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郭台銘脫黨參選態勢明朗 台師大教授:棄郭王以存韓
圖
鴻海創辦人郭台銘脫黨參選總統態勢日益明朗;台師大國文學系教授林保淳臉書評論說,韓國瑜的處境,已經不是可「保」不可「保」的問題,而是「存在」得了、「存在」不得了的關鍵時刻了。一隻穿雲箭,四顧茫茫,究竟該射向何處?局勢已定,韓國瑜困處繭蛹之中,如果再不自我變化,重新定位,不僅化蝶終將是場空夢,甚至連原有的繭蛹都將為人所抽絲剝線,無容身之地了。

林保淳說,渾沌未明的2020總統大選局勢,到目前為止,應該已大致明朗了。柯將不會參選,禮讓一線生機給蔡英文,所謂的「郭柯合」,不過是用來分化藍營的詭計,還其原來的「深綠」本色,而以爭取到台民黨的立委席次,與民進黨分庭抗禮。

郭雖誤判情勢,自以為將另獲奧援,足以扳回初選慘敗的顏面,卻已是騎虎難下,財力、人力,以及縱橫衡聯結的精力,皆已完全投入,即便大冒不韙,毀棄信諾,也已沒有回頭路,非得孤注一擲攪入戰局不可;王左右鑽營,雙面為人,雖終不可能遽登大位,而善舞長袖,也早已偏向綠營,敗事之能力,未可小覷。

而綠營的蔡,在擁有執政的優勢下,大灑其「政策買票」之幣,復又從從香港撿拾到軍火,配合著一片綠意的媒體,洶洶而來,大有摧枯拉朽的勢態。在目前尷尬的處境下,最難堪的無疑是「號稱」代表藍營出征的韓國瑜了。韓國瑜的出線,雖云眾望所歸,但顯然雜音也不少,儘管他對黨內異議聲音,一貫以「愛與包容」的信念面對,從未口出不馴之言,大有寡母望門守候回頭浪子的慈愛,但千呼萬喚,顯然已無法挽回浪子絕不回頭的定見,數面受敵,情勢的困窘,已到四面楚歌的地步了。

而國民黨中央,對外既乏攻堅摧敵之力,連對韓國瑜作起碼的迴護都做不到,甚至還有點放任雜音自走放砲的嫌疑。檯面諸公,軟罷無力,不是心懷異志,就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涼涼姿態。為今之計,韓國瑜唯有先認清局勢,不但無須作徒勞無功的望子回頭之舉,反而更應截斷眾流,作孤注之擲,秣馬厲兵,作孤軍奮戰的最壞打算──棄郭王,以存韓。

當然,這會是場艱苦的戰役,而且,一旦局勢終將敗壞到絕境,柯隱不出,郭王齊進,以當初連、宋之爭,讓阿扁獲利的經驗而言,雖也將是藍營玉石俱焚,而綠營巍然獨存,但這也是非戰之罪,重要的是,如何去打這場知其不可而非為不可的戰役,因為這已不是韓國瑜的個人戰役,而是中華民國續絕存亡的一戰。

韓的競選團隊、國政顧問,必須擘畫出最全面而有效的選戰策略,雖無十八套劇本,也當有應急的變化方針。可以敞開大門,歡迎郭王來歸,但不必有任何期望,全力存韓為要,兵來將擋,水來土淹,且看今日域中,是否還是會變武曌天下。

韓國瑜更須自我體認,慎選團隊成員,切莫再有顧此失彼、自亂陣腳的人從中自造紛擾;更須慎其言語,不能再有失言、失措的口過;轉守為攻,以強穩的施政為根柢,以杜人口實;以徹查前朝、當局的弊案作攻堅,揮劍除弊;嚴防內間,力爭外援。至於為數可觀的韓粉、韓家軍,則更應不做無謂的意氣、口舌之爭,而以具體的實證及行動,破除謠言,呼群保義,因為,唯有棄郭王,才能存韓;也唯有存韓,才能存中華民國。

 
資料來源: 聯合報/ 報導日期: 2019-09-11 點閱人次: 29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