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政大廢除學業退學!關於「二一」的迷思與真相
傷害越深,越難承認;錯誤越大,越難改變。這是從事改革運動的人必須接受的事實。

大學學業退學有兩個致命的元素:

1.退學是對學生最嚴厲的處分,有著嚴重的污名。學校越好,污名越重。我們因此對於教育品質得到最大的安心保障:劣品被淘汰,產出的都是良品;魯蛇遭驅逐,畢業的都是溫拿。

2.退學標準普遍很低,所以受害的學生確實很少。我們因此視而不見,對議題漠不關心。教育部、大學高層、大學師生、社會大眾都是如此。何況「品質把關、物競天擇」理所當然。

對於學業退學制度,最普遍的幾種迷思是:

1.學業成績表現最差的學生才會被退學
2.學生學業表現不佳的責任全部在學生
3.學業退學制度可提升學生的學習動機
4.學業退學制度可避免教育資源的浪費

上述看法從未得到學界任何一篇學術論文的支持。享有權力與資源的大學,從未替制度的合理性與必要性提出任何學理或實徵上的證據。

相反的,學術研究所得到的學業退學真相是:

1.學業成績表現相對較好的學生被退學
2.學生學業表現不佳也應該究責於大學
3.學業退學制度扭曲了學習動機與策略
4.學業退學制度導致青春與生命的浪費

這不僅在法理及學理上獲得證實,更在實徵上得到數據的支持。這個制度最可怕之處,就是處罰了不該處罰的人。然而,享有權力與資源的大學,數十年來停滯於迷思當中,靠著鄉民的直覺辦學,同時逃避檢驗,拒絕承擔責任證明制度存在的利弊。


從一個畢業典禮當天墜樓的大四學生談起
2019年6月28日是政大第204次校務會議,比英檢畢業門檻更難解的學業退學制度,在這天也退出了政大。前者巧取學生的錢,後者掠奪學生的權益與尊嚴,甚至是生命。對抗英檢而提告的賴怡伶在臉書上說:「如果說廢除英檢門檻是對抗『學生英文很爛』的誤解,廢除學業退學就是對抗『學生整個爛掉』的迷思。」學生會發佈聲明,肯定大學以周全的輔導機制取代殘害學生的退學制度。

一個半月前,政大第680次行政會議中,某系提案修正四年級某生前一學期某科目的成績,將40分改為79.5分。理由是:該生因為精神狀態而未按時繳交報告、補交之報告尚符水準、該科成績涉及該生退學與否。大會無異議通過,該生免於退學。該學期有10個學生遭到學業退學。他們精神狀態如何?是否有請求老師更改成績?不得而知。

回溯到5年前,2014年6月7日政大畢業典禮,一位法律系四年級陳姓同學於畢業典禮當天深夜搭電梯到樓頂,將啤酒與威士忌一飲而盡,抽完6根菸後墜樓。家屬悲痛萬分,政大深表遺憾。事後搜尋線索,發現他大一曾被二一,大四下即可能因三一而遭致退學。我們無法證明動機與因果,但不可否認,瀕臨退學的壓力是不可忽視的一環。當年102學年,上下學期分別有25與15人遭學業退學。退學的污名對他們的身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他們是否安好?大學不會知道,因為他們已不是政大學生。

暑假過後,2014年9月11日政大第180次校務會議,法學院副院長姜世明建議廢除學業退學的規定。他哽咽的說:「這個條文如果要繼續維持,我建議人家那些喪禮,你教務長這些人都要去參加啊,要不然我去那邊哭假的喔。……這20幾歲一個青春,看著他的靈魂離我而去,我很痛苦。」大會決議交付委員會討論。該學期有7人遭學業退學。

7個多月後,2015年4月25日政大第183次校務會議。委員會提出三案:甲乙兩案均為放寬退學標準,丙案是廢除,成為討論的焦點。法學院院長楊淑文說:「為什麼一定要把這些學生趕離學校呢?……他沒有辦法在修業年限期滿畢業的話,我們就規範學籍消滅就好,不要在修業年限中有退學。」姜副院長說:「我相信校園裡面是人道人本為重,最好是一個孩子也不能少,任何生命都應該受到最高的尊重。」主席周行一校長未交付表決,裁示「再次」交付委員會討論,依舊懸而未決。這學期有13人遭學業退學。

9個月過後,2016年1月18日政大第187次校務會議。委員會最後竟然只提出放寬標準的甲乙兩案,廢除的選項完全消失,不列入討論。乙案較甲案更為寬鬆,獲得通過。104學年上學期仍適用舊法,有15人遭學業退學,下學期起適用新標準,降至5人。

