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地方勢力」拚勝選 農、漁會的「選舉文化」
台灣的選舉文化中,農漁會、水利會、宮廟,向來被視為各類選舉的重要票倉,農會體系,盤根錯節的影響力,從近期,韓國瑜、郭台銘、柯文哲、朱立倫等政治大咖頻頻走訪雲林,就能看出端倪,地方勢力不容小覷的影響力,究竟怎麼組織動員,在選戰中扮演重要角色?來聽聽專家分析。 記者黃琲茹:「台灣農會發展已經有超過一百年歷史,目前全國有超過一千個農會分布在鄉鎮市各個地區,不過一直以來,基層農會的藍綠版圖,向來都是藍大於綠,即便是在2016年,民進黨在中央跟地方取得較多的執政權的時候,2017年的農會改選,綠營也沒能順利拔樁,而這些重要的人流金流集合地,同樣在選舉的時候也會發生重要的影響,但專家也分析了,會隨著人在都市或是鄉村有所不同。」 支持者:「縣長好,好。」 雲林縣長張麗善、全國農會理事長蕭景田同框站台,6月1日,韓國瑜決戰凱道的這一幕,讓基層農會颳起韓流。 全國農會理事長蕭景田:「上凱道直接表達,我支持韓國瑜的意志,不滿現在政府的施政措施,他們凝聚了這股力量,這股力量,換句話,把它簡化成好像是韓流。」
全國農會理事長蕭景田高調挺韓,也喊出韓國瑜台中場造勢絕不缺席,而這樣的基層力量向來被視為是各類選舉的重要角色,因為傳統選戰以陸軍為主,基層力量集結可以凝聚動員力,但隨著傳播科技、產業結構變化,對於都會區或年輕選民來說,地方勢力的影響力相對較低,但在鄉鎮地區仍有效果,選舉類型不同也有差異,規模越小的選舉地方勢力的影響相對較大,而規模越大的選舉,例如總統大選,影響程度相對有限。 台大社會學系副教授范雲:「選總統跟選縣市首長,跟選地方的民意代表是不一樣的事,相對在總統這一局,其實地方派系的影響力是越來越小,2000年之前,其實地方派系都是掌握在國民黨手中,所以你可以看到就是說,其實目前空氣票的比例是越來越高,當然就是說,民進黨有機會取得,地方到中央的執政的時候,他也會建立他自己的一個服務的體系。」 除了傳統陸軍的號召力被空軍瓜分,原本被視為藍營組織動員鐵票區的農會、農田水利會系統,在民進黨執政後也有大變革。 抗議群眾:「假改革,假改革,真強盜,真強盜。」 民進黨執政後修法通過,水利會會長全面官派,換言之,全台17個農田水利會將改制為公務機關,一度引來基層不滿,走上街頭,當時就被解讀是選舉考量。
師大政治系教授曲兆祥:「第一個它完全能掌握住的就是人脈,尤其是在傳統的社會裡面,它的生產經濟結構,主要是靠農業,有了人脈,自然而然就會有金脈,這是非常正常的,特別台灣有一個非常特殊的地方,就是農會可以經營金融業,有了人力,有了財力,物力自然來了,一個選舉裡面要的,最重要的就是這三樣東西,人力、物力、財力。」 基層動員力不能輕忽,但造勢站台是人情壓力還是真心力挺,外界各自解讀。 資深媒體人唐湘龍:「如果是這些的團體的表態,它基本上反應出個別候選人的經營,所有對於目前政治上面的處置,都應該以2020之後的需求為考量,所以不要為了當下,一時一刻之間的,一些的人情冷暖,或者說這種恩恩怨怨,然後糾纏在裡頭,然後妨礙了國民黨的總體的未來。」 地方派系跟選舉關係從來密不可分,從初選站台到大選造勢,「選邊站」的政治賽局,地方要角誰會「站」到最後,日久見人心。
 
資料來源: TVBS新聞/ 報導日期: 2019-06-20 點閱人次: 23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