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頂大指考名額少 教團:以學測搶人不利弱勢
國教行動聯盟今舉行記者會,表示大學入學的指考名額低,是因學校認為個人申請等管道收到的學生比較好又可以提升考試分發入學排名,但考生準備個人申請的花費比指考高,不利弱勢生,主張教育部應訂定各系指考名額比率下限,以30%為原則。

教育部高教司科長郭佳音表示,教育部只規定各校不能超過上限,至於各學系如何分配,由各校決定。教育部目前核定各管道入學名額規定,繁星入學上限是15%,個人申請上限45%,其餘則無嚴格規範。郭佳音說,高教司會再請招聯會再評估比率配置。

國教盟理事長王立昇表示,根據教育部今年核定名額,不少頂尖大學某些系指考名額低於一成,例如中正大學財經法律系、政治系、通訊工程系都只有一名,只占全體招生名額的2%;交通大學電機系招收237名學生,考試入學只有10名、占4%;中央大學資工系指考名額占比也只有6%。

國教盟表示,降低指考名額可提升排名。他們提出數據指出,申請入學比率最高的第二類組前10志願學系,每少收一名指考生,指考分發最低錄取分數可提升0.4分。王立昇以台灣師範大學物理系(公費)為例,該系104學年度錄取指考生一名,當年就躍升成指考第二類組第二志願學系。

交通大學理工科學生林宗澤說,學測收這麼多名額,是為了搶生。

清華大學大四生高成翰說,面試無法讓大家有公平競爭機會,且有些學校辦團體面試,只是教授在台前介紹自己的科系,沒有花時間了解考生。而備審可以因為花錢就做得很漂亮,但這樣的風氣下,教授好像就不太相信考生備審的真實度。

王立昇說,這讓個人申請最後只參考學測成績,但學測只考高中前兩年課程,以致高三的學習破碎化。

博幼社會福利基金會執行長陳良枝表示,弱勢孩子一出生就在起跑點上落後,現在的考試制度造成更多後天的不公平。影響最深的就是備審資料的準備,經濟能力佳的家長能在家裡教孩子何謂工業2.0,但有些孩子沒辦法享有這些資源,口語表達能力也較弱,不利面試。有離島孩子甚至不敢申請台灣本島的大學校系,只因為住宿、交通等是大一筆花費。

 
資料來源: 聯合晚報/A7版/話題 報導日期: 2019-07-05 點閱人次: 33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