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文在寅把經濟復甦寄望在兩韓和解,但「北韓夢」何時才能實現?
圖
文:朱立熙(美國史丹福大學東亞研究所碩士。現任:「知韓文化協會」執行長,政大韓文系、台師大「韓語學程」兼任講師。歷任:聯合報駐韓特派員、中國時報社論主筆、英文Taipei Times總編輯、中華電視公司副總經理、行政院「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董事。著有《韓國史》等韓國相關著作11本)

對日強硬是文在寅的「強項」
文在寅這位「自由進步派」的總統,骨子裡如此強硬的「反日」,甚至嚴重走鐘,實在讓人詫異。韓國的自由進步派通常是「左派、反美、親北韓」,但「反日」則因人而異。文在寅看過當年盧武鉉的強烈反美,但上任第一年就妥協了,在美國壓力下乖乖配合派兵伊拉克,而遭全民訕笑與抵制。

所以文在寅不敢公然反美,對於美國在韓國布署薩德防禦系統,文在寅原本強烈反對,但是上任後也只能承認既成事實。上任兩年多來,從未聽過他有任何反美的論調。因為他知道韓國需要美國的保護,需要遵循美國的東亞政策,所以川普(Donald Trump)要求他提高分攤駐韓美軍的軍費,他也只能默默承受。

但是他的反日情緒,卻是歷任總統最高的。我經常嘲笑「韓國是一個沒有敵人就活不下去的民族」,所以文在寅把日本塑造成大敵,無非是要激起人民同仇敵愾的反日民族主義。於是他上任後,首先撕毀了朴槿惠在2015年與日本簽訂的十億日圓《慰安婦基金協定》,並解散基金會。

這是一項國際協定,韓國在改朝換代之後就被推翻,日本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的。文在寅揚言,韓國可以自己賠償慰安婦,不需要日本的錢。這項協定規定就此終結慰安婦問題,而且不可逆轉。但是文在寅不遵守國際協定的行為,被安倍首相痛斥為「不守誠信的國家」。

接著,在2018年11月,韓國的最高法院判決日本的「戰犯企業」:三菱重工與新日鐵住工,必須賠償戰時「徵用工」。但是在日本「依法論法」的認知裡,1965年日韓建交時簽署的協定,日本給予三億美元的無償貸款,韓方已概括承受並放棄所有的民間請求權,包括慰安婦與徵用工在內。怎麼到現在韓國還吵鬧不休呢?


兩韓和解不能當飯吃

2018年2月平昌冬奧北韓派出金正恩的胞妹金與正赴會,遞出了和平的橄欖枝之後,4月下旬進一步促成了南北韓在板門店召開高峰會。當金正恩跨過板門店分隔38度線的水泥樁時,觀看電視實況轉播的韓國人民幾乎都含淚歡欣鼓舞,儼然第二天就要統一似的。文在寅的聲望也因南北韓的和解創下了新高,達到了77.4%。

接著,在文在寅的仲介下,2018年6月12日,美國總統川普與金正恩在新加坡舉行第一次「川金高峰會」,雙方的第一次接觸,保持了良好的風度與氣氛,並且發表了新加坡聲明。川普在沒有事先知會美韓聯軍的情況下,承諾要縮小軍事演習的規模並逐漸撤離駐韓美軍,震撼了韓國與美軍。這次美朝高峰會最大的贏家是北韓的金正恩,他向國人展現了與美國總統平起平坐的架式,更進一步展現了他的治國實力。

9月,文在寅搭總統專機飛到平壤,與金正恩再次舉行高峰會並簽署《平壤宣言》,兩人甚至登上朝鮮民族的聖山「長白山天池」,兩人都各自在國人面前「演很大」。但是相較於兩人在板門店的高峰會,平壤高峰會就不再讓韓國人民那麼激情了,畢竟經濟施策的窘境,讓文在寅的支持率一路下跌。而日本在東北亞和解的變局中完全被邊緣化,幾乎沒有置喙的餘地,自然很不是滋味。

2019年2月底越南河內第二次「川金會」的破局雖然讓人扼腕,文在寅這個「美朝掮客」也落得裡外不是人,使他的信用盡失。南北韓想要靠自力決定「國族前途」,也就是「民族自主」與「民族自決」,並不是南北韓自己說了算,他們都忘了背後還有「老大哥」在操控他們。

