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別無選擇,我挺韓

【■林保淳/】


  早在2016年蔡英文當選總統的那一夜,我就想寫一篇「祭中華民國 文」,以示哀悼;可是顧念到自己不熟悉祭文文體,同時也為所謂的 「維持現狀」所惑,還抱持著一丁點的期望,中華民國,這個我認同 並喜愛的國家,還能夠僥倖實存下來。可是,在蔡政府一系列有計畫 、有步驟的清除「中華民國」這個名稱,只是拿虛假的「維持現狀」 當幌子,一步步蠶食的時候,我已經明白,現今的執政者是決心拋棄 中華民國了。

  在前次蔡英文的「同慶出訪」中,當我看到在執政者動員下,在美 國的台僑「熱烈」歡迎蔡總統的蒞臨,一片旗海飄揚,居然全都是民 進黨旗,連一面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都看不到時,我就懷疑到底蔡 英文是代表國家還是代表政黨出訪的,我徹底死心了,中華民國即將 亡在蔡政府的手裡。

  自李登輝開始,台獨的聲音逐漸茁生,陳水扁繼之,中華民國4字 ,反倒不如日本來得重要,蔡英文執政,明獨、暗獨紛紛而出,中華 民國這個名字,包含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莊重肅穆的國歌,被棄 之如敝屣,中華民國其實早已名存而實亡了。

  中共其實是承認中華民國的,只是認為民國已亡,成為歷史;國際 上的友邦雖少,但還是肯與中華民國交好;在島內,在野的藍營是認 可中華民國的,但執政的綠營骨子裡進行台獨,欲尋求台灣建國的路 徑,但因懼於中共可能的武力犯台,又不敢堂皇宣布,中華民國是他 們擋箭牌,平時絕口不提,於是每逢雙十國慶,過去滿街飄揚的國旗 在綠政當家的縣市完全消失了;總統府前「中華民國萬歲」招牌被撤 除了;若干重要的典禮,「中華民國」變成了「我國」,浸至連代表 中華民國出訪的重要迎接場面,也看不到一面國旗。可憐了,我的國 ,已成為權力爭奪者「借屍還魂」的工具。

  然而,就在韓國瑜單槍匹馬,以一碗滷肉飯、一瓶礦泉水艱辛勇毅 地在不毛的綠地高高豎起青天白日滿地紅這面美麗的旗幟時,放眼望 去,一片紅海藍徽,在群眾聲嘶力竭、喜極而泣的呼叫聲中,我的中 華民國,從塵封的陰暗角落裡,抖落一身的灰埃,重新鮮麗曼妙地飄 揚在天空的當下,我赫然如浸沐在阿里山初陽的光芒裡,日鑼一響, 噹的一聲,我的世界全都亮了。剎那之間,我眼淚盈眶,盯著電視螢 幕,想捕捉住每一面國旗的身影,高聲唱起我久已遺忘了的〈中華民 國頌〉。

  然後,我隨著飄揚的旗海臥遊,從高雄到台北,從島內到重洋之外 的洛杉磯;再從海外回到島內,台北、花蓮、雲林、台中到新竹,每 到一處,都結結實實地領受那種無以形容的感動力道。更重要的是, 我也赫然發現,我並不如自己想像中那麼孤單,有海內外萬萬千千熱 愛中華民國的子民,與我一同沸騰起了熱血。中華民國,有如沉沒於 海底千年的寶船,重新被打撈上岸,被整肅糟蹋如殭屍的中華民國終 於真正回魂,可以昂然無懼地重新站立起來了。

  我下定決心,不止要將中華民國這個美麗的國名,永遠烙印在我心 版上,更堅持一定要全心全力維護這個國家,這次總統大選,我也別 無選擇地必須支持韓國瑜,原因非常簡單,是韓國瑜喚醒了中華民國 的國魂!(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授)。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A14版 報導日期: 2019-07-04 點閱人次: 27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