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五十年代的小學回憶錄(低年級篇)
一、時代背景:
根據前金防部副司令劉鼎漢將軍賢孫--國青老師參據其先祖父史料整理記載,劉將軍於民國45年3月接任台灣北軍團所轄第一軍首長之職,是年6月奉該軍團司令胡璉上將之命,擔綱籌劃是年雙十節國慶閱兵,並榮膺閱兵總指揮之職,稱係歷年閱兵以來最大以及最特別的一次,「最大「係指參與校閱之三軍部隊之人員、車輛及飛機數量最多,「最特別」乃是那年的大閱官蔣總統適逢七十大壽,因此也就格外深具意義焉。既然在這麼特別的大典被委以如此光榮之職,受校的地面主力部隊之挑選也就相對的受到重視,劉將軍當然也就以其慧眼選定了該軍所轄之陸軍第27師(班超部)為主幹,並輔以衛戍台北的第58師(誠實部)一個團及陸軍裝甲司令部所轄機械化部隊共同擔任受校部隊,這項定名為「光復演習」的大閱,由於訓練精實,步兵師更是以排山倒海之澎湃洶湧陣容正步通過閱兵台,當時看台的貴賓法國大使即向記者表示,該次參與部隊之氣勢,猶如當年二戰時德軍開進凱旋門之壯盛軍威讓人震撼!蔣總統檢閱後總結訓話時,亦特別指出本次閱兵與歷年相比,在體力與精神上都有顯著的進步,更說我軍「足能以一當十,以十當百,擔負起反攻大陸之使命」。
前述經過最高領袖親自驗證的兩個鋼鐵勁旅(班超部以及誠實部),也就在風雨欲來的「823砲戰」前夕,臨危受命賦予重任,開赴金門前線,分別接防東西半島之守衛,倚為國之干城,戰後,該兩步兵師之首長亦因戰功獲得層峰賞識累晉要職(查「班超」師長林初耀以及「誠實」師長張錦錕均於59年分別晉任中將編階的陸軍官校校長、陸軍特戰司令)。
  
今年適逢該砲戰61周年,在各方賢達、方家甚至參戰者紛紛登上媒體,充分表達追思緬懷,感念為國奉獻犧牲之軍民等沸沸揚揚之後,老頭子俺實無意做附驥攀鴻之舉,要在說明當年身處戰地特殊背景下,國家未來的主人翁受教育的環境氛圍影響,日夕相處耳濡目染息息相關也。君不見當年校舍之興建若非兵工協力,豈能於最短時間內供應教育迫切之所需求?而當年駐軍夙夜匪懈戰備之餘,除利用砲火肆虐的間歇,奮不顧身投入戰地教育硬體建設委實建樹良多,全島有目共睹繁不勝舉外,最值得稱道者,莫不以金西駐軍在頂堡我校前所大規模闢建的「誠實文康公園」及「誠實戲院」(其後由於部隊之更迭,門閥之見,「誠實」旋被改名「金西」)對軍民影響最為深遠,記得當年同建環繞在該公園戲院周邊的飲食部、理髮部、閱覽室、洗衣部、遊藝場、溜冰場以及應運而生的郵局、照相館,加上後來趨之若鶩的民間店鋪如雨後春筍般伴隨而立,儼然已形成小市集,在那駐軍充塞島內幾呈飽和的巔峰時期,以該戲院為軸心,方圓三里之地,每逢假日綠潮洶湧(陸軍本色-草綠色)、摩肩擦踵,盛況空前,一度被台籍充員兵戲稱為「小西門町」也,在提供軍民便利促進經濟蓬勃發展的當下,有沒有人會想到,那是當年誠實部隊長張錦錕利用台灣各界的勞軍款集腋成裘投入軍經建設的具體事蹟?張將軍真是個清廉的好官,他沒有染上官場惡習坐地分贓,在那個烽火連天的時代裡傻傻地沒有趁火打劫發起「國難財」,他真是黃埔軍校成功培育出來的優質典範!多年以後讓我們想起「紅桃部隊」的德政(鄉老以該師臂章標誌「紅心」似樸克牌的「紅桃」稱之)依然津津樂道。老頭子俺曾經在文化部的國家檔案照片看到砲戰後蔣總統視察金西防區,張將軍在竣工的戲院後側方鄰新蓋的溜冰場旁大型完工的「沙盤教室」內,手持長教鞭指向大沙盤,正為最高統帥講解防區部署,他真是蔣校長的好學生!誓為中流砥柱,堅如磐石般鞏固了金門島的半壁江山。該沙盤教室直到民國六十年代「小兵仔」服役時依然派上用場,如今該歷史陳跡因未受到有司之重視,已夷為平地蕩然無存,以致從老照片裏驚見此場景猶如見故人,不禁令人熱淚盈眶……。
二、小學「低年級」記事:
  
在「紅桃部隊」完成了階段性守備任務、留下了前述的軍經建設後調防台灣,來接防的是第93師擎天部(彼時金防部代號也叫「擎天」,不知道你們鬧雙胞何意),他們膽子不小,將公園內原蔣公塑像(下書「領袖萬歲」如附原檔照片)拆了蓋成當今猶存的「精忠堡」,俺讀一年級時正大興土木,以為要蓋碉樓或反空降堡,施工污煙瀰漫裡遇到的首任女導師叫呂XX的,據說原任教幼稚園(現在改稱「幼兒園」,完全襲自對岸稱法,如是者不勝枚舉),矮胖身軀雖然不起眼,但後來聽說被老蔣夫人收為乾女兒,甚至特別保送師大升學深造,或有其本事,或係早期入黨,稀少女性從公,自是引起黨國重視以及高層關注。

(上)

 
資料來源: 金門日報/ 報導日期: 2019-10-04 點閱人次: 19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