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海海人生8】面對人才跨國移動 臺灣如何從中獲利?
圖
「人才的跨國移動是全球化之後的普遍現象。」臺灣大學社會系教授曾嬿芬指出。財團法人青平台基金會研究中心主任葉懿倫也認為,不必先入為主將「人才移動」貼上負面標籤,「多點交流可以為臺灣產業帶來好的質變。」


人才移動很普遍,但臺灣「沒有人進來」

臺灣現在面臨的問題是「入不敷出」,青平台董事長、現任中央大學經濟學系教授邱俊榮說:「健康的全球化應該是有人出去,也有外國人進來為臺灣所用,是互動的。但臺灣沒有人進來,這就是問題。」青平台社會培力中心主任劉璐娜補充,臺灣高等教育培養出高素質的人力,但這些人力卻為國外所用,沒有在培育他們的臺灣社會貢獻己力,是很可惜的一件事。

青平台研究助理陳冠霖指出,國外企業主喜歡僱用臺灣人,是因為相較於其他民族,臺灣人個性溫和,沒有排他性宗教觀和民族意識,加上工作勤奮、願意配合彈性工時。

以人資的觀點來看,上海經睿人才服務有限公司總監許慈芳認為,臺灣人跨文化溝通的能力較突出,熟悉中華文化,對西洋、日本文化的掌握度也相對中國人高,加上臺灣護照在許多國家都免簽,方便隨時安排出差,讓臺灣人才在國際上、特別是在中國市場具有優勢。


薪資凍漲、工作機會兩極化

但為什麼喜歡臺灣的年輕人仍持續出走?從各界的研究來看,臺灣實質薪資凍漲,產業結構上也面臨後工業化的轉型衝擊。

如中研院經濟所助研究員楊子霆的研究顯示,臺灣實質薪資凍漲,在 2002 年之後,代表「生產品價格」的 GDP 平減指數逐年衰退,反映「消費品價格」CPI 則持續上漲,兩個物價指數走勢出現巨大反差。「以國內產出的購買力來看,臺灣的經濟早已出現停滯。」楊子霆在中研院的專訪中小結研究成果。

又例如臺灣師範大學教育學系助理教授張宜君的研究指出,臺灣勞動市場結構歷經 30 多年變化,出現工作類型「兩極化」的現象——例行性、勞力密集度高的工作,被新科技取代,勞動力因此流向無法被取代、但薪資福利不佳、甚至沒有勞健保的臨時工性質的服務業。低薪不穩定的服務業工種與需要高技術、高教育水平的高薪職位需求同時增加,中階工作因而消失,能力不足以找到高技術工作的人才,因為中階工種的缺乏,被迫要「向下找」工作。

張宜君在 2018 年撰文指出,教育水平會很大程度影響日後人們從事的工作及收入,但隨著產業轉型,現實勞動市場上的「好工作」、「壞工作」並不會隨著高等教育擴張分佈,受高等教育者不見得能找到滿意的工作。當整體產業升級、高薪工作增加時,勞動者較易找到高薪且待遇合理的「好工作」;但如果勞動市場條件惡化,低發展性、低薪且不穩定的「壞工作」充斥時,即使有高技術高學歷的勞動者都無法找到「好工作」。

而這些因素皆間接導致了臺灣人才外流問題。對此,政府已啟動一系列留才、攬才、育才政策。國發會就強調,「5+2 產業創新計畫」、「前瞻基礎建設計畫」、「投資臺灣三大方案」都是改善經濟及產業情勢,打造友善人才發展環境的政策。


問題出在產業界?

在鼓勵新創產業根留臺灣方面,國發基金「創業天使投資方案」截至 2019 年 7 月底已審議通過投資 46 家新創事業。鼓勵海外人才回流方面,則有教育部的「博士後研究獎助計畫」、科技部「海外人才歸國橋接方案」等等。

青平台董事長邱俊榮認為,政府的政策是輔助性質,若要從根本解決臺灣的結構性問題,「產業面的改革」才是最重要的。邱俊榮分析,臺灣的中小企業多,資本額較小、相互競爭程度高,業界在節省成本的思維下,不願意花錢培養人才。


數位經濟是臺灣的未來?

國發會主委陳美伶也呼籲「臺灣人要有信心」,對全球人才競逐的趨勢應該要樂觀看待,臺灣的半導體在全球佔有不容忽視的地位,臺灣的創新能力、設計能力,都在國際上獲得肯定。而在數位經濟的浪潮下,臺灣的產業轉型和升級將會創造許多優質的工作機會,不僅是科技相關產業,服務業也能升級成資訊服務業,「我們只要條件好,會吸引其他外國人來,也會有很多人留在這裡、會有很多人回來。」

 
資料來源: Yahoo奇摩新聞/ 報導日期: 2019-09-10 點閱人次: 69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