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林上雋》國民黨最嚴峻的一次考驗
圖
不可諱言的,在郭台銘宣布退出國民黨後,關山失路,國民黨已經走到日暮途窮的窘境了,2108年的勝選,不過是氣息早已奄奄待斃的迴光返照而已,骨牌效應必然出現,而黨內分裂,也勢所難免;這是百年老店國民黨最嚴峻的一次考驗,如果沒有石破天驚的手段因應,在郭台銘正式宣布參選的那一刻起,也就等於公告了國民黨垮台倒閉的悲慘結局。

縱觀國民黨興衰的歷史,內鬥、分裂,就是其自創黨以來的宿命,所幸還有孫中山、蔣介石、蔣經國等孚於眾望的人出面整合,方能勉強維繫不墜;但時移世易,國民黨不但內無法家拂士獻謀定策,且檯面上的袞袞大老,如馬英九、吳敦義、郝龍斌之流,不僅缺乏足以號令群雄的魅力,甚且彼此猜忌,乃至於觀風騎牆、心懷二志;而山頭林立、各擁其主的地方勢力,又多是待價而沽,隨時準備帶槍投靠的倒戈之輩。如此政黨、如此黨員,日後能勉強維持一個虛有其名的招牌,恐怕已是萬幸,更遑論殺出重圍、搴旗斬將,欲仰仗孤家寡人一個的韓國瑜挽其瀕危的處境了。

國民黨本質就是缺乏信仰核心的政黨,雖號稱以三民主義為信念,實際上不過就是掛著羊頭賣狗肉,充斥的多是些權力薰心、自私自利的政客,郭台銘批評這些人都處身於奪權爭利、貪腐分贓的文化中,其實是一針見血之論;只是,郭台銘挾持著富厚的財力、夤緣鑽巧,卻始終高祭所謂三民主義、中華民國的旗號,又何嘗不是他自己所批判的「眼中人」之流?


試觀自今年以來的一連串變局,先是相傳某些國民黨大老,為抵制極可能不與之分贓共利、同流合汙的韓國瑜出線,故勸說、誘服郭台銘與之相抗衡,不惜冒洶洶之議,讓郭台銘以榮譽黨員身分,得以參加黨內初選;緊接著,議論未定的初選規則,紛紛擾擾,王金平一怒之下,退出初選,郭台銘則早已作了不服輸的翻盤計謀;然後,韓國瑜初選大獲全勝,郭台銘神隱不出,不給予韓陣營任何轉圜、團結的空間,而其中某些人還在作魯陽揮戈之舉,暗中與郭台銘串連;最終則是,韓國瑜造勢成功,諸大老刊登聯名勸說廣告,郭台銘索性全部豁了出去,宣告退出國民黨,同時倒打一耙,指斥當初暗中與之連盟的大老是「身在曹營心在漢」的不忠不義之輩,發出了要「翻轉中華民國命運」的口號。看來,下一步就是正式宣布參選了。

在此一過程當中,民進黨坐山觀虎鬥,好整以暇、老神在在,儘管有宛如國恥的「私菸超買案」、高雄市前任的「弊案」、「此地有銀三百萬」的疑雲,都可以輕騎過關,而挑撥之劍輕揮,就移轉了焦點,韓郭之爭,始終在媒體熱炒之中,就是罕見國民黨內有若何強而有力的對策。

任何人都可以看出,韓與郭是「合則兩利,分則兩傷」的,可國民黨在這方面做了什麼促成「將相和」的努力?若果真有誠心推促,平心而論,即便是「三顧茅蘆」、「程門立雪」,為了黨、為了中華民國、為了推倒民進黨,都是值得一試的,哪有撥了幾通被拒的電話、放幾句「顧全大局」不痛不癢的話,就算是交差了事的?國民黨內虛應故事,是否另有盤算?

以此看來,國民黨非得自食「引狼入室」的苦果不可。郭台銘本質上是商人,商人為謀求重利獲達目標,通常是可以不計一切代價的,借錢還錢、計取榮譽狀、參加初選,本就是精打細算過的計謀,原因在於,「國民黨」在當時算是塊可資利用的招牌,自不妨全力以赴,甚至遠推到去年,郭之所以臂助韓國瑜,無非也是為了獲取韓的鼎力相助。

至此,國民黨乃至韓國瑜陣營,已無絲毫利用的價值,「話的盡頭就是劍」,棄之如敝屣固在情理當中,而反將一軍,卻更可收到奇謀之效,郭台銘如今可資以勝選的方式,唯有兩途,一是接收國民黨的「中華民國」旗幟,這就是「翻轉」;另一則是,接收到目前為止還心存觀望,只為自家前途考量的「叛將」。

前者雖很難成功,畢竟與韓陣營難以區別,且太過於強調,難免引發對岸的猜嫌,但卻是不得不為的舉措,試想,這豈不就等同於燕王朱棣所發的「清君側」的檄文?雖明知骨子裡不是這麼一回事,還是得裝模作樣一番。後者,以國民黨本質上的缺憾來說,在郭台銘豐厚的財勢利誘之下,相信臨陣倒戈的絕對不在少數。據坊間傳言,郭台銘甚至早已與某些人暗通款曲,先暫時不表態支持郭台銘,甚至可以宣稱支持韓國瑜,待得立委提名底定後,再帶槍投靠、集體倒戈,打個國民黨措手不及。這一招雖未必足以利己,但損人卻是綽綽有餘的,不但「教訓」了韓國瑜,更將徹底摧毀掉國民黨。

有一種選舉,正如智商157的柯文哲所說的,就是要阻止某人當選。如此一來,選戰已不是輸贏的問題,而是意氣的問題,韓陣營也必然另推出候選人,以無黨籍身分參選,唯一的目的,就是要「教訓」這些叛將,讓他們偷雞不成蝕把米。於是,不但綠營的蔡英文可以躺著選,綠委最終還是可以輕而易舉的過半,繼續執政,國民黨自此就如一去不回頭的東流水了。

危機迫在眉睫,局勢如此顛墜不安,可國民黨有若何因應之道?吳敦義依然是「無主席」、郝龍斌閉門神隱、馬英九還對被噓之事耿耿於懷,而朱立倫,千敦萬請,就是不肯共赴黨難,當初「換柱」?勇氣和擔當何在?侯友宜一切以市政為優先,最是這場選戰中的閒人。該表態的,不肯表態;不該表態的,老在枝微末節拚命發表聲明,有如此的同志,哪還需要別有敵人?

最尷尬的是韓國瑜,雖有堅強的韓粉堅定支持,卻始終無法有足夠的整合黨內之魅力與影響力,再加上未能有效約制意氣用事的韓粉,坐視韓粉到處樹敵;還得面臨綠營翻江倒海的汙衊與攻擊,心力交瘁,事倍功半,這場選戰,從目前局勢來看,恐怕大勢已定,蔡英文別無懸念了。

項羽帶江東八千子弟渡江而東,打著「張楚」名號,可諸將皆心懷異志,自己又過於天真自大,最終兵敗九里山,自刎於烏江。臨死之際,大呼「非戰之罪」,的確,這未必全歸咎於項羽的才能識力之不足,而是當初孕生項羽的土壤,楚懷王以及其一干怯懦、自私、貪利的部屬。國民黨願意讓韓國瑜變成項羽嗎?

日暮途窮還是旭日初升,國民黨,如今該何去何從呢?

(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授)

 
資料來源: 中時電子報/ 報導日期: 2019-09-14 點閱人次: 28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