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林濁水評韓國瑜造反、郭台銘革命 學者:挑撥離間
民進黨台獨理論大師林濁水最近一席有關國民黨韓國瑜、郭台銘的「造反」、「革命」論,透過影片,在網路熱議。台師大國文學系教授林保淳在臉書評論,林濁水將「革命」、「造反」分罩在郭台銘和韓國瑜頭上,這個帽子扣得很大,也很陰險,極易讓人誤以為郭台銘是更為出師有名,而韓國瑜不過是私心自用,純粹來攪局。這番司馬昭之心,其實明眼人一看就無所遁形,無非就是借「革命」與「造反」玩文字遊戲,刻意挑撥、離間、分化國民黨內已然漸呈紛亂的團結力量。

林保淳說,林濁水從韓、郭二人究竟誰才算是真正的具有「庶民性」出發,而論定韓國瑜在「庶民性」上遠遜於郭台銘,而且諸多論點幾乎完全承襲於舊的國民黨,充其量不過是「彼可取而代之」的「造反」;而郭台銘的是警察子弟,小時又住在廟裡,「庶民性」強過韓國瑜,而諸多規制,具膽識與氣魄,完全走向與舊國民黨逆反的新格局,是真正具有「革命」精神的代表。

如果純就國民黨本身的改造而言,郭台銘最近一連串偏向綠營主張,甚至令人懷疑其究竟是代表國民黨還是民進黨參選的論調,郭台銘的確是相當具有「顛覆性」的,但顛覆不等於革命。什麼叫「革命」?就是像「湯武革命」一般,商湯、周武王,因為夏桀、商紂的倒行逆施,已經失去了上天賦予他們的「天命」,因此必須加以推翻,重新建立一個「新天命」,這叫作「革命」。

在中國歷史上,號稱是「庶民」而挺身出來「革命」的例子,從漢高祖以下,到近代的太平天國、國民革命,已不知道層出疊現過幾次了;但其間有兩個絕對必要的前提,一是被「革命」的對象,一定是政權的擁有者,二是必然是倒行逆施,讓人痛恨厭棄的。

姑不論國民黨已失去4年政權,且所行亦未必為全民所唾棄,既「無命」,又何須去「革」?且「革」了之後,也未必有「命」,林濁水的「革命」說根本就就站不住腳;更何況,如果郭台銘是代表民進黨選總統,提出「革命」,欲加以顛覆取代之,猶有可說,可郭台銘如今是欲爭取代表國民黨出馬競選的機會,這叫什麼「革命」?

什麼叫「造反」?其實就是「革命」的另一種說詞,中共在「文革」時期所祭出的「革命無罪,造反有理」,清華附中貼出的大字報強調「「革命就是造反」,就證明了這點。「革命」的名義,看起來較為冠冕堂皇,聽起來也較振振有辭,但骨子裡就是「造反」。無論是「革命」也好,「造反」也罷,本質上是完全一樣的,而更重要的是,必然要「流血」,而且是「流很多人的血」,尤其是「庶民」的血。

身在台灣的民主社會,參與的又是民主的選舉,林濁水將原本二而為一的東西,硬要強加區別,將「革命」、「造反」分罩在郭台銘和韓國瑜頭上,這個帽子扣得很大,也很陰險,極易讓人誤以為郭台銘是更為出師有名,而韓國瑜不過是私心自用,純粹來攪局的而已。這番司馬昭之心,其實明眼人一看就無所遁形,無非就是借「革命」與「造反」玩文字遊戲,而刻意挑撥、離間、分化國民黨內已然漸呈紛亂的團結力量,表面上是「褒郭貶韓」,其實是「一石兩鳥」之計,待得國民黨初選完成,挺郭、挺韓的嫌隙已深之後,民進黨的蔡英文就可以好整以暇、以逸待勞的坐收漁翁之利了。

郭台銘在國民黨體制之下競逐初選,容或在某些觀點上略偏民進黨,或許會讓人有些礙眼,尤其是不肯簽署「初選公約」,也不無讓人有想「革國民黨之命」的疑慮,但至少到目前為止,他代表藍軍的堂堂之陣、正正之旗,畢竟還是無庸置疑的,充其量不過也就是「改革」而已,距離「革命」,還有十萬八千里之遙。

至於扣在韓國瑜頭上的「造反」帽子,從國民黨的角度來說,當然是冤哉往也的,韓國瑜雖是在決意參選之前徘徊游移,似有所待,而初選公約既簽,整體主張亦承襲自國民黨向來主張的精神,要說他想「造反」,恐怕也不是這麼的「造反」法吧?不過,從郭、韓兩人的立場而言,面對民進黨乖張、跋扈、無所不用其極的政府,他們才是真正掌控政權的「權貴」,且倒行逆施之舉隨處可見,郭韓二人,既同出「庶民」,如能真的「苦民所苦」,倒真的不妨應該秉持著「不流血」的民主精神,來個對民進黨政府徹徹底底的「革命」與「造反」。

強秦暴虐,下民憂傷,陳勝、吳廣揭竿而起,以「張楚」為名,號召群雄,天下聞風響應,可惜的是兩人在下屬、看客的鼓譟下,意見不合,步調不一,秦將章邯大軍驅進,間作兼施,兩人離心離德,終至於功敗垂成,否則,恐怕未必會讓劉邦、項羽專美於後。兄弟同心,其利斷金,古史斑斑,郭韓二人,正不妨引以為鑑。

 
資料來源: 聯合報/ 報導日期: 2019-07-09 點閱人次: 41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