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收入貢獻度決定系所生死? 曾志朗:社會貢獻度怎算
政大研擬以各系所的貢獻度(收入)和支出,作為教師員額分配的衡量標準。對此教育界看法不一,台師大教務長陳昭珍指出,國外其實有不少大學實施此種制度分析成效,作為學校改善系所的資料之一。但教育前部長曾志朗質疑,政大若要算系所貢獻度,「有把對社會的貢獻算進去嗎?」
「貢獻度如何定義?」曾志朗以中興大學投入農業為例,農業研究經費遠遠不如理工,「但對台灣的貢獻會少於理工研究嗎?」他再以哲學課程為例,也許一堂哲學課只收到幾名學生,但對這些學生的影響卻是一輩子,「難道就要把哲學課廢掉?」他認為,「對文明是否有所貢獻,才是一所偉大大學的指標」。

陳昭珍表示,大學面對嚴峻的挑戰,確實需要有各種成效分析。她透露,師大這幾年也採用各種資料評估各系所,如註冊率、研究經費等,決定是否要讓一些獨立的小型系所,透過整併成為一個更大的單位,拿到更多資源。她指出,最終學校會採用的處理方式,不見得是遇缺不補、或是讓系所關門大吉。

中興大學校長薛富盛指出,國內高教面臨國際競爭日益嚴苛,大學為了提升整體的競爭力,採取企業以績效為導向的經營模式「似可理解」。但他認為,人才培育是大學最重要的使命,肩負社會發展與人類文明的進步,部分領域難以短期績效衡量,「不宜過度強調績效導向,避免失去高教公共性的初衷。」

政大歷史系教授劉維開指出,其實台灣各大學已開始實施KPI制度。許多大學系所的招生名額,根據上一年入學的報到率來調整,惡性循環之下,文史哲系所的學生愈來愈少。但他並不悲觀,以研究所為例,他認為政大歷史所已做出特色,雖然名額遞減,但已達穩定狀態,在社會需求和招生名額找到某種程度的平衡。

 
資料來源: 聯合報/ 報導日期: 2019-07-04 點閱人次: 32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