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林上雋》國中生點破英雄困局
高雄市長韓國瑜在主持的頒獎典禮中,遭到一個國中資優的畢業生當面嗆其「選總統很可笑」,事後網路上一片熱議,有不少人對此生大加讚揚,認為他「戳破了韓市長的新衣」,甚至連當事者韓國瑜都稱許他「勇氣可嘉」。但本人卻有不同的看法。

首先,以「國王的新衣」為解,是引喻失義。韓國瑜之出馬競選總統,固有眾多韓粉的聲援、擁護,但卻更不乏許多「反韓」者的眾聲喧譁,豈能以國人全都默默無言作對比?當面搶白的國中生,更未必如寓言中的如此單純,最大的可能是受其同儕或長輩濡染後,代表的是如今社會中「反韓」聲浪中之一環,尤其是年輕族群,未必就能說是真相的揭露者。

我倒認為此位學生真正著力的是,一舉點破了「欲將有所作為」的英雄的困境。歷來所謂的英雄,哪一個是真正全民擁戴的?又哪一個英雄不是可能負汙辱之名、見笑之行的?流言四起,危言危行的周公;胯下忍辱,一市人皆笑之的韓信,蓋皆如此。人間世,總是有許多的不得已,應亂世而起的「英雄」,皆起於「不得已」,然而,誰讓這些英雄必得如此「不得已」不可?

以韓國瑜目前在高雄的處境,綠營傾府院黨之力,以封以卡以黑,跼屈高雄一角豈能真正有所作為?以韓國瑜之知之識難道沒有想到他的出馬競選,必將面臨排山倒海的阻撓與壓力?然而,誠如孟子所說,「予豈好選哉,予不得已也」,楊朱墨子之言盈天下,執政者率獸食人,這是攸關家國之大事,豈能以安於高雄一隅而罔顧長治久安之道?孔子稱許管仲「九合諸侯」、「尊王攘夷」之功,而略其背棄故主之「不能死,又相之」,箇中理致,是頗值深思的,真正的英雄,又豈能效「匹夫匹婦之為諒」?

韓國瑜的出馬,誠如論者所說,當然連初選也未必能過,更遑論大選能否勝選;但是,明知山行有虎,偏行向虎山,其勇毅之氣,正足稱道,此正孟子所說的「自反不縮,雖千萬人吾往矣」,風狂雨驟,難消英雄之志,千山獨行,未來可能的後果,只有承擔而已。

這是一個英雄的困局,韓國瑜出馬之利弊得失,明眼人皆一望即知,這將是一場艱困的挑戰;然而,路途再如何艱難,也只能義無反顧,這豈不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經的考驗與磨難嗎?韓國瑜非但不能退縮,反而應更勇毅堅定的承擔,蓋退此一步,即無死所。

面對搶白的學生,韓國瑜當場的表現可圈可點,而更難得的是在事後對此生著力贊揚,充分展露了一個政治人物難得的氣度與格局。至於該生,眾人咸許其勇直,勇直固佳,但且謹記,孔子說,「直而無禮則絞,勇而無禮則亂」,請論者莫將其視為典範,深恐在過度揄揚之下,其未來將有「仲永」之憂,且蹈入自必自恃之盲區而不自知。

(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授)

 
資料來源: 中時電子報/ 報導日期: 2019-06-20 點閱人次: 88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