相關教育組織的聯繫,藉此促進所屬美國及加拿大廣大地區教育暨文化團體與台灣的合作。同時,輔導與照顧轄區留學生也是重點任務。由於從加拿大西部一直延伸到南加州,幅員廣大,我一星期七天得不停地工作,而日以繼夜的行程,也讓我忙得幾乎喘不過氣來。

後來,我靈機一動,利用午休時間,帶著簡便午餐開車跨過金門大橋,坐在俯瞰海天一色的舊金山灣與褐紅色經典大橋的山坡上沉思,藉此自我充電。

我和舊金山與金門大橋冥冥中注定有緣。第一次造訪是1971年元月,我隨著夏威夷東西中心的田野調查團初遊金門大橋時,霎那間感受到的震撼,一直迴盪在心頭:高聳入雲的褐紅色橋塔、金山海灣五彩繽紛的點點飛帆、翱翔天際的海鷗,以及橋下絡繹不絕的各色大小船艦。這座展現建築美學、設計藝術與管理效能的橋,不僅是城市地標,也是全球橋梁維護的典範,如今仍常在我的夜夢中浮現。

直至今日,適時擇地獨處,已成為我生活中的藝術。

 
資料來源: 聯合報/D2版/繽紛 報導日期: 2019-10-23 點閱人次: 32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