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在客庄原夢2】卑南王後裔曾是部落之光 經營陶瓷貿易年收千萬
圖
今年66歲的南賢天是「卑南王」後裔,母親是家族長女,繼承位於台東平原大面積土地,「土地太大種都種不完,根本不知道確切面積有多大。」南賢天說,父親重視教育,卑南國中的土地即由父親捐贈,兄長都很會讀書,大哥是醫師,二哥師大英語系畢業後做陶瓷貿易外銷歐美,也是開啟「南家事業」的推手。

南賢天18歲離開故鄉,北上就讀淡水工商管理專科學校國貿科,畢業後,先在二哥公司當業務,被派駐日本名古屋,「哥哥都叫我認真做,日後一定不會虧待我,話雖如此,但我始終沒積蓄。」1985年他決定辭職,加入日本一間礦業公司,「我會開怪手、埋雷管、開礦,晚上日本同事都回家,剩我一人獨居山裡,我是原住民,以前就住山裡,這種生活我覺得好自在。」

80年代,二哥的陶瓷事業年收突破千萬元,在苗栗設窯廠,不少族人紛紛離開東部家鄉,投效南家。二哥多次畫大餅,要以百萬年薪聘弟弟當香港貿易代表,開拓大陸市場,南賢天嘆口氣說:「我在異地這麼多年,常有種鄉愁,尤其日本對台灣還是有殖民地的優越感。」

他答應返台,但最終沒去成香港,變成二哥在台北接單,他和弟弟負責管理苗栗工廠。儘管不如預期中的美好,但陰錯陽差下,倒也讓南賢天和張秀娥有進一步交往機會。

「他不是我心目中的白馬王子,當時頭有點禿、肚子也凸,但他的聲音很好聽,做事又體貼,是當老公的合適人選。」比起總是阮囊羞澀、連20萬元聘金都得靠母親贊助的南賢天,在苗栗另一家陶瓷廠擔任業務的張秀娥,婚前是年薪破百萬元的單身貴族。

 
資料來源: Yahoo奇摩新聞,鏡周刊/ 報導日期: 2019-08-29 點閱人次: 77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