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中部共生專欄》從電影《返校》認識1950年代的傅煒亮案「有雷」
圖
電影《返校》改編自赤燭公司製作的同名遊戲,是臺灣少數以白色恐怖為題材的電影作品。故事背景取自1962年的臺灣校園,女主角方芮欣因為誤會向教官舉報讀書會,造成許多讀書會成員被軍警捉捕,這段在肅殺的政治氛圍下展開悲劇的故事設定,讓我想起 1950 年代初期的「傅煒亮案」。

傅煒亮是新竹人,1947 年考進臺大機械系,並在 1949 年年底受同學周吉月的邀請,宣誓加入「臺大工學院支部」下的小組。

1950 年上半年,地下組織「學委會」領導人李水井被捕,並供出大量組織名單,導致許多臺大、師大學生遭捕,而「臺大工學院支部」負責人王超倫一直未有向情治單位供出周吉月、傅煒亮等人參與的小組,致使他們的參與行動未被當局政府知悉,然而也因為局勢緊張而不得不返家避風頭。

傅煒亮在新竹老家開設「興中書局」,販售社會人文議題的書籍,「興中書局」的選書吸引新竹縣立中學教員黎子松的注意,黎子松在後來吸收傅煒亮加入自己籌組的「社會主義青年大同盟」,藉由書局掩護組織讀書會,而書局的營業所得則作為活動經費;黎子松同時介紹劉女到書店擔任店員,交代傅煒亮「予以教育,以備吸收入黨」。

然而傅煒亮「時與劉女密談,狀至親暱」,因而招致傅煒亮妻子的嫉妒與誤會,傅妻在屢屢與傅煒亮溝通不成後,為了讓丈夫受到教訓,進而向新竹憲兵隊告發丈夫的「不法活動」,新竹憲兵隊隨即配合當地特務機關利用傅妻為耳目,循線逮捕傅煒亮、黎子松以及其他讀書會成員。

傅煒亮與黎子松因案被判處死刑,於 1951 年 12 月 19 日走向馬場町刑場,其他讀書會成員刑度七到十年不等,而傅煒亮的弟弟傅煒奇則因為幫哥哥購買收發報機及油印架,被判處五年有期徒刑(該案讀書會成員傅如芝原判十年有期徒刑,後改為死刑)。現實中,傅煒亮的妻子沒有選擇自殺,他萬萬沒有想到原本只是想要把丈夫的注意力拉回家庭,卻因此意外把傅煒亮推向死亡,此時已懷有身孕的傅妻迫於家族的壓力,同時也為了扶養孩子成長,在事件後不久即改嫁中國籍特務;

而「傅煒亮案」的破獲過程也在後來被情治單位寫為經典教材,要求特務人員「多利用感情矛盾、桃色糾紛來破獲非法行動」。

這種特務為了肅清異議分子,進而利用人性的脆弱,摧毀彼此的信任關係,在白色恐怖時期比比皆是。

過去我們在面對威權體制內的「告密者」,往往會直接將之視為加害體系的一員,予以強烈的道德譴責。在電影中,方芮欣內疚崩潰,向張明暉坦承自己害死了大家,然而張明暉卻反過來安慰方芮欣:「這不是你的錯」,一語道出造成這場悲劇的「元兇」,其實是將監控系統滲透到社會各個角落,扭曲彼此人際關係的國家體制,在當時的時空背景下,任何人都可能是加害者或被害者。

而在影片的尾端,張明暉向魏仲廷說:「總得有人活下去,記得這一切有多得來不易」

要魏仲廷帶著希望活下去,把這段故事傳遞下去,隨後即走向刑場,而魏仲廷也在晚年回到已成廢墟的翠華中學,將張明暉的遺書遞交給方芮欣,使其放下心中的自責。這段場景安排或許也可以呼應省工委會副書記張志忠曾在牢內勸同志石聰金保住性命要緊,「不要大家都去當烈士」。直到解嚴後,石聰金將張志忠在獄中的談話告訴同為張志忠領導的蕭道應,這才讓當年因為「自新」背負多年罪惡感,一直內疚未能為理念、為組織犧牲的蕭道應頓然釋懷。

 
資料來源: 芋傳媒/ 報導日期: 2019-09-25 點閱人次: 174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