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民報座談二】藍綠下屆國會恐陷僵局 曲兆祥:政治議題存而不論
圖
最近新政黨陸續成立,外界預測,2020總統大選不管是藍、綠對決,或藍、綠、白三腳督,藍綠恐怕很難在國會單獨過半,為了確保施政順暢,都要尋求和它黨合作,在野黨如果想有效扮演監督角色,同樣需要與它黨合作,聯合內閣會不會是一個值得思考的方向?政黨之間如何組成聯合內閣?在野黨如何建構統一陣線?《民報》舉辦座談會,由民報總編輯劉志聰主持,邀請前考選部長林嘉誠、東華大學教授施正鋒、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教授曲兆祥進行分析討論,《民報》自8月24日起陸續刊登。

有關明年立委選戰,曲兆祥認為,立法院113席立委中,很可能藍、綠兩大黨都達不到過半的57席,不過國民黨可能接近過半,大概能獲得45至50席立委、民進黨則在40至45席左右,民進黨因執政績效及第三勢力瓜分,會輸國民黨幾席;不過台灣民眾黨、時代力量、基進側翼、綠黨等?第三勢力則估計會超過10席;其中,民眾黨在不分區可望獲得4至5席、區域1至2席,共有拿下5到7席立委的實力。

曲兆祥:台灣仍是「宮廷決策模式」

「在這種狀況下,任誰當總統,這個局都很不好解。」對於台灣是否能組成聯合內閣,曲兆祥表示,長期成功運作聯合內閣的希臘、義大利等國家都會出現合作政黨翻臉、訴求解散國會重新改選的情形,台灣沒有聯合內閣的政治文化、傳統,更是沒有走向聯合內閣的本錢。

曲兆祥指出,「台灣人對聯合內閣絕對有認知,認知層面沒問題,但在運作層面則大有問題。」台灣唯一有機會試驗聯合內閣是西元2000年至2008年之間,民進黨沒有掌握國會的多數;但2008年國民黨完全情況下,大家便不會考慮聯合內閣,況且台灣的決策模式還是「宮廷決策模式」。

對於台灣行政權運作,曲兆祥開玩笑說,有總統制、內閣制、雙首長制,但台灣自古以來都只有一制——「軍機處制」,且還是不完備的「小軍機處」,就挑幾個人討論,包括馬英九、蔡英文就是最明顯的例子。曲兆祥說,台灣的決策模式習慣以總統為核心,找幾位親信參與,總統在決策方向上,個人主觀意識往往過強,「不是不對,總統必須對選民實踐承諾,但實踐的過程並不是這樣。」

不能只要求跟聽哨音 必須說明為什麼吹哨

曲兆祥說,這樣的決策模式欠缺另外一種聲音,若連內閣都是這樣子,更不要講社會上的公聽會了,就只是走形式而已。他舉例,在前總統李登輝時代他曾參與一次國家發展會議,但他卻認為是「國家發瘋會議」,會議變成大家盍各言爾志,「但真正的決策是另外一群人,也沒有真正在做溝通,那個時候就是這樣,現在為止其實還是這樣。」

「舉一個最明顯的例子,轉型正義該不該做?連我這個藍營的都覺得應該做。」曲兆祥舉例,「國民黨黨產應不應該處理?相信70%民眾都認為應該處理,但處理的過程需要更細膩」,就像促轉會主委張天欽「東廠說」,不管想法為何,給社會感受就是要找國民黨報復,「現在被他報復的那群,95%都是韓粉,韓粉的主要來源是這些,後來再加上年金改革。」

曲兆祥表示,年改方向是正確的,但為什麼做了以後政個社會變成這樣?另外一面來說,負責年改的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等人也不滿意,認為只是一步而已;曲兆祥指出,「決策方向對不對?對,但不是說決策對了,大家就要跟著你的哨音走,是要跟別人說明為什麼要吹這個哨,讓社會理性為什麼這麼做,讓民眾支持,有那個支持的力道,政策才能順利推動。」

藍綠若未能完全執政 國會運作恐成問題

曲兆祥表示,台灣每次選舉都有釋放不滿的氣閥作用,怨氣沒有這麼大,但民進黨執政的三年多,怨氣仍集結不少,這也是韓國瑜人氣歷久不衰的很大原因之一;現在國會運作還勉勉強強,法案、決策送進立法院,民進黨仍是多數,但蔡總統若連任後,國會沒有那麼多的席次,還是採一樣的「軍機處」決策模式,甚至還是「小軍機處」,國會將更沒有效率。

若韓國瑜當選,曲兆祥指出,民進黨雖然變少數,但過40席的可能性很高,且絕對會結合第三勢力、小綠,恢復街頭抗爭的實力,這不是國民黨在國會佔多數、卻不過半的情況下能處理的,尤其又沒有像前立法院長王金平這樣的大龍頭,立院根本沒有辦法運作。這種狀況下要談聯合內閣,國民黨也不會願意,除非找柯文哲合作,若台灣民眾黨加國民黨能接近50席,再拉一兩個無黨籍立委進來,民生法案勉強還可以推動,但政治性法案則很危險。

曲兆祥分析,如果柯、郭結盟,且勉強當選,但國會席次非常的少,唯一的一條生路在他看來就是「政治性法案全部存而不論」,問題是國民黨、民進黨接不接受?政治性的法案可以討論,但不做任何決策,真正維持現狀。」他說,「最小的這個政治組合若執政,因為實在太小了,小到必須要做更大的讓步,另外兩大黨不會滿意,不過社會還是有輿論撐住,勉強可以運作。」

曲兆祥:北市府議會運作可作下屆國會參考

曲兆祥觀察,柯文哲在意識形態或兩岸政策上,部分綠營對他非常有意見,但他認為,「柯文哲不是基本理念變了,而是做法比較務實,涉及兩岸方面,他是想要把這部分存而不論,因為論不出結果。」不論是獨派想要說服統派,還是統派要說服獨派,都不可能,甚至有一部分軍人出身的統派還存有強烈的「壓制」想法,「碰到問題沒辦法解決,想到的辦法就是幹掉他,這種狀況之下,兩邊根本沒辦法溝通,既然是這樣子,我們不如存而不論。」

曲兆祥說,柯文哲處理台北市議會的方法或許可以給下屆國會參考,柯的方法是把它「切成一個一個具體的政策」,不同的政策找不同人馬合作。舉例來說,若政策涉及到社會分配,就找兩個黨裡比較在意,或者選區會涉及分配利益的人合作,下個議題就跟另外一組人合作;不過這樣做的缺點是,北市議員很多都說大家怎麼會變來變去,「今天跟你很好,明天去他那邊,後天又和誰在談」,台灣人比較習慣「幫派政治」,「你跟我好怎麼能再跟他好?」

「不同政策要找不同的立委合作,但前提是大家都願意暫時擱置政治性議題,存而不論,或者論而不決,結論的部分不能決,也決不了,大家可以在國會裡去討論,但不要做決定」,曲兆祥說,民生議題、社會、經濟發展議題則跟不同組人馬合作,「但也不要想說要有70%的人合作,若能找到50%+1的人合作就要很高興」,他認為務實一點是下一屆國會平安度過的唯一道路。

 
資料來源: 民報/ 報導日期: 2019-08-25 點閱人次: 89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