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林保淳》柯P是三分之一中國人嗎
圖
台灣人到底是不是中國人?

這是個「大哉問」,無論回答「是」或「不是」,恐怕都會牽動許多人的敏感神經,甚至引帶出兩種截然相反、壁壘分明的爭議,不但如此,更攸關於個人如何自我定位的問題。

旺旺中時媒體集團董事長蔡衍明與台北市長柯文哲前幾天對槓上了。蔡董事長認為自己「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柯市長則從「文化」上肯定自己是中國人,但在「經濟」上則略有保留,而在「政治」上則謂「現階段就不可能」。顯然地,柯市長是顧左右而言他,未肯正面回應蔡董事長的質問,將文化、經濟與政治做了明顯的切割。


有關「文化」的定義,是極其複雜的問題,依照柯市長的觀點,應是指在同一血緣、同一語言文字、同一生活方式下所顯現的總體樣態,在這個樣態中,難以避免會涉及到經濟活動及政治形態的問題,是否能如柯市長般做完美切割,恐怕是不無疑問的。

從文化上的中國人角度出發,則在同一文化圈中進行經濟活動,顯然是較諸不同文化圈來得更具有便利性,也更容易協調,此所以柯市長認為「可以談」的緣故。當然,在這裡,柯市長含而未露,保留了「如何談」、「談什麼」,以及「如何落實談的內容」的問題。不過,從現實面來說,這問題早就已經跨越了「可以談」的階段,以兩岸目前頻繁而活躍的經濟互動看來,所該做的其實是如何在如此相互依存的關係中,為台灣爭取到最大空間的問題。柯市長無疑是有意避重就輕、模糊焦點的。

兩岸政治上的歧異,幾乎可以說是天差地別,此所以柯市長認為「現階段不可能」,其實「現階段」只是個託詞。然而政治體制上的絕大差異,卻是與「台灣人是不是中國人」的問題邈不相涉的。台灣人多數是從大陸移民過來的,只不過有先來後到的區別而已,在同一文化下,可以說都是炎黃子孫一脈相傳。關鍵在於,兩岸即便在「國體與政體」上有極大的差別,但皆不過是政治體制的不同,此正如同民國革命,從清朝的專制政體轉向民主政治,而食息於這片廣袤土地上的老百姓依然不妨其為中國人。

柯市長企圖以切割方式迴避蔡董事長的問題,但在不自覺中忽略了自身論述的一個盲點,那就是,他把國家和政權混淆在一起了,操掌政權的人,可以憑藉其威權,選擇任何一種政治體制,但卻絕不能改變國家。我們可以反對某種政權實施的政治體制,但卻沒有必要否定這個國家。

當然,兩岸因為歷史上的種種因素,目前各有其信守的國號,無論是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食息於這片土地上的人,無疑都是中國人。

論者往往以英、美兩國為例,美國是從英國人在北美所建立的家園開始,雖與英國的文化密邇相關,卻是分屬兩個不同的國家,是以台灣人雖從大陸而來,自也有充足的理由獨立成國。但是,美國51州的土地,向來未曾歸屬過英國,而台灣,遠的不說,自明鄭開台以來,歷經清朝之正式納入版圖,雖因甲午之戰,淪為日本的殖民地,但無論如何,都始終是從屬於中國的,除非刻意扭曲歷史、變造偽證,台灣人當然也是中國人。

我是台灣人,以身為台灣人為傲,但這不妨礙我也自居為中國人,以中國人為榮。

(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授)

 
資料來源: 中時電子報/ 報導日期: 2019-08-21 點閱人次: 71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