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投書】課綱爭議中,那個經常被忽略的角落
歷經2年6個月又29天,召開193次課審大會,62份領綱終於在2019年6月22日下午完成審議,筆者有幸完整的參與這次課審大會。雖然審議過程中有許多的討論、爭議與僵持,尤其是對現況及研修小組產生諸多衝擊,但我認為這份新課綱將對台灣的未來有相當深遠的影響。其影響不在於所謂去中國化,也不在於因此所帶來的大學考招變革,而是讓下一代以及理解課綱精神的國民,能夠更包容與平等的對待與自己不同的同胞。

我試著用特教領綱通過那天的一個小故事來進行闡述。

有兩位委員針對「身心障礙相關之特殊需求領域課程綱要」的基本理念第一段提出如下之修正:

身心障礙學生由於生理或心理的損傷,以及不友善社會環境所造成之阻礙,使其在接收訊息、處理訊息,與參與學校生活上遭遇困難。為使身心障礙學生順利學習,教育部研訂「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身心障礙相關之特殊需求領域課程綱要」,依身心障礙學生之個別需求,實施其中所訂之支持性課程,包括:生活管理、社會技巧學習策略、職業教育……

其中,第二句的「不友善社會環境所造成之阻礙」,立即引起研修小組及部分委員的議論,他們認為課綱中不宜使用「負面文字進行陳述」,甚至有委員表示對於這樣的文字感到不舒服。雖然兩位委員耐心地提出說明,但最後還是改採「正向文字陳述」,而我對於委員的不舒服感,內心其實有點激動,因此,乃舉手幫兩位委員助攻了一下,所以,我對最後的結果感到有點遺憾。

如果編撰課綱的人沒有同理心,這些特殊少數族群該怎麼辦?

事實上,打從開始審議特教領綱,尤其是針對身障生的部分(集中式、分散式或資賦優異兼身障),不舒服感就一直存在我心。雖然研修小組「很貼心」的為集中式特殊班學生設計了許多特殊職科,如汽車美容、門市服務、包裝服務、保健按摩等,但反而讓我感受到身障者與這個社會的不相容性。而當我發現全民國防教育可以針對障礙類別與程度調整課程內容及學分數,但體育課卻僅針對「學習功能嚴重缺損」的學生得施以適應體育時,也讓我感受到這恐怕是一份研修小組對身障者一知半解所訂出來的領綱。

40幾年前,當我準備高中聯考時,原本打算以台師大為首的師範體系作為我的第一志願,無奈簡章規定身障者不能報考師範體系學校,當我求救於我的老師時,他驚訝於我怎麼會是個身障者?而當我輾轉幾趟車前往台師大求見當時的教務長時,他也驚訝的問我怎麼了?然而,最後我就是無緣當高級中等以下學校老師,還好後來有一段時間在大專校院任教,圓了當老師的夢想,不過,學生時代也因為我的輕微肢障,被老師要求照樣上體育課,而必須忍受同學有意無意間的戲弄。

因為我個人這種特殊的經歷,讓我「勉強可以」同理身障者的需求,所以並不敢期待課綱研修委員也能有相同的同理心。然而,如果編撰國家課綱的研修委員沒有同理心,那如何編撰出適合這些「特殊群體」所將使用的課綱呢?因此,不論是編撰或審查課綱的成員,實在都需要有更多元的參與,才可能讓課綱的訂定更為完善。

如果社會大眾能自然友善,就不需要特教領綱了!

除了身障者之外,社會上還有一些難以得到多數人同理的群體,特別是「不同性別」及「不同族群」。還好這次課審大會,因為委員的多元組成,所以有許多委員針對性別及族群,提出各種希望能平等對待這些群體的建議。雖然一開始遭致部分研修小組及委員的不耐與反彈,但在他們的耐心與堅持下,逐漸獲得多數認同,並將其意見放進課綱中的不同角落。而在審議特教領綱時,也受到許多委員的關注,紛紛將許多有關身障平權的文字放進領綱中。因此,我雖然是在不舒服的狀況下參與審議,但內心也經常充滿感動,並學習到許多新知識。

因此,我認為108課綱實施之後,將使大家能更平等的對待與自己不同的人,也將使台灣社會有更多的包容與民主。而我針對對於「不友善社會環境所造成之阻礙」這句話感到不舒服的委員,回應如下:當社會大眾對身障者已經自然友善時,就不再需要有特教領綱了!

(作者為台灣家長教育聯盟理事長。)

 
資料來源: 天下獨立評論/ 報導日期: 2019-06-27 點閱人次: 40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