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投書】新加坡教改!分流制度走入歷史,如何保持人才優勢?
日前台師大前校長張國恩教授於媒體投書,文中張教授表達了對台灣新一階段重大教育改革的憂心,也點出過去教改的一個根本問題:從「九年一貫課綱」到「108課綱」的改革,究竟為何而改?改了什麼?改革的是問題還是優勢?這些問題都需要進一步釐清。

筆者旅居新加坡,適逢今年3月,新加坡政府宣布20年來最重大的教育改革政策──廢除現行中學教育分流制度。新加坡與台灣整體政經社會體制未必相同,但從此次新政策推動中可以看到新加坡的教改目標:既要改革問題,也要保有優勢。


是時候面對「分流制度」帶來的污名與標籤了

新加坡自1965年獨立以來,教育分流制度一向是政府堅持的教育政策。雖然歷經幾次改革,但也只做了些微的調整,大方向仍是:小學畢業後進行離校測驗PSLE考試,以考試成績決定中學進入哪一個分流班級(Express班、NA班、NT班)。再往後還有O Level、A Level等不同分流考試。不同分流班級上課的教材、考試的方式、甚至就讀的年限都各有不同。

今年2月27日,新加坡黃國光(Louis Ng Kok Kwang)議員在國會預算會議上發表「讓每個階級都成功:廢除教育分流」(Make Every Class a Good Class: Doing Away with Streaming)的演說。黃議員在演說中提到,新加坡的教育分流制度在過去數十年的教育發展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也是造就今日新加坡教育體系成功的影響因素之一。分流制度有其正面功能,「……分流制度讓幫助教師更專心於教學,他們可以針對不同程度學生訂定不同的教學內容與方法。」然而,數十年的教育分流制度也產生了負面效應,主要為教育分流的制度設計對於受教者所造成「污名化」、「低度自尊」、「社會隔離」、「就業弱勢」等教育不公平與社會不公平問題。因此他認為現在是時候該「屠殺」分流制度這隻「聖牛」了(Slang this Sacred Cow)。

新加坡教育部長王乙康(Ong Ye Kung)於一週後的3月5日回應這篇演說,承認演說中所提及的不公平問題,並宣布教育分流制度的重大改革,將於2024年廢除中學Express、NA、NT三種分流。未來將不再有分流分班制,取而代之的是SBB(Subject-Based Banding)「學科分組政策」,即:不同PSLE成績的學生將混合編成一班,但在一些學科上可以選擇三個能力等級(G1、G2、G3)的課程,到不同的分班上課。學生不再區分應考不同分流考試O Level及A Level,就讀的年限也將統一為4年。

王部長認為,此一重大改革「將使我們從困擾許久的進退維谷中逃離出來」,而改革後的教育分流制度將「為學生量身打造適合他們的教育制度,同時盡量減低標籤化及污名化的效應」。


解決問題,同時保持優勢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也在個人臉書上闡述這項政策的用意。他除了如上述肯定教育分流對新加坡帶來的正面效應外,也指出分流「……缺乏彈性、而且使較低分流的學生失去學習動機」,而SBB政策可以「克服這些問題,同時也讓學生按照自己學科的程度來訂定學習方式。……未來將以全國考試取代O Level、A Level考試,而每個學生的試卷將配合他們所選擇的分班程度。」

新加坡在此次廢除教育分流制度中仍然是符合其一貫的務實取向,以及「功績主義」(Meritocracy)的社會價值觀。他們保留PSLE小學離校測驗,卻將不同成績的學生編成一班。他們讓不同學科能力的學生成為同班同學,希望促進社會融合及解決過往標籤化、污名化的問題;同時又設立學科分組,在數學、英語、科學等學科上同班同學可以選擇三種不同能力程度的分班來上課,以保有新加坡在學科能力上的優勢。新加坡教育改革的務實性,可以從他們明確地知道要面對、解決什麼問題,及改革時如何確保、維持既有優勢之中清楚地看到。

(作者為教育研究者,目前旅居新加坡。)

 
資料來源: 獨立評論/ 報導日期: 2019-09-23 點閱人次: 61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