2016年4月13日政大104-2-2次校發會議。我與法研所碩士生林俊儒提出校務研究計畫〈政大學業退學規定之檢討與?思〉,申請補助並調閱相關資料被否決。俊儒是法律系陳同學的同班同學,也曾是室友。校發會是校長周行一主持,教務處反對研究計畫的理由是:「考量制度剛修訂以及減低行政成本,本研究案實無迫切之需。」

2017年9月《教育研究集刊》刊登了〈大學學業退學制度的批判與反思〉一文。該期刊為TSSCI第一級,教育學門期刊評比排名第一。這是俊儒與我獨立完成的研究,我們以這篇論文來紀念陳同學。我們論證所得的結論是:學業退學制度在法律、教育與價值觀上均有嚴重謬誤,必須廢除。105學年兩學期分別有7人與11人遭學業退學。


被退學的,真的都是成績最差的學生?
2018年9月13日政大第200次校務會議。論文出版後這一年裡,廢除學業退學的論證與理念獲得教師會與學生會的支持,於是共同提案廢除。會中正反雙方激烈交鋒,主席周行一校長與副校長以其一貫之冗長發言反對廢除。反方並要求我方提出實際數據證實制度之弊病。大會決議「第三度」交付委員會討論。106學年兩學期又分別有7人與7人遭學業退學。

2018年10月4日我提出校發計畫〈政大學業退學制?適法性之實徵研究〉之申請,替校方負起其應盡之舉證責任。隔天,行政單位立即在申請書上加註意見:「何老師所提研究問題1-7項是校務研究辦公室已分析處理過的項目」。刻意加註違背事實的意見,意圖甚明。2018年10月17日表定之校發會議也被臨時取消,計畫案遭到擱置。從此一路波折,計畫簽約完畢開始執行後,行政單位亦是路障不斷。

2018年11月16日新校長郭明政就任。他競選時對學生承諾:「學業有狀況的同學應給予輔導與學習機會,不能只以學業成績作為退學的依據。」2018年11月28日政大107-1-1次校發會議,審議研究計畫〈政大學業退學制?適法性之實徵研究〉。雖然行政單位意向明顯,但因主席郭校長表態支持而獲得通過。

研究計畫取得政大96?106學年完成註冊的學生資料,獲得的結果完全吻合學理論證的結論。詳細的結果我們將另文敘述,此處僅舉一例,證實學業退學的恣意標準導致了「留劣幣、逐良幣」的可怕後果。

96?106學年共247人遭政大學業退學,其中80人在退學時的平均成績(GPA)高於60分,而在此期間畢業(=註冊滿8次且未退學)的15,310人中,卻有59人的GPA低於60分!更令人觸目驚心的是,退學時GPA最高者為79.1,是一位大四下的學生,而畢業生中GPA低於79.1分的共有4,416人!

2019年6月28日,政大第204次校務會議。會中討論委員會提出廢除學業退學的議案以及配套的預警與輔導機制,這乃是委員會在9個多月當中歷經5次會議詳盡研議的成果。配套措施且經學務處、身心健康中心、職涯中心、教發中心多個單位的參與及認可。我也在主席所允許的數分鐘內簡要且快速的報告了實徵研究的結果。雖然反方不斷以程序問題與通過標準阻擾議事,主席亦刻意保持中立,大會最終仍通過了委員會的提案。然而,一則以喜,卻也一則以憂,因為相較於廢除英檢畢業門檻的47對7票,35對23票,並不懸殊。


你看重的是事實,還是意見?
英檢畢業門檻,即便法院已經認定違法,上百所大學依然故我。學業退學對於教育與學生的傷害更重,廢除的僅寥寥幾所。

你或許會以為,在大學裡知識與真理是最高的價值,個人的意見(無論這個個人是誰)、刻板印象與既有的成規,當然不可凌駕學理論證與實證發現。可惜事實並非如此。不少人強悍的提出「意見」,拒絕就學術研究所得的「知識」與「事實」逐一檢討 ,這不僅違背學術的精神,更罔顧學生的權益與福祉。

然而,星星之火尚可燎原,涓涓滴水終將穿石。我們深深期盼,台師大、海洋大學、政大,三所國立大學陸續的良知之舉,會有發人深省的正面效應。

 
資料來源: 天下獨立評論/ 報導日期: 2019-07-05 點閱人次: 38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