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韓國瑜民調下滑 台師大教授:國民黨浪子該回頭了
國民黨提名總統參選人韓國瑜聲勢持續下滑,台師大國文學系教授林保淳臉書評論說,藍營不但束手無策,還有些心懷觀望或者是存心扯後腿的藍營檯面人物,在一旁煽風點火,讓綠營有見縫插針的機會,國民黨雖向來予人勇於內鬥印象,但如今步調不齊、自亂陣腳,倒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是否已國民黨病入膏肓的徵兆,委實令人感慨。
林保淳說,表面上,郭台銘自加入國民黨後的一連串令人難以蠡測的作為,是其中相當重要的關鍵,但實際上真正攸關的,還是國民黨內部剪不斷、理還亂的糾結。當韓國瑜挾持者超高人氣當選高雄市長的那一刻,就已經埋藏了一枚即將引爆的炸彈,郭台銘不過是其中被點燃的引信罷了。

韓國瑜的支持者,無論抨擊者如何批評其霸道、不理性,但卻是歷來選舉中罕見的組合,人數之多寡姑且不論,卻是台灣選舉史上第一次幾乎可以說是完全泯除了省籍隔閡的組合,尤其是其中扮演重要角色的「五虎將」,都是道道地地的「本省人」,致使民進黨過去勢如破竹的「省籍情結」牌無所用武之地,只能訴諸紅色的恐懼,殊不知此一恐懼,完全是她們自導自演、蓄意釀造出來的,馬英九秉政八年,怎就「突然」就沒有類似的威脅?

蔡政府內政不修、外交不順,明眼人早就推知其唯一的技倆就是打「恐中牌」,將一切窳爛的施政,推諉成中共的打壓。國民黨其實未必不能洞悉其陰謀,也未必不能有效因應,但卻因黨內私心自用、各作盤算,故一手好牌,打到變成如今的危局。

國民黨高層難道不曉得這次的選舉攸關甚大,一旦韓國瑜潰敗,所謂的「中華民國」不但將名存實亡,更極可能煙消雲散?但他們對韓國瑜的疑慮,實際上遠高於他們口口聲聲的中華民國存續問題。

韓國瑜聲勢雖降,但國民黨的支持率還是高於民進黨,這個弔詭的現象,除顯示出韓國瑜及其支持者「韓粉」的不得人心外,更讓這些人心存僥倖,誤以為就中還有騰挪的空間,在韓國瑜潰敗後,足以取而代之。說穿了,個人利益大於黨,黨的利益大於國,韓國瑜的成與敗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如何穩站權位的一角,而可以分到一杯香羹。

韓國瑜當初「一人救全黨」,如今淪為「全黨怕一人」,原因是韓國瑜自始至終與他們不是一掛的,在韓國瑜拋出「庶民與權貴」之分的時候,正就是他們對韓國瑜疑慮的開始。如果韓國瑜當選,勢必在國民黨內成為領袖人物,而依韓國瑜對這些「權貴」的不滿,可想而知,這群人未來必然再難像以往般為所欲為,這才是他們心中最恐懼的事。

韓國瑜草根性強,江湖氣重,是政治界的「非典」,擁護韓國瑜的人,未必不知其直率、任真的作風,會對韓國瑜的從政之路帶來障礙,但他們和韓國瑜一樣,也正是草根性強,而未必會對其江湖氣有若何反感的一群人。他們多數都對權勢無所眷戀,意識形態薄弱,生活中唯一的目標,就是如何能讓自己樂業安居,改善目前「苦人」的境遇。韓國瑜為他們帶來濃厚的希望,因此義無反顧,寧可捐獻出自己省吃儉用、從指縫中擠出的金錢與時間,從北到南、由西至東,死命追隨。

顯然這就與自詡為「知識藍」的國民黨高層大異其趣了。馬英九為了一陣噓聲,完全罔顧事後蜂湧而至的道歉,決意不站台支持,說是唯恐綠營有見縫插針的機會,殊不知「不站台」才是真的綠營可以群起圍攻的最大死角。可馬英九竟為了一時之羞辱,難以忍憤,說白了,是只為自己聲譽而枉顧大體的人;朱立倫幾度「婉拒」副手之職,美其名是不求高位,真實的原因還是嫌棄韓國瑜的不夠誠懇,且不願背負敗選的責任,也無非就是私利盤算的一種人。

至於吳敦義,雖已退出大選,但對坊間傳言甚盛的代換之說,從不一加以否認,又堂皇將自己列為不分區之首位,想來更是打了2024「代換」企圖。這就是所謂「知識藍」,其實反應出的倒還真的是「權貴」心態。韓國瑜目前是腹背受敵,想要突破重圍,真的是難上加難,雖有孔明再世,恐怕也不易過此關卡。

國民黨已經是不足恃了,韓國瑜倒不妨破釜沉舟,不作能得到黨內奧援的夢想,提出更堅強有力的國政論述,盡全力以揭發綠營敝政,廣納真正賢達的人才,同時,更重要的是,重新整頓韓粉,改換一副嶄新的面貌,以圖「自救」。看看魯陽之戈,能否回挽如今日薄西山的局面。

「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國民黨中人實際也該深思,難道真要眼睜睜的看著失德失政、且勢必將敵黨斬盡殺絕的蔡英文再當四年總統,淪台灣於萬劫不復之地嗎?「度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只剩一百天的日子,「浪子回頭」吧!

 
資料來源: 聯合報/ 報導日期: 2019-10-02 點閱人次: 106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