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曲兆祥語中評:台灣不該任性配合美國打華為
圖
針對美中貿易戰,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教授曲兆祥接受中評社專訪時表示,Google會配合美國政府終止與華為手機的合作,一定與發展策略有關。Google被中國封鎖,因此願意配合美國政府要求,未來可觀察同樣被封鎖的FB、Twitter會不會跟進。但獲中國開放進入的美國企業,很難會聽美政府的要求,美國航空公司更名中國台灣事件就是例子。

至於美國打華為,台灣供應鏈大廠也跟著受傷,曲兆祥認為,正常應是政治為經濟服務,蔡政府很清楚就是要所有企業跟著一起“拉美抗中”。面對中美對抗,台灣的經濟規模相對較小,不應該隨意任性地配合政治需要跟著打,華為就是很好的例子。

1956年生的曲兆祥,曾任記者、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中國文化大學行政管理學系主任、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所長、1996年擔任新黨第三屆“國民大會代表”、考試院特考“典試委員”等,2001年加入親民黨至今,並在2014年加入柯市府公務人員訓練處處長,直到2018年。擅長比較政治、西洋政治思想、政黨與選舉、中國大陸政治研究、兩岸關係。

分析美國最近的舉措,曲兆祥接受中評社訪問時表示,美國總統特朗普是世界上最難預測的領袖,如同2月底的川金二會破局般,特朗普在各界以為中美貿易戰趨緩的當下,出了一記重拳。綜合各方揣測,美國可能認為中國經歷了前面中美貿易戰的1、2波衝擊後,中國內的中資或外資企業的結構,處於很脆弱的狀態,這一波衝擊恐會讓企業界承受不住而大量滑落,特朗普的策略就是要乘勝追擊。

曲兆祥認為,美國也挑重點產業跟中國對抗,中美之間其他產業都是第二戰場,真正的第一戰場就是高科技資通訊產業,包括中興、華為等企業,因為這涉及國家科技能力,也包含許多智慧財產權,5G、AI、晶圓都是大家所熟知的項目,美國與中國將會有一場慘烈的科技戰爭。

曲兆祥指出,Google終止與華為的合作,主要造成消費者的不便,也可能引起華為手機在國際市佔率上快速下滑,但是華為在中國內需市場則不會受影響。

至於美國民間企業配合美國政府抵制中國,沒有風險嗎?曲兆祥說,企業會主動、願意配合政府要求,一定跟企業發展策略有關,願意配合美國政府要求的,幾乎都是在中國被封鎖的企業,在中國市場被開放的企業,沒有一家會配合。如2018年中國大陸要求全球航空公司將網站上有台灣的名稱全改為“中國台灣”,原先態度強硬的美國航空公司,最後關頭也只能妥協讓步,很明顯美國企業還是需要顧及中國這塊市場。

曲兆祥認為,將來世界的手機市場會慢慢地被中國與美國分割掉,用美規市場的就會用美國產品,而用中規市場的就用中國產品,並且中美雙方就會進入削價競爭。只要進入削價戰爭、打價格戰,中國就會較佔上風,畢竟中國的勞力成本還是較美國便宜,像非洲、印尼等發展中國家市場就可能被中國拿走,而美國則是以高規格、高單價的手機市場為主,以量來看,中國市場占有較大,但誰的獲利較高還很難講。

台灣許多科技大廠在華為供應鏈內,包括台積電、鴻海等20多家企業,中評社記者問,怎麼看蔡英文總統以中美貿易戰讓“台商回流投資年底可望達5000億元新台幣”,為蔡政府拚經濟背書;但中美大戰打到華為,卻讓不少台灣大廠也被掃到颱風尾?

曲兆祥長嘆一聲,唉??接著他才說,講到這裡他就必須嘆一口氣,正常應該是政治為經濟服務,擴大產業競爭力,而不是反過來要經濟替政治服務,蔡政府的兩岸政策是“拉美抗中”,而蔡也很清楚是要台灣所有的企業跟著一起拉美抗中。面對中美對抗,台灣經濟規模相對較小,不應該隨意任性地配合政治需要跟著打,對台灣來說,美國或中國可能受皮肉傷或骨折,而台灣就直接進加護病房,華為供應鏈就是很好的例子。

曲兆祥指出,沒錯,中美貿易戰確實讓中國不少台商回流,甚至後面還會有一波,但是台灣內部的五缺(水、電、土地、人才、勞力)問題,政府真的都解決了嗎?蔡政府只是動嘴嗆大陸、把台商叫回台灣,但不能只是把生存的問題丟給企業、社會自己去解決。

 
資料來源: 台灣中評網/ 報導日期: 2019-05-30 點閱人次: 103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