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韓國瑜高喊年改不公應恢復原制 台師大教授:年改當改
圖
高雄市長韓國瑜日前答覆議員吳益政質詢,要求對軍公教年金改革議題表態,韓認為現在年改制度對軍公教警退休人員不公平,應該要「恢復」; 台師大國文學系教授林保淳臉書評論說,「年改」當改,韓國瑜認為「年改」不公,主張恢復,這不只是為如今深受其苦的軍公教人員討回公道,更是社會公義價值的重現。

林保淳說,囂嚷許久,並鐵腕實施的「年改」,除了涉嫌嚴重政治報復、人格扭曲外,其實更是道道地地經濟「失敗主義」、「投降主義」。蔡政府實施「年改」最重要的理由是,退撫基金將在若干年後破產,國家財政困窘,故須未雨綢繆,先砍殺軍公教人員應得的退休金,以為因應。

姑不論此舉分明掩蓋了勞工退休金會更早於軍公教的事實,除了一時政治的快意外,無助於紓解台灣的經濟困窘局面,更完全暴露了蔡政府對台灣未來經濟發展毫無信心、進退兩難的無能。身為執政者,如此瀰漫「失敗主義」的氛圍,等如是直接向經濟宣告「投降」,還有什麼可期待的?

在野黨提出了許多振興台灣經濟的方案,無論其可行與否,如所謂的「自經區」,本來都是可以透過討論來切實加以稽覈的,甚至有些原就是當初執政黨在野時曾經提出的方案,卻不由分說的,就被冠予種種理由,強悍予以否絕,「十萬軍士齊卸甲」,這等於是「未戰先降」,台灣不斷送在蔡政府手裡才怪。

身為執政者,首要任務就在「福國利民」,經濟是第一等大事。沒錯,台灣因前幾任領導者未能掌握住發展契機,如今國困民窮,財政入不敷出,窘態畢現。但當務之急,乃在如何以大魄力、大方針積極推動經濟,提高全民所得,富足國家財源;不此之圖,而挖東牆補西牆,寧可毀棄國家信諾、剝奪軍公教應得財產,以應一時之急,捉襟見肘,試問,如果未來台灣真的有幸重返經濟強國,這些已被苛扣的軍公教損失,該如何補償?

韓國瑜的「恢復」之說,並未提出「如何恢復」的問題,或許只是一個策略,但此一策略,卻是充滿著積極以赴的決心,以及樂觀進取的信心,對台灣未來的經濟具有強烈的使命感與自信心,相較於蔡政府的「全面投降」,簡直不可以道里。

「我比較訝異的是,郭台銘居然說這是《空頭支票》。郭台銘既然也認為年改是不公平的,則不公不義的年改當然應該取消,這是毫無懸念的;但又何至於只會是空頭支票?韓國瑜既然開出支票,只要能兌現,就絕非空頭。但要如何兌現?韓國瑜沒說,可郭台銘卻說了,擴大稅基、廣闢稅源,盡全力以提升台灣經濟,正是答案。

我始終認為,韓國瑜與郭台銘都是台灣不可多得的人才,且彼此間共通處比差異處來得多而相契,如果能夠「將相和」,台灣未來真的是多福多利的。可惜的是,兩人在他們背後支持者的蒙蔽下,未能有充分溝通合作的機會。廉頗與藺相如,各有其優長及缺失,擷長補短,正是絕配。韓國瑜是魚,郭台銘如水,如魚得水,方能共歡。還請兩位深思之。」

 
資料來源: 聯合報/ 報導日期: 2019-06-02 點閱人次: 41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