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獨立記者野島剛3】職業生涯有遺憾 阿富汗記者因他遇上恐怖攻擊
圖
為何離開報社?「上司要我做管理,我不喜歡,也沒辦法關心別人的心裡感受,包括如何鼓勵屬下、讓大家開心工作。做報導應該自己採訪、自己寫,所以我沒辦法把東西交給屬下,不是不信任而是沒辦法。加上每個人能力不一樣,有時我會要求別人跟我同樣表現,這是我的人格缺點。反正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是什麼樣子的人,我做管理不快樂,下面的人也不快樂,就不做了。」

野島剛出生於九州福岡,在關西奈良成長,高中搬到東京橫濱定居,上面有一個哥哥,父親是企業公關,母親是家庭主婦。「小時候很習慣看到記者來訪問爸爸,覺得記者是蠻隨便、蠻快樂的一群人。」父親是昭和時代典型的工作狂,媽媽不太管小孩,兄弟倆的任何志願都是自行決定。

就讀橫濱市立南高校時,他加入網球校隊,因為太出鋒頭被前輩們霸凌,「我不爽就走了,對讀書也沒興趣,開始曠課、蹺家,加入暴走族,每天騎改裝重機上街找人打架,還跟一個大6歲的女友同居,媽媽罵我,爸爸卻說:『隨便,讓他去。』我幾乎大半年不在家,偶爾假日才露臉。」
高二考全校最後一名,瀕臨退學,碰巧女友也提出分手。「我莫名其妙想學習中文,在中華街找一個研究生教,每禮拜上一次課,自己打工付學費,學了一年,中文有了基礎。」升上高三,他痛下決心發憤,考入東京的私立上智大學新聞系。

21歲他到香港中文大學留學,22歲,為了磨鍊中文和台語,又來台灣師範大學留學,在浦城街租屋,晚上去中山北路的企業教日文會話。「我每天搭公車通勤1小時,回到家10點、11點,在師大路買鹽酥雞、帶台灣啤酒回家喝一杯就睡覺,第二天又開始,這種生活很懷念。那年代台灣很好,李登輝剛上任,許多事情開始改變,充滿了希望跟理想。」青春記憶讓他卸下心防,淺笑出聲。

生涯遺憾 間接促成悲劇
回顧記者生涯有沒有什麼遺憾?時空一下子繞回危急存亡的戰地。當年,他代表《朝日新聞》在阿富汗喀布爾設立分局,召募一位懂英文又聰明的當地人積極培訓,戰爭結束後,2人保持聯繫成為朋友。「4年前,他姊夫帶2個孩子跟他一起在阿富汗餐廳吃飯,突然大爆炸,客人全部被恐怖分子殺死!他那時候已經離開《朝日新聞》,進入法新社做記者,所以被恐怖分子鎖定。他的死亡也是我間接造成,因為我引導他踏進這一行,他才有今天!」

「我在阿富汗時,悲劇沒發生;我離開之後,悲劇卻發生了。類似的遺憾還有好幾個,但我超愛記者這工作,所以發生什麼悲劇我也不會放棄,我要面對每一件讓我心痛的事情。」沉吟半晌,又說:「他還留下一個兒子。我本來要帶100萬元去給他當教育費,這是我的義務,不過後來阿富汗情況危急,日本政府禁止日本人過去,到現在我還不知道他兒子在哪裡?」

無解的疑問,迴盪在南國溼熱的空氣中。自詡被討厭也無所謂的記者,終於露出了一絲情感破綻。

 
資料來源: 鏡週刊/ 報導日期: 2019-06-11 點閱人次: 46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