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投書】200萬香港人的街頭怒吼
一個748萬人口的城市,有200萬人走上街頭和政府說:「我不要這個東西」。

北京天安門的六四紀念才剛走,香港島的動盪隨即而來。6月16日,香港人用規模空前的和平遊行,讓世界看見自由社會培養出的公民素養,在空拍機的鳥瞰下,香港市民的意志在這個夜晚集結幻化成一道璀璨豔麗的銀河,溫柔而堅定,綿延至眼界盡頭。

香港過去不曾經歷過中國人黨國一體的威權教育,1997年主權自英國移交給中國政府以來,香港市民對於「一國兩制」之下逐漸喪失的民主自由有深刻強烈的危機意識,多次發動大型社會運動,爭取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的實質普選未果。

2014年佔領中環運動失敗,2017年中國外交部表示《中英聯合聲明》僅是歷史文件,不具任何法律效力;香港市民終於意識到「一國兩制」是溫水煮蛙,中國政府當年「港人治港50年不變」的承諾,已是夢幻泡影。

2019年,香港特區政府著手修訂《逃犯條例》,意圖再次限縮香港法治的自治範圍;於是一個星期內,忍無可忍的香港市民三度走上街頭,要求特首林鄭月娥撤回法案,並辭職下台以示負責。

6月9日,103萬人走上金鐘道,創香港主權移交以來遊行人數最高紀錄,各地出現大規模罷工罷課行動。

6月12日,數十萬人包圍立法會大樓,試圖阻擋建制派議員護航法案,遭到香港警察以橡膠子彈鎮壓,罕見的暴力衝突畫面震驚社會,引起國際外媒關注。外界更質疑,當日可能有從廣東、深圳調派來的武警以及駐港的中國解放軍,喬裝成香港警察,參與鎮壓行動。

直播中的記者狂奔著,氣喘吁吁。這一天,香港與台灣的攝影記者在街頭衝鋒陷陣,一面擋住武警毆打的威脅,一面捕捉衝突鏡頭,記錄那些開槍的警察,以及那些手無寸鐵中彈的市民。棍棒齊飛,催淚彈和辣椒水在人群縫隙間被大肆噴灑,當台灣人們關注著藝人阿翔和謝忻舌吻時,這是同一時間「一國兩制」的香港街頭。

6月16日,至少190萬人再度走上街頭和平遊行,特首林鄭月娥在龐大民意壓力之下終於公開道歉,並宣布暫緩修訂《逃犯條例》,以拖待變,伺機捲土重來。

不過香港人要的不是「暫緩」,而是「撤回」。

目前為止,在中國政府的默許下,習近平看似切割林鄭,以讓步求止血,香港的未來還很難說。畢竟會吵的小孩若是真的有糖吃,對於其他省份爭取權利的中國人民眼裡會是何等鼓舞。

我們唯一能確定的是,人類進入文明社會以來,所有的自由和權利都是爭取來的,一如台灣過去白色恐怖時期那些被中國國民黨恣意抓捕、刑求、入罪、槍決的人們一樣;很多時候,人們付出重大代價不是為了爭取社會的進步,而是為了防止人權的退步。

一國兩制的前景歷歷在目,香港正在替台灣預演。而我對台灣人的勇氣沒有失望過,只是希望台灣人也能有香港人的危機意識,對於現在有意競選總統的蔡英文、韓國瑜、郭台銘、柯文哲四人的兩岸立場有基礎的認識;至少、至少,要弄清楚他們究竟想將台灣帶往何方。

台灣過去已經被中國國民黨統治了70年,好不容易走上民主自由的道路,不能再將這座命運多舛的島嶼的未來交給中華人民共和國。如果我們想安身立命賺錢過生活,而不是三不五時奔走上街抗議示威;明年總統大選,請把票投給堅決拒絕「一國兩制」,挺身向中國抗衡,捍衛台灣主權的候選人。

(作者為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碩士生。)

 
資料來源: 天下獨立評論/ 報導日期: 2019-06-19 點閱人次: 46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