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破釜沉舟辭市長 如果我是韓國瑜

【林上雋/】


  名家觀點

  韓國瑜之所以聲勢逐漸下滑,未能整合泛藍當然是一大因素,但恐 怕他自己本身的言行,始終被敵營,甚至同黨人士放大檢視有關。敵 營的吹毛求疵,雞蛋中挑骨頭,早在市長選舉時已司空見慣。韓國瑜 當初所抱持的原則,「寧可乾乾淨淨的輸,也不願骯骯髒髒的贏」, 從市長到總統之路,始終如一,自頭至尾,從未見他針對任何對手有 若何攻擊謾罵或是冷言酸語,包括陳其邁與黨內初選對手,反倒是一 味的謙和與尊重,這應是他能在深綠的高雄脫穎而出的重要因素。但 是,何以如此風度翩翩、大異於其他不擇手段人士的作風,竟未能持 續讓他保有原先的優勢呢?

  外在形勢的變化,如香港反送中、斷交等因素,固然絕不能說沒有 影響,而韓國瑜一如既往的心直口快,也的確招引不少令人非議的口 實,但是,恐怕最大的原因,還是在於他在甫當選高雄市長未久,又 投身於更高一層的總統職位的競爭,除了有背負選民的「落跑」嫌疑 外,更引發不少人對他有「吃碗內看碗外」、「得隴望蜀」的質疑, 甚至還有人直接以「貪婪」來形容,而在敵營明裡暗裡、無所不用其 極的推波助瀾下,其發酵的程度,是相當驚人的,這不但導致了原來 支持他的北飄年輕人的倒戈,連泛藍中人,都不免有所疑慮。

  如今勢態已成,韓國瑜豈能「當仁而讓」,迎合一些「換瑜」的聲 浪?韓國瑜有如已過了河的卒子,除了拚命向前之外,已無退路;然 而,前途一片荊棘,道路布滿坑陷,整軍而發,將如何面對此一層層 障礙,克敵制勝?

  當初項羽率江東子弟八千人,渡江而東,奉命軍援鉅鹿,此時楚軍 兵寡勢微,而環趙諸援軍,都坐壁上觀,此其形勢,與韓國瑜處境何 其相似?項羽最終以「破釜沉舟」,示士卒以必死之心,遂能大破章 邯。韓國瑜此時此刻,也唯有抱著破釜沉舟的決心,才能渡此難關。 而破釜沉舟,唯在一途,那就是在適當時機,宣布辭去高雄市長,誓 無反顧。

  論者可能會認為我這一建議,正落入了綠營的圈套,等於將高雄市 長,拱手讓出,豈不是進退失據,更有負高雄市民的厚望?殊不知, 此次選戰,不僅是韓國瑜所說的「中華民國保衛戰」,更是韓國瑜自 家政途的關鍵決戰。勝選固不必多說,高雄市長必須重新改選;如過 不幸敗北,難道如狼似虎、斬盡殺絕的綠營中人,還會不追殺到底, 趁勝重新攻占高雄市?

  古人說,「若藥不瞑眩,厥疾不瘳」,韓國瑜當此困境,不得不以 霹靂手段,畫破渾沌,一來可破除外在「貪戀權位」的謠言,二來足 以激勵士氣,三來也可使那些坐壁上觀的諸軍,知所進退,四來可以 出奇制勝,震驚敵人耳目。這正是項羽的,也是韓國瑜的「破釜沉舟 」之計。

  豁出去吧,韓國瑜,置之死地而後生,捨此已無他途矣。(作者為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授)。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A14版 報導日期: 2019-10-04 點閱人次: 31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