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校園夯話題�台師大夏日變裝秀

【聯合報╱本報訊】的換季是全面性的轉換。溫度顏色氣味光線,情緒面容穿著言語,一瞬間,曾經委靡的都好像不曾存在似的……

大規模的熱情
張詩勤(台師大國文系)

師大的換季是全面性的轉換。溫度顏色氣味光線,情緒面容穿著言語,一瞬間,曾經委靡的都好像不曾存在似的。

首先,文學院前的那棵櫻花樹,煙火一樣的綻放開來,人煙稀疏的日光大道上,突然就充滿了陽光和人潮,草和樹變成翠綠色,女孩露出最大面積的皮膚和空氣接觸,男孩則用最長的視線停留來與女孩接觸。

這個時節,每星期會有不同的學生社團在校園內設攤,名為「○○周」的社團展演活動,伴著音樂,學生們熱情邀請,遊戲與食物羅列,像場長期的嘉年華會。更值得一提的,是那些種類繁多的「○○傳情」活動,你可以選擇一首歌、一盒巧克力,甚至是一個西瓜來表達愛意,校園各處都因告白而喧騰,我懷疑還有哪個地方會像我們這樣,好像要昭告世界:「夏天到了!我重生了!快跟我在一起!」

我熱愛這樣的時節,逐漸轉強的陽光、逐漸升高的溫度,所有情景與氛圍的改變,潮流一樣的,引領整個校園大規模的熱情。

我的夏日換季
T2H(台師大台文所)

剛來到師大繼續攻讀研究所的我,雖然已經習慣了大學校園的氛圍,也自以為經歷了四年的洗禮,那種「以不變應萬變」的沉著會讓自己表現得較為沉穩。但換了個環境,終究還是得重新開始。

初次踏進師大,是社團博覽會迎面而來的熱絡,校園裡到處洋溢著社團招募新血的吆喝與宣傳。每一個躍動的身影揮灑著汗水與熱情,彷彿在季節的轉換之間,有了大幅的成長,承續著畢業學長姊們的衝勁與熱情,在烈日下開成一朵一朵的燦黃向日葵。

當我漫步在喧騰的攤位之間,總有同學上前宣傳、發社團活動傳單,只是我還在細細咀嚼自己大學四年的社團回憶,另一方面,也因為自己已過了為社團瘋狂的年紀,面對這些熱情邀請多半婉拒。突然,一個聲音從旁邊傳來……

「同學,請參考看看!」一位女同學熱情的遞上社團的宣傳單,但她彷彿察覺到我的冷淡,我也刻意散發一種對社團活動已無熱情的老人氣質,與她對峙著。

「同學,你……是僑生嗎?」突然遭到這樣的詢問,我怔住,然後大笑,而那位同學不解的看著我。

那個夏天,我從某大畢業了,卻在師大的夏天裡,開始寫新的校園故事──從偽裝成東南亞國家的留學生開始。

一抬頭 撞見花變
謝三進(台師大台文所)

一開始是毫無心理準備的。

 才隔了一個周末沒到學校,如往常的由宿舍往教室走去,穿越一連串的走廊、走到文學院門口,一抬頭就撞見一株怒放的山櫻花。

 本來對於植物不太有概念的我,赫然為眼前的美景所震懾,以至於直到走進教室裡坐下,腦子裡仍舊想著方才看到的「開著粉紅色花朵的樹」,遞個紙條問問隔壁的同學,才曉得那就是山櫻。

 雖然我校的學生們時常抱怨校地又窄又擠,連想要牽個腳踏車進來都不可能,但在這小而美的環境裡頭,其實充滿了許多美麗的細節,隨季節轉換的植物景觀便是其一。

 待在師大多年,我最期待的是春夏之交,三月到六月間,約莫三個月的時間裡,校景因兩種花的開放而增色不少:

 三、四月之際,雨季之前,是山櫻花開放的時刻,地點就在深入本部校區的文學院門前,最適合於早晨尚未有大量學生湧進的時刻,駐足細賞。

 待雨季來後,便輪到校樹阿勃勒上場。在校門口、音樂系館前和科技學院靠和平東路一側,開滿了金黃色的花瓣。此時正好也是臨近畢業典禮之時,不少將離開校園的學生,便成群在樹下合影。我常為此停下腳步在一旁看著,不知心中富有詩意的體會是來自壯盛的花影,還是那些將拔足狂奔的青春生命。

【報給你知】台師大花變路線

從內部向外盛放,師大周邊花變路線:

●初春,櫻花。觀賞地點,深入至師大校本部文學院前,或漫步行經溫州街、泰順街一帶民宅。

●初夏,阿勃勒。觀賞地點,師大校本部圍牆內,至校園內欣賞,或由校外隔著圍牆眺望,各有風情。

●仲夏,端午前後,白千層。步行或駕車行經師大校門口外和平東路上,兩旁密集羅列著盛開淡白色花朵的白千層。

 
資料來源: 聯合報/ 報導日期: 2010-07-03 點閱人次: 620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