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真人版《小美人魚》選角爭議:「深膚」、「黑髮」的愛麗兒公主
圖
文:莊承憲(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碩士生)

迪士尼影業最近宣布,經典動畫翻拍的真人版電影《小美人魚》,將由年僅19歲的黑人R&B歌手荷莉貝莉(Halle Bailey)飾演主角愛麗兒公主。然而她的黑人膚色卻引起粉絲正反不一的論戰。反對荷莉貝莉出演的戲迷批評,紅髮色白皮膚造型才是兒時那個「原汁原味」的小美人魚愛麗兒,更質疑迪士尼此舉是迎合SJW(Social Justice Warrior,正義魔人) 而矯枉過正的政治正確。

一個選角,兩種評價。有些人追求的是童年的懷舊情懷,希望經典動畫翻拍的真人版電影能盡量還原原作角色設定,有些人則重視角色的精神與靈魂,期待舊瓶裝新酒會有什麼煥然一新的詮釋。

先前英國舞台劇《哈利波特?受詛咒的孩子》,由黑人演員諾瑪杜梅茲溫尼(Noma Dumezweni)飾演妙麗,也同樣引起外界爭論。原著作者JK羅琳以及「初代妙麗」艾瑪華森則多次公開支持、稱讚諾瑪版本的妙麗非常驚艷討喜。JK羅琳說,她在書中從來就沒有說過妙麗格蘭傑一定是個白人女孩。

想起當年宣布由丹尼爾克雷格接演《007首部曲:皇家夜總會》時,也是引起大量批評聲浪,許多人質疑他的金髮藍眼睛如何能演詹姆斯龐德。但嚴格說起來,前一代007皮爾斯布洛斯南,其實也不是英國人,而且歷代的詹姆斯龐德,都是相似的角色設定,卻有著截然不同的風格詮釋和氣質神韻。

詹姆士龐德作為老牌長壽的知名電影角色,電影公司為了避免觀眾對於主角的形象認知趨於定型、疲勞,也避免限制未來劇情戲路的發展空間,在保留核心元素的前提下,適度的變動、創新、挑戰原有框架是必要的。這是電影公司在試鏡選角時所考量的重點,也是為何身為黑人演員的麥可.B.喬丹(在黑豹裡飾演反派的那位)多次被傳聞是下一代007的可能人選之一。

歷代的《007》詹姆斯龐德:

真的要講忠於原著的話,歷代的蝙蝠俠布魯斯偉恩,大概只有班艾佛列克的版本最接近原著形象。另一方面,黑暗騎士的希斯萊傑版小丑,和自殺突擊隊的傑瑞勒托版小丑也被影迷讚譽是各有千秋。而預計今年(2019年)底即將上映的瓦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版小丑獨立電影,他在預告片裡毛骨悚然的邪笑,更被多數影迷評價「相當令人期待」。

迪士尼許多經典動畫所參考的童話故事,都是經過多年的醞釀、改編與雕琢,才能端上戲院成為老少咸宜的暢銷電影。否則真的要忠於原著的話,最初的阿拉丁其實並不是阿拉伯人也不是波斯人,而是中國人(這個中國是個位在中東的架空伊斯蘭國度)。而真的要考據史實的話,花木蘭身在的北魏時期,也不應該出現500年後才被發明的煙火。

重視族群融合和多元文化、兼具教育與娛樂,是迪士尼多年來陪伴觀眾成長的核心精神;隨著時代演進,社會大眾對於各種多元的進步價值也有了更多討論、理解和接納。於是迪士尼與時俱進,這些年來新推出的動畫片或是舊劇翻拍的真人版電影,都不斷調整人物設定與劇情架構,試著融入新的敘事與寓意,逐步挑戰人們對於性別、種族、甚至愛情童話故事的想像。此次宣布由黑人飾演真人版《小美人魚》,不只是個大膽嘗試,更極具指摽意義與領航的示範作用。

往後迪士尼電影裡的主角,不再是個等待被男人拯救的柔弱公主,不見得要是白人、不見得是個公主,甚至不一定是要以「追求愛情」的樣板劇情作為幸福圓滿的故事結局。而反派角色的形象也不見得總是要陰柔狠毒、狡詐險惡;甚至連故事發展都不見得非要以「擊倒某個邪惡壞蛋」的正邪二元對立為目標;也可能是以主角認識探索自己、發現某種人格特質或缺點,歷經種種波折後,最後克服自我,戰勝困難等等。

假設未來要翻拍成真人版電影的動畫是《風中奇緣》,那麼來自英國的白人探險家船隊,來到美洲大陸殖民地,不只殺害印地安人、掠奪土地與金礦,還強娶酋長女兒為妻的「浪漫冒險故事」,恐怕也不適合闔家觀賞。

近年來,白人、男性主義至上的影視作品,已經越來越受社會大眾的檢視和批判。未來,除了在新推出的系列電影中力求打破原有框架,也應該要開拓更多不同性別、膚色、性傾向、文化為主體的原創劇本及角色。創造更多元的敘事,打造更多的品牌、樹立新的經典傳統──如同《古墓奇兵》、《黑豹》和《丹麥少女》那樣,才是真正呈現文化的平等及多元樣貌的實踐。

深色肌膚的小美人魚也很美麗,各種少數與弱勢的族群都有被看見的權利。當迪士尼宣布由荷莉貝利飾演主角愛麗兒的那一刻開始,全世界所有深色肌膚的小女孩,也可以把自己當成小美人魚愛麗兒了。

 
資料來源: 關鍵評論網/ 報導日期: 2019-07-17 點閱人次: 40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