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林保淳》談統色變,自陷絕境
圖
自從「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成為「過氣」的口號之後,「統一」這個字眼似乎也逐漸成為一種禁忌,「台獨」、「獨台」的論調可以喊得震天價響,更是振振其辭,可是一提到「統一」,各式各樣天外飛來的鮮紅、沉重帽子就會像傳說中的血滴子一樣緊緊扣在論者的頭上;然後,輕輕一扯,「賣台」、「台奸」的標籤,就如影隨形而來,足以將其抨擊到體無完膚、身首異處。

台灣目前的確是已到「談統色變」的地步了,甚至連「中國」兩個字運用起來都非得小心翼翼不可。究竟是何原因,導致「統一」成為人人避之若浼的禁忌?從台灣向來自詡擁有充分的「言論自由」的角度而言,毋寧是不可思議的。無論從血緣、歷史、語言、文化的角度來說,台灣與中國向來就密不可分,人心趨向於「統一」,即便日逐減少,但縱便有此,也是人情之常,豈是以政令命其箝口撟舌,就可以禁制得了的?更遑論晚近以來,兩岸經濟上的相互依存,已是「合則兩利,分則兩傷」的勢態,則倡言「統一」又何罪之有?無論是「倡統」或是「扶獨」,在台灣的民主制度中,都是言論自由的表徵,豈能一味將「扶獨」者就虛捧為民族英雄,而「倡統」者就一律嚴斥為盜賊匪類?

事實上,「扶獨」雖不敢說絕對是條死路,但就目前而言,卻是個不可能的任務,否則民進黨兩度執政,早就具有足夠的優勢可以公開宣布了,蔡政府打著個「維持現狀」的幌子,走「暗獨」的路,欺人欺己,其實是心有所懼。其所懼為何?一言以蔽之,就是知道「明獨」將會遭到慘烈的後果,而這一後果,攸關於台灣2300萬人的生死存亡,絕非少數幾個激進的政客可以承擔得了的。「明獨」不敢,「暗獨」的伎倆又早已被對岸揭穿,這是台灣目前瀕臨的困局。

「獨」既不成,則「統」就自然成為可以綢繆規畫的一條活路了。但何以「扶獨」者竟不屑一顧?說穿了,是基於兩個盲點。一是將「統一」視為洪水猛獸,而忽略了「統一」只是個虛擬的共同方向,而「如何統」卻才是真正可以從長計議、折衝樽俎的關鍵問題。一是誤將「中共」等同於「中國」,將國體與政體混淆為一,「恐中」的表象下實際是「恐共」,深恐一旦「統一」之後,對岸就一定會將其那套制度移植於台灣這塊土地上。但是,對岸豈非早已宣稱,兩岸未來可以有各自不同的政體,台灣不必然會與香港一樣,而且,更應該強調其「不一樣」,以確保台灣目前的民主自由不受限制。至於台灣可以有怎樣的制度,那就慢慢去談,談到心靈契合,歡喜甘願為止。

的確,中共由於體制的關係,人治凌駕法治,是讓人難以信賴的,奢求其自我反省,恐怕是年淹代遠以後的事了,但也正因如此,台灣的處境就始終在危疑不定中飄搖。唯一的解決之道,仍然要落實在「統一」的框架下去談。信任,往往是透過頻繁的磋商協議後,逐步建立的。一味「反統」,卻忽視了「談統」才是解決目前台灣困境的最佳手段。

(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授)

 
資料來源: 中時電子報/ 報導日期: 2019-09-01 點閱人次: 21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