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如果我是韓國瑜:林保淳》整軍再出發 孤注一擲
韓國瑜連日來聲勢陡降,綠營從府院黨到地方議會集中全力以黑韓、紅韓,顯然已經收到良好的效果,這位在去年以異軍蒼頭之姿竄出的黑馬,四隻健蹄已為重重關鎖扣住,左奔右突,再具有日行千里的能力,恐怕也很難突破目前的困境。

當然,外在政治氣候的變化,如中美貿易戰,讓美日橫下心拿台灣當棋子,傾其全力以支持緊抱美日大腿的蔡政府;香港的「反送中」,平白讓蔡英文撿拾到火炮,大打「恐中」、「仇中」牌,將韓國瑜抹紅成中共同路人,都是其原因之一。不過,真正讓韓國瑜陷入進退維谷處境的,是有太多太多的藍營人士在拚命扯韓國瑜的後腿。

國民黨高層及心懷異志的人士,雅不願見到突然冒出來的程咬金躍居首位,成為藍營的共主,先是請出了台灣首富,攪亂了一盤好棋,待得郭台銘突然宣布不選後,更是陣腳大亂,狠狠被郭台銘挾怨而玩弄於股掌之間,如今離心離德,各自尋求冠冕堂皇的推諉理由,不肯放下心結,勇敢承擔責任,目前雖未分裂,早已是一盤散沙。該承擔者不願承擔,該表態者不肯表態,甚至還有心存僥倖的人,自命清流,努力製造讓敵營見縫插針的悖論。這是第一批扯後腿的人。

而口口聲聲以中華民國為念的台灣首富,拿政黨當兒戲,忽進忽出,觀風望色,卻因其雄厚的財力,足以號召名嘴、群眾為其後盾,而未料一時敗北,羞憤難當,暗中串聯,欲以「教訓」出爾反爾的國民黨與韓國瑜。如今郭粉聲言有所謂的「國瑜黨」,必欲除之而後快。國民黨一股反韓勢力,暗中運作,韓國瑜被蒙在鼓裡,真不知其「黨」如何與「國民黨」掛起鉤來;更何況,韓國瑜自始至終,未對郭台銘有任何不敬之言,「莫須有」之罪,卻非擔當起來不可。這是第二批扯後腿的人。

韓國瑜的崛起,原是仰仗所謂的人心思變的庶民階層,「莫忘世上苦人多」,的確也吸引了許多對他心懷厚望的韓粉,出錢出力,死忠追隨。但由於草根性強,意氣用事,往往不能顧全大局,征兵四出,到處結怨,其霸道之風,令人望而生畏;所謂「成也韓粉」,但目前看來,「敗也韓粉」的趨勢也越來越分明,郭粉的宣言,其實未嘗不是將其與韓粉交鋒之際所積的怨氣,一股腦轉嫁於韓國瑜身上。這是第三批扯後腿的人。

但是,真正在扯韓國瑜後腿的,正是韓國瑜自己。他徘徊猶疑於選與不選的時間太長,未能當機立斷,故難免與郭台銘造成衝突,引發後續的紛爭,此為一失;在初選獲勝之後,陶醉在幾次規模驚人的造勢活動的虛驕中,而未能真的謙虛為懷,以誠懇的態度,尋求其他人的支援及諒解,此為二失;對群而無統的韓粉,未能作有效整合、約束,反而坐視其遍地烽火,平空樹敵,無論如何,都須承擔其後果。此為三失。韓國瑜久疏政治,不明白「時而後言」、「禮而後動」的道理,所言所行,遂往往成為敵營放大檢視的可乘之機,此為四失。韓國瑜的國政顧問團隊已然成形,但究竟已做了何種可以為韓國瑜加分的政策,或是提出具體而有效的攻堅、防禦對策?恐怕無人知曉,此為五失。有此「五失」,嚴格說來,是韓國瑜在扯自己的後腿。

如果我是韓國瑜,當務之急,就是從替自己鬆綁開始。首先,更積極、更謙虛、更誠懇的尋求黨內同仁的協助;其次,對這群死忠的鋼鐵韓粉,作有效且有紀律的組織,各派職司,重新出發,廣作善事、結善緣;再者,加強自律,改掉直口率心的作風,真正的江湖氣,不在於粗俗的言語,也不在於任放的舉止,回歸中道,慎其言,謹其行;最後,重新整頓國政顧問團隊,不必礙於人情,不必惑於假象,提出真正有益於台灣社會的論述及選戰的策略。

距選舉只剩百日,韓國瑜如今已別無選擇,秣馬厲兵,孤注一擲,且看未來台灣,會是誰家天下。

(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授)

 
資料來源: 中時電子報/ 報導日期: 2019-09-28 點閱人次: 66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