而且,儘管文在寅以南北韓和解的努力,為他提高了短暫的聲望,但是韓國國內經濟的蕭條、出口衰退,以及失業率高居不下,民生經濟與立法改革績效不彰等,在在都讓文在寅焦頭爛額。2019年韓國第一季經濟成長負0.3%之外,100位財經學者給文在寅總統就任兩年打的經濟政策成績,竟然有將近七成給他D與F的成績。

而且他的聲望也從最高的77.4%一路下滑,幾度在50%上下起伏,2018年12月甚至跌到45%,今(2019)年8月中才爬回48.3%。人民關心的是經濟與溫飽,跟北韓的和解畢竟不能當飯吃。

而且,不過幾年之間三星手機在中國市場跌落了六成,市佔率跌到第七位;現代汽車在中國也衰退了四成。手機與汽車這兩大主力產業都大幅衰退的局面下,韓國也只能跟著台灣的新南向政策,在東南亞另覓新市場。


日韓貿易戰的爆發

2019年6月下旬G20峰會後,因日韓對慰安婦與徵用工賠償的問題談判決裂,日本首相安倍突然宣布,自7月4日起禁止輸出三項半導體與顯示器的精密科技原料包括:光阻劑、高純度氟化氫、氟化聚醯亞胺到韓國,兩國立即爆發了貿易戰。8月2日,日本更進一步將韓國從貿易友善國家的「白名單」中剔除。這是日韓引爆貿易戰爭的關鍵前提。

事實上,日本對韓國管制出口高科技產品,另一個原因是,韓國被指控在四年間流出156件戰略物資到中東國家以及北韓。韓國檢方只在2018年11月起訴一名「三星顯示器」的職員,他涉嫌流出「有機發光二極體(EL)的技術」,象徵性地展現制裁的動作。但是日本擔心南北韓和解、「開城工業區」重開之後,高科技技術可能會從開城流進北韓,尤其有些軍事用途的原料可用來生產導彈,對日本會造成安保的威脅。

對於日韓建交時放棄民間請求權的問題,是與建交協定一起經韓國國會通過的正式國際條約。但是二十多年後韓國開始反悔,聲稱慰安婦問題並不包含在放棄的項目之中。從1990年代初期,「韓國挺身隊(志工團)問題對策協議會」開始炒作慰安婦議題,指稱放棄請求權沒有徵得受害者的同意,所以是不合法的,要求日本必須道歉與賠償,並且透過國際傳播大肆宣傳,讓日本的「軍妓」問題在國際上丟盡顏面。

2011年民間團體更在日本駐韓大使館前樹立「和平少女像」,也在釜山總領事館前又樹立一座,也就是要塑造「挺身隊=慰安婦=少女」的刻板印象,這是刻意要誤導韓國的年輕世代,意圖強化他們的反日情緒。日本在盛怒之下,召回大使與總領事表達抗議。

徵用工的問題,最早是在1997年受害人向日本法院提告,但法院不受理;2005年再向韓國法院提告,同樣不被受理。但是2012年受害人再次提告,韓國法院不僅受理,而且在一、二審時都判決受害人勝訴。2018年韓國最高法院再做出勝訴的判決,並可以凍結或徵收這些戰犯企業在韓國的資產,讓日本政府認定韓國是不信守條約、背信忘義的國家,文在寅政府甚至提出「完善1965韓日協定(建交基本關係條約)」,等於要重新翻修建交協定,日本更是無法接受,兩國的緊張情勢已到了劍拔弩張的地步。

日本將韓國剔除「白名單」之後,韓國政府也祭出反制措施,在8月12日宣布計劃在9月份將日本從韓國的「白名單」中剔除,將加強戰略物資對日本的出口管制。不過,韓國媒體指出,韓國政府的反制措施是「象徵意義大於實質」,對日本的打擊並不大。

文在寅把復甦韓國經濟的希望完全寄託在北韓,但這個「北韓夢」何時才能夠落實?韓國人民也都在看笑話,因為「兩韓和解≠復活救經濟」;而且文在寅又把反日的「民粹式民族主義」煽動到如此高漲,暴走的後果不僅難以收拾,甚至已搞到自己騎虎難下,勝算渺茫。到2019年上任兩年多的文在寅總統,儘管與北韓交好,卻與日本交惡,國內經濟問題一籮筐都不是他任期內可以改善的。

韓國人的不守法、沒有誠信,對國際協定不認帳等作為,確實不是一個「文明國家」應有的行為。

 
資料來源: 關鍵評論網/ 報導日期: 2019-08-21 點閱人次: 111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