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投書:師大廢除大一國文恐劃錯重點
新聞稱師大要將「大一國文」廢除,改為「思辨與方法」,無獨有偶,新聞披露該校存放四庫全書,經史子集的「古典閱覽室」,也以空間活化為由廢止;恐有「去中國化」的質疑,筆者或有淺見,供大家參考。
或問:大一國文目前課程為明清小品與詩詞和史記,怎能不振衰起敝?試舉親身經歷:筆者就讀東吳法律系,大一國文由先師邵老師夢蘭教授,老師已屆耄耋之年,年少輕狂如我,認為老師是否開明先進,恐有疑義?一回老師教授韓愈紀念柳宗元的《柳州羅池廟碑》,邵老師問大家:「本文章,有個矛盾的問題,大家要不要想想看?」,同學面面相覷;筆者舉手回答:「文章前面說,柳宗元生前仁厚,用德化感動鄉里;然其身後,百姓給他立廟祭祀,但有醉漢到其廟鬧事,突然暴卒,他怎會在死後就不寬容呢?」老師微笑說:「瀚興同學說得對 」,大有孔子與弟子對答之況味。
承前,有云:「圓人說法,無法不圓」,重點在老師教學;若真要強調思辨,則應如敝校法律系,將「邏輯學」列大一必修,另由專業師資教授;是以,師大廢除大一國文,另稱增加思辨,恐劃錯重點?此其一。

或問:史記是多麼迂腐的教材?與21世紀脫節?以史為鏡,更有妙處:《魏其武安候列傳》,提及失勢的竇嬰與地方豪強灌夫為忘年交,灌夫下獄,竇嬰為救灌夫,提出漢景帝遺詔:「事有不便,可以直接以此詔向皇上陳述。」結果宮中無此詔書副本,竇嬰救人不成,日後反讓漢武帝以其「矯詔」而遭處死。但疑雲重重:竇嬰豈自尋死路?景帝留此暗樁,死後還刻意坑害?抑或詔書為真,但武帝舅舅丞相田蚡串謀檔案官員,誣陷竇嬰?皆為思考的面向。
承前,以古度今,所謂「論文門」事件的蔡總統,可依前脈絡審視:假設蔡總統論文是假的,還授柄以人,以此聲請教職?英國政經學院豈會蓄意讓其論文保管失當?有心人士因論文達35年之久,僥倖認為證據散失,蔡總統必啞口無言?如今總統公佈當年論文,政大前系主任,大法官劉鐵錚先生亦出馬證實,杜絕謠言之惑,昭大信於全民,堪稱良策。是以,當國內紛擾上開議題,史記的事例,前人智慧與思辨,千年暗室,一燈即明,怎能視為史記過時,廢除大一國文?此其二。

或稱:廢除大一國文與古典閱覽室,未必去中國化云云。東吳校本部、有錢穆的「素書樓」;師大路則有,學貫中西的莎士比亞大家「梁實秋先生故居」,裡頭還有「師大、大師」的標語;。古語有云:「依法不依人」,大師再偉大,不能少了善本閱覽;而師大古典閱覽室,則標誌中華文化與後學標杆,使人燃起:「書無未嘗經我讀」之雄心。試問:閱覽室撤出後難道要用「台文」、「台史」來補?捨師大學風,就淺碟政治風向?後學以為,以「漢學中心」為傲的師大,卻改課程、廢專區,恐非明智,更減低國際學生來臺學習「正統漢學」之興趣,此其三。凡此三者,皆為大一國文與古典閱覽室不應猝然廢止之理,實值師大長官三思。
最末,筆者以歷史作結:安祿山攻克洛陽,他的狗頭軍師們,慫恿燒毀洛陽的官方檔案,抹去他不光彩的過往;然洛陽珍貴的典籍圖書,亦不能倖免;粗鄙無文的安祿山,見熊熊火光,反莫名興奮,他兩眼一黑,自此失明。承前,今師大撤除國文,廢除古典閱覽室,雖無焚書之慘烈,然斷學子文言文之慧命,阻後進一窺四庫全書堂奧之路,與安氏作為,相去何幾?「師大、大師」,將變歷史陳跡?


※作者為律師

 
資料來源: 上報/ 報導日期: 2019-09-26 點閱人次: 102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