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關於推動友善宿舍制度一事的延伸性思考
針對跨性別族群的住宿權益議題,雖然,清大、國北教大、台大等校陸續興建「同棟不同層」的男女混宿或是性別友善區域,但是,台灣師範大學更是開風氣之先,規劃有「性別友善樓層」以成為全台大學第一個男女同一樓層共居的宿舍,對此,該項創舉措施的背後,是有它值得深究之處。

誠然,「同棟不同層」或是「同一樓層」的住宿型態,早已散見在妳、我日常的生活世界裡,因此,上述幾所大學關對於住宿安排的相關作為,一方面主要是鎖定跨性別的時代議題,另一方面則是要如何藉由學校當局的宣示作為,藉此提升友善宿舍的制度建置及其所應該要有的文明化意義,就此而言,關乎到友善宿舍的關懷旨趣,就不單單只是聚焦於跨性別以及校園內的狹隘面向,而是要有從生理性別到法定性別、從生理性別到心理性別、從同一性別到不同性別、從單一性別到跨性別、從不同性別到跨性別以及從校內的宿舍到從校外的租屋處之間的綜融思考,遠地不說,撇開『跨性別』的關注所在,更為棘手的乃是「男女混宿」難題,也就是說,重點不在於究竟是要住在那裏,而是要如何安排怎麼睡及其住宿公約、公德等問題;連帶地,扣緊『住—宿—住宿』的串聯思考,那麼,該項從議題到難題抑或是問題的演進歷程,實乃涉及到的是包括傳統單一性別的『分宿』、男女兩性的『共宿』以及單一性別和跨性別的『混宿』等等友善宿舍制度的整體規劃與正常運作,就此而言,單純只是探究從不同棟大樓到同一棟大樓、從不同樓層到同一樓層以迄於從不同房間到同一房間,都偏屬於枝微末節的工具範疇,而無助該項議題現象的廓清、解套。

事實上,即使是扣緊「性別友善樓層」的命題思考,這其中『友善』的概念內涵,理應是要優先於『性別』的議題操弄,更遑論不能失焦在『樓層』一事的技術性操作,就此而言,倘若還是需要藉由電梯分流的方式,以控管人員的進出,或增訂性別友善宿舍的會客規範,抑或要加裝門禁等等的配套措施,這也點明出來竭盡心思的各項管制措施,益發顯現出來『性別—友善』的背後,所糾結的實乃是『不友善—性別』的迷思與弔詭,如此一來,美其名用以標舉友善性別的專屬樓層,但是,該棟的「性別友善樓層」卻反而是顯露出來對於跨性別的另類人身標籤。冀此,在這裡的論述考察是有必要對『性別—友善』進行整體性布局,而非只是侷限在廁所、宿舍之類的硬體環境或設施設備,特別是扣緊『友善性別』又要如何有其從外顯建置到內隱認知的一以貫之;連帶地,訴諸於該項的「男女同樓層」,那麼,包括「性別友善樓層」、「友善性別樓層」、「性別友善」、「友善性別」等等的分殊合和意義,更有它加以反思的必要。

總之,平常心看待台灣師範大學此一「男女同樓層」的領頭羊措施,於此同時的策進作為,自當是要通盤檢視從該項的易住,以延伸到其它基本需求的權益保障;連帶地,該棟的「性別友善樓層」及其友善宿舍制度的推動,更是應該慎思的是從社會包容到另類標記一線之隔的落差與斷裂。

 
資料來源: 晴天社會福利協會/ 報導日期: 2019-10-14 點閱人次: 71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