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郭台銘飲恨敗北 台師大教授:非戰之罪雖敗猶榮
圖
國民黨總統初選民調結束,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落敗,郭的下一步,引人關注。台師大國文學系教授林保淳臉書評論說,郭台銘以異軍突起之姿,抱持著崇高的理想,以及絕大的信心與毅力,參與國民黨的總統初選,儘管飲恨敗北,卻也不失為一個政治素人參政典範,可以說是雖敗猶榮,尤其是他在敗選後臉書中始終強調「熱愛中華民國」,更是令人十分動容。

林保淳在臉書指出:

長久以來,在民進黨蓄意污蔑、漠視,甚至如操偶師般撥弄「中華民國」這四個字之下,郭台銘是最早以國旗為念,繡刺在帽首的一個先驅者,應該也是再也無法忍受他所鍾愛的國家橫遭如此羞辱、蹂躪,因此才決心以世界著名企業家之尊貴身份,毅然決然地投入區區一個台灣的總統競逐行列,放下身家,捨棄名位,欲將畢生經營企業的成果與績效,為中華民國的重建、改造,略盡一番心力,「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者謂我何求,這非有大智大勇,是絕對辦不到的事。可惜的是,在擁護者翹首期盼之下,由於對政治的隔膜,還是無法圓其宿夢。

我始終認為,郭台銘此役失利是非戰之罪,楚霸王喑惡叱吒,空有萬人敵的威勢,但政治的波詭雲譎,豈是他這樣一個率真任性的人所能料想得到的?蘇東坡曾論項羽之敗,敗在有一范增而不能用,平心而論,傳說中趙唐董鄭之流的幕僚團,如有一范增之明與智,恐怕也不會在選戰的過程中如此荒腔走板。不過,蘇東坡其實也忽略了一點,就是時機問題,如果郭台銘能在韓國瑜未訪美之前,就直接表態,恐怕局勢的發展,就可能迥然不同了。

雖然說,敗軍之將,未可言勇,但郭台銘也應該牢牢記住,江東子弟還有八千,以他擁有的雄厚資財、舉足輕重的地位,以及深固的憂國愛民之心,也還是大有可為的。英雄一世的虯髯客,在深知無法與李世民抗衡後,毅然將準備了三十年的雄富資產,全數轉贈給輔佐李世民的李靖,雖退出中原戰局,卻能在海外扶餘,重建事功,後世引為美談。楚霸王、虯髯客,都是豪俠類的人物,郭台銘亦不失有豪俠風格,仗義捐輸,誰人能比?當總統,固然可以一酬壯志,但這世界還有比當總統更有意義的事,郭台銘或許可以轉移陣地,江東八千子弟,絕對足以為郭台銘創建出一個「海外扶餘」。

明眼人都非常清楚,台灣目前的發展已著實碰到了瓶頸,尤其是在民進黨當家的時日,連中華民國的存在,都顯得岌岌可危了。窺其原由,乃因民進黨幾乎完全掌控住多數的媒體,再荒謬的施政、再腐敗的官員,都可以藉附庸的媒體蓄意加以掩蓋或美化。

高雄市如果沒有開挖出積澱30年之久的下水道,恐怕多數的人還是會為陳菊等前朝粉飾的假象所惑;而這次選戰,顯然也與綠營網軍之灌票不無關聯,而綠媒竟還能理直氣壯、大肆宣揚。郭台銘的確是在媒體上著著實實地吃了媒體的大虧,這不僅是郭台銘所痛斥的紅媒,綠媒無孔不入的分化、挑撥,更是罪魁禍首。

台灣媒體的亂象,記者、主編、名嘴的墮落,早已是台灣最大的亂源。郭台銘既然深受其害,怎能夠不設法加以正本清源呢?郭台銘擁有足夠的能力,建構一個真的公正客觀的新媒體,秉持著他一貫有話直說,追求公理、公道的信念,想來是也是絕對可以在當前淆亂的媒體中,獨樹一幟,引導全中華民國的國民,步上理性、公道的正途。

總統兩任,最多不過8年,而真正具有聲譽的媒體,則是可長可久可大,也許,這就是郭台銘的海外扶餘

之所在,而沾溉於台灣子民之處,更將是居功厥偉。再者,自民進黨上台之後,極力以去中國化為要務,有意斷絕台灣自中國傳來的文化傳統,而尤其透過教育的洗腦,斲喪了台灣幾百年來優秀的中華文化傳統。

郭台銘是深愛中華傳統文化的,教育可以百年樹人,台灣目前夸夸其辭的以世界大學排名為傲,但左看右算,皆無一能與外國的名校比肩而論。郭台銘如果願意投身於此,也自有其能耐創建一所與美國哈佛、普林斯頓、史丹福,乃至英國劍橋大學等量齊觀的大學,吸攬優秀人才,造福全台灣的學子。這何嘗不是另一個海外扶餘,足以讓郭台銘聲名永傳於後世?

戰國時期,惠子當梁相,莊子去拜望他。有人警告惠子說,當心他會來取代你的位置。因此,惠子在驚恐之下,大搜莊子三日三夜。莊子索性親自去找惠子,跟他說了一段寓言:

南方有一種鳥,名字叫鵷鶵,你聽過嗎?鵷鶵這種鳥,早上從南海出發,欲飛往北海,在路途中,「非梧桐不止,非練實不食,非醴泉不飲」。此時卻有一隻貓頭鷹銜著一隻腐爛的老鼠,深怕鵷鶵搶了牠的糧食,就抬起頭,大聲「哧」的想嚇跑牠。惠子你難道也要用區區的梁國宰相來嚇唬我嗎?

在莊子眼中,政治無異是一隻腐鼠,污穢惡臭,郭台銘不是逐臭之夫,當看盡政治眾生相後,老實說,還一個清清白白、自自在在的我多好,又何必再去淌這個渾水呢?」

 
資料來源: 聯合報/ 報導日期: 2019-07-19 點閱人次: 43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