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閱讀、探索、人生 球場外、書本裡的周思齊
圖
文化,素養。這個連以台灣人民普遍不一定根深蒂固的概念,要推廣到任何一個族群,想必都不太容易。更不用說是從小就幾近特例、在集中管理的生活成長,任何人文素養的取得與學習都無法和一般升學制度下的學童相比的運動員。
但有的時候,「事在人為」這句話有其道理,至少我們現在會看見一個在刻板印象中不像是探索這些人文素養的人,正在努力尋找自己。
這是周思齊,一般說來,他的頭銜是棒球員,從去年開始,也有人知道他是中華職棒球員工會理事長,但如今,他還多了一個身份,是台師大台灣史研究所的學生。

閱讀對周思齊來說,不只是在一整年吃重的個人訓練以外,調劑身心的行為,固然當初也是為了大學的學業才開始培養這樣的興趣,但周思齊喜愛閱讀,是會深刻用知識探討自我的程度,「剛開始是為了完成學業,很多報告需要翻書,但後來越翻越覺得有趣,書本裡的人事物、特別和棒球有關的,都特別吸引我。」周思齊說。

雖然,在大學畢業後周思齊就直接進入職業棒球,展開佔據大半時間的職業球員之旅,但閱讀這件事,卻一直在周思齊心中根深蒂固,他的知識不只是被動吸收,還會主動探索,例如棒球電影《KANO》上映時全台轟動,身為棒球員,周思齊當然沒有錯過,但在看完《KANO》之後,周思齊還會進一步查資料、看相關展覽,想去尋找是否有更早的台灣棒球起源。這些探索自我的元素,也都撰寫在他出的新書《GAME ON ! 周思齊的九局下半》裡。
「就像書裡說的,我查了資料,知道有能高團的棒球,這是台灣很重要的歷史文件,我想要去研究這些事情。」當初以運動員身份,卻考上非體育相關的研究所,去年底他錄取的消息曝光時,除了引發熱烈討論,更讓人對他刮目相看。而從能高團開始,周思齊的研究所課業固然以棒球為出發點,但以此延伸,有了更多對歷史的反思。

「我沒有歷史背景,念研究所的挑戰很多,許多專有名詞不是很清楚,但就是慢慢摸索,從日治時代的街景地圖、聚落、看到我自己的家鄉,老師也給我幾個方向,從原住民阿美族的歷史、被日本殖民前的文化等等,歷史就是一個脈絡,除了我的出發點是棒球以外,其實和我的生活也是有連結的。」

每個星期一,中職沒有賽程,是既定的休兵日,周思齊就會在星期一回到學校,為自己的研究所課業而努力,雖然因此減少了休息時間,他卻甘之如飴,「我還是在做棒球相關的事,台灣的棒球史就是我要研究的。」周思齊以自己的研究為樂,並非只是為了完成學業而閱讀,「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盡自己的一點心力,把自己經歷、或是自己研究的棒球事都留下來。」

這次出書,周思齊並不是對自己多有信心,而是基於自己喜愛閱讀、喜愛棒球的初衷,一點一滴地讓自己這些年來的經歷能夠化為文字,在生涯逐漸邁向尾聲時,做一個「很周思齊」的記錄。回到球場上,周思齊對於離開球場的方式,還是很有他一貫的風格。

「希望能很帥的離開球場,像現在千安百轟都完成了,接下來要拚百盜。等到退休那一天,我不想像紅龜(陳江和)那樣哭出來,小破(劉芙豪)那樣不錯,但我不會打鼓,總之就是要帥氣的方式。」
聽起來有些戲謔,有點像開玩笑,但其實周思齊在這樣輕鬆的口吻中,只是說明了他對於這些事情的平心靜氣,這樣的輕鬆,其實就是他希望在球場上給人的印象,棒球是他喜歡,能帶給人們快樂的事,在這當中的每一刻,都可以是輕鬆且非常具有個人風格的。

對照他出書、他唸研究所、他探索自己、他閱讀自己的人生,周思齊在球場外,的確留下很鮮明的個人特色,他的閱讀人生不只是學業,還有更多對自己的追尋,能否形成文化、能否加深素養或許在未定之天,但相信周思齊會在他能做到的情況下,一點一滴的貢獻。

 
資料來源: 運動視界/ 報導日期: 2019-06-03 點閱人次: 37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