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自主閱讀學習 — 談閱讀的自我
文/洪儷瑜  (台灣師範大學特殊教育系教授)

暑假,很多學校會出課外閱讀當作暑假作業,宣稱可培養學生自主閱讀,但很多人回想自己在年輕學子時,喜歡讀書的會真的自己把書讀完,有些學生雖喜歡讀書但因主題、內容未具吸引力,而沒有興趣讀,也會與一群不喜歡閱讀的人一樣,暑假都沒有看,開學前再來趕。
很多學校成立圖書室、鼓勵借書,還依據借書量以小學士、小碩士、小博士作為獎勵。上述的活動是在引導或鼓勵學生養成閱讀的興趣和習慣,但是要養成學生自主閱讀學習,除了習慣和態度之外,還需要培養學生能在閱讀活動自我監控,也就是閱讀的後設認知能力,指個人認為對自己閱讀的覺察與掌握,其中包括覺察自己的閱讀目標、覺察閱讀文本與自己的閱讀程度相較高低的難易,另外就是在閱讀時遇到生難字詞、句子或段落理解的覺察與自我引導解決理解困難的策略。
首先,覺察自己為什麼要閱讀。美國艾德勒在他的《如何閱讀一本書》提起閱讀的目標有三種,消遣、獲得資訊或是為了求得理解而閱讀。不同的目標應採用不同的閱讀方法,如果是為獲得資訊或理解而讀,則需對文章內容仔細閱讀,例如由張自忠傳記《魂撼天地》書中找張自忠抗日最後一場的戰爭,或是由心理學的書找到人為了保護自己內心會有那些防衛的機轉,秋天葉子會變色的樹木有哪些?如果這個資訊很重要,就應該依據目標去找答案,也就是閱讀的重點。如果是為了瞭解作者為什麼說枯木是有生命的,要了解作者在文章中所述的觀點和其推理論述。如果閱讀僅是消遣,文內的細節或推理細節就看個人興趣,否則就不需細讀。所以,讀者應該覺察自己閱讀的目標,因而調整自己的努力。
其次在因需獲得資訊或為理解而閱讀時,讀者應該覺察文章的難易度,有研究顯示好的讀者能區分閱讀文章的難易度,且會因文章的難度調整自己閱讀的速度和策略,甚至會在文章較難的段落反覆來回閱讀。閱讀表現較差的學生對文章難易度的區分不如好的讀者敏感,所以後者學生在閱讀難或簡單的文章的方法或完成的時間可能差不多,可見閱讀較差的人較少覺察閱讀文本的難易度。
面對一篇較難的文章要獲得資訊或理解時,會理解監控的讀者在遇到陌生的難詞,他可以學習啟動猜難詞的策略,例如把語詞拆開試著讀讀看,或是由文章前後本上下文找可能的說明,這些是字詞的理解監控。在文章理解的監控,讀者在閱讀時會發現文章前後不一致是作者故意的或是疏忽,或是文章的代名詞「他們」是指誰?當讀者覺察出這些閱讀的難點,會嘗試在文章中來回找可能的答案,或是確定作者的誤解,這就是有覺知的閱讀。
台灣師大的同事用眼動儀器觀察學生閱讀的行為,發現閱讀能力好的學生在第一次閱讀時,在較難的部分會反覆來回,但是閱讀能力差的學生在卻未見此現象。另外也有研究發現,閱讀能力好的學生會挑適合自己能力或興趣的課外書閱讀,而閱讀能力差的人則不會找到適合自己程度或興趣的書。

有些學生可能是應付式的閱讀,而未能自主閱讀學習。因此應教導學生學會閱讀自我監控能力,學生才能享受閱讀或透過閱讀來學習。

 
資料來源: 人間福報/ 報導日期: 2019-07-22 點閱人次: 28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