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中部〉「遠眺玉山」畫作 謝里法:筆法、用色非廖繼春
圖
針對葫蘆墩文化中心典藏的廖繼春畫作「遠眺玉山」,廖繼春弟子畫家謝里法日前至葫蘆墩文化中心看過原畫,他表示,一看就不是廖繼春畫作,包括筆法、顏色及簽名等都不是廖繼春,二○一五年葫蘆墩文化中心典藏審查委員王守英及施並錫也指出,當初審查即認為不是真跡;修復師郭江宋則說,該畫歷經兩次不當修復,仍保有百分之六、七十的「廖繼春」,畫布年代也沒有問題,認為應是真畫。

謝里法:簽名字粗 廖未用過「筆」字
謝里法表示,廖繼春筆法是一筆一筆,大筆揮就,但「遠眺玉山」有用刷的、畫的、點的及撇的,採細筆處理,根本不是其筆法;另廖繼春的顏色都是大紅大綠,「遠眺玉山」顏色也非其風格;廖繼春簽名從未用過「筆」字,尤其該畫簽名字粗,不是簽名是塗名,一般畫作百年才修復一次,「遠眺玉山」短短廿五年修了三次,第三次還花了七十多萬元修復,令人起疑。

二○一五年,豐原區公所捐給葫蘆墩文化中心典藏時,王守英、施並錫及莊明中擔任審查委員,王守英及施並錫昨接受採訪時異口同聲表示,當初三人一致認為該畫有問題,不是真跡,不予審查;莊明中則表示,沒說過是假畫,只是要求應慎重一點。

典藏審委:不是真跡 不予審查
施並錫說,廖繼春是其當年師大油畫老師,他曾親睹廖繼春寫生,對廖繼春用筆用色知之甚詳,廖繼春筆觸瀟灑,顏色有一種個性,近景不會像「遠眺玉山」一片黑,沒有調性,簽名也不會用「筆」字,就繪畫元素來看,「遠眺玉山」根本不是廖繼春畫作。

王守英則說,「遠眺玉山」畫面右下角三棵樹與廖繼春在其他畫作中的畫風不同,色彩使用也不對,廖繼春簽名不會用「筆」字,整幅畫的氣質根本不是廖繼春。

在二○一○年負責第三次修復「遠眺玉山」的郭江宋表示,該畫因受潮及破損,顏料大量剝落,龜裂很嚴重且遭不當加筆,已嚴重失真,當初受託修復也很掙扎,最後是經區公所公開招標,才進行整體修復。

郭江宋:保有70%廖繼春風格
郭江宋說,「遠眺玉山」雖經兩次不當修補,仍保有百分之六、七十的「廖繼春」風格,「遠眺玉山」的畫布年代也沒有問題,他曾修復廖繼春其他畫作,認為「遠眺玉山」應是真畫,強調論畫的真偽,不能只問美術史老師,還要有材料分析及追溯來源,且很多真畫簽名是假的(後世加筆),簽名並不能作為畫作真偽的判定。

文化局長:已組成專案小組

文化局長張大春說,針對廖繼春大師畫作爭議,各方看法正反都有,文化局尊重每位藝術家的看法,目前已組成專案小組,將在畫家吳炫三七月返台時拜訪及訪談了解,屆時有較明確的說法,至於議員促成立鑑定小組,因目前連文化部也未有鑑定小組,如何籌組具有公信力的鑑定小組,還有待努力。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A13J 台中焦點 報導日期: 2019-06-07 點閱人次: 53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