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理清曠職脈絡 解長榮罷工僵局

陳敦基╱台灣師大企管系教授(台北市)


罷工本是勞工向資方用以尋求改善勞工條件及爭取權益的手段,但一刀兩刃,若未能及早協議收場,多致兩敗俱傷。然而運輸業罷工卻不同於一般產業工運,在追求公平正義過程中,同時波及一般社會大眾,並付出巨大社會成本。這也為運輸業勞方的罷工增加更有利或稱之為威脅性的談判籌碼。

儘管運輸業勞工條件改善的合理爭取係屬應然,但因有此威脅性籌碼,使得所謂合理的分際卻常被勞方所操控,導致勞資難達成協議,不經意地卻導致業者經營成本大增、競爭力銳減,造成勞、資、企業及社會四敗俱傷,可謂玉石俱焚。

近因長榮十八名空服員的不當罷工,使罷工協議再度陷入僵局,這對長榮航空的確是個管理智慧的考驗。公司堅持要以怠忽職守的曠職論處,為維繫飛安及員工紀律,似乎是無可妥協的大是大非。然而,工會則深懼罷工結束後,員工屈居弱勢,重啟談判將不可得,在不可秋後算帳及同舟共濟的堅持之下繼續二輪罷工。僵局至此,實需雙方更理性地看透問題的本質,而非各堅持牢不可破的信念或價值,持續耗損長榮航空的社會資產。

良善看待十八名空服員罷工事端,若確實是空服員報到後再行罷工,或可能因其對罷工法令的不解,以為工會宣布罷工後任何時點即可行使罷工權,以致誤判情勢,理應無罔顧飛安之意;據悉當時旅客並未登機,更無罔顧飛安之實。對於此事長榮航空公司理應據實呈現,勿扭曲事實,以免徒增彼此對立情緒。程序上,應先依法確認是否確屬曠職(關鍵在開始行使罷工權時點的認定);若是,就職守與紀律而論,則當予以懲處。此時工會應可理解公司所堅持的信念何在;但工會若將罷工權限擴大解釋,恐會失去社會支持度及罷工正當性。

公司若能以較寬和方式對待,雖以曠職論處但保證不予去職,應可獲得正面回應。畢竟此次罷工事件中雙方都是在學習,也從錯誤中學得寶貴的一課。雙方應從事理脈絡,理性看待十八人曠職之處置,若認定確屬曠職,罰則當罰、但不逾定規(不因罷工加重懲處),將不致損及各自原先堅持的信念,共同尋求得一個合情的解釋空間及合理的下台階。

經歷此次代價高昂的罷工事件,資方應更用心善待員工、多予分潤,勞方當可更理解經營不易、多予承擔。惟當務之急就是讓公司儘速回復正常營運。當然,雙方協議時的互信基礎及資方事後的守信承諾,仍將是罷工可否順利落幕的真正癥結。
 
資料來源: 聯合報/A12版/民意論壇.教育 報導日期: 2019-07-02 點閱人次: 31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