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回首來時 ──驅山走海二十週年回顧
1998年年底,一群熱愛金門家鄉山川風物的畫者,匯聚成一股力量,在金門縣立文化中心舉辦了首次的「驅山走海」聯展。當年參展的成員共有七人,展出的畫作純然以素描為主,目的是希望從單色的純粹裡,去品嚐大地的深味,此一展覽行動,無疑是在向社會宣告一個金門本土畫會的正式誕生。本次的展出,每個畫者都能隨其性情而顯露出個人獨自的面貌:敏達筆調細膩,層次豐富;天澤大塊鋪陳,放懷不拘;國英去繁就簡,精確練達;根政線條暢動,濃稠感性;文斌造形明快,光影燦亮;皓雲理性分析,熱情洋溢;我則是逆光取境,筆意靈動。
個人以為驅山走海畫會之所以能夠誕生,有來自下列幾個方面的原因:
一是畫展的前三年夏天(即1995年),畫友張國英邀集其師大美術系研究所時代的同學來金寫生,隔年還在金門舉辦了一個名為「往事隨風」的金門寫生專題畫展,這個展覽深深地打動了幾位在地的畫者,激發出往後如火如荼的寫生風潮。
二是成員之一的楊文斌,當時剛自西班牙學畫歸國,他那濃烈的對比色塊,精確的造形能力和迅捷的表現手法,完全展露出受過正統西畫訓練的精準畫風,吸引大家的目光,也燃起畫友們內心的那股「心嚮往之」的熱情。那時他開畫室教學生,在寒暑假期當中,他常開著一部大麵包車,把學生和畫友以及畫友的小孩浩浩蕩蕩載到島上遙遠的東邊海岸,寫生與郊遊並行,儼然像是夏令營,開啟一段快樂新奇的寫生之旅。
三是與國英最深交的台灣畫友汪聞賓教授,是「往事隨風」的成員之一。其畫風細膩樸茂,能工能寫,深究畫理且見解獨到,加上他的性情與金門的風土人文十分投契,便三不五時地隨國英來金,除了相約同好寫生,更以其深厚的理論素養,引領著大夥一起向前邁進。
四是張國英的性情溫厚,能居間協調,穿針引線,這麼多年來只要他返鄉探親,一定會邀約夥伴們登高望遠寫生去,他的熱情就像個桶箍一般,將大家緊緊地結合在一起。
五是敏達的書齋--塵閣,是一個可以讓人無拘無束,高談闊論的地方,回想那些年,不知有多少個寒暑,我們常會聚集一塊,邊喝茶邊論藝,我自覺那樣的「暢談」對每個人的成長是頗有助益的。
一年後,根政因個人有不同的生涯規劃告別畫會。之後的幾年內,畫會又陸續加入同樣以寫生為創作主軸的洪永善、李苡甄,甚且連一直關注畫會成長發展的汪聞賓教授亦主動要求加入我們的行列。
洪永善的畫風墨韻幽微,鄉情濃郁;李苡甄的是色彩溫熱,親切怡人;汪聞賓教授則筆墨淋漓,渾厚華滋。有了這幾位畫友的加入,無疑將給畫會增添更多的「色彩」。
平素畫友們或採取結伴寫生的方式,我們曾走過家鄉的山巔海嵎,也曾行經無數個村莊聚落,用手中的畫筆記錄下親眼的所見所聞。但更多的時刻則是獨自單飛,以參禪的心境去對景直觀,並將那當下的領悟一一納入圖畫之中。但無論是何種方式,大伙所抱持的那股「畫就對了」的傻勁,正炙熱的在每個人的心中燃燒著,這股一心求藝的強烈信念,是支撐每年驅山走海聯展能夠交出亮麗成績單的最佳保證。
2001年承蒙汪聞賓教授的推薦,畫會首度跨海赴新竹師院辦展,之後再展於新竹工業研究所。2003年底的金門聯展,因有感於距首展已經過了五個年頭,每個人的畫風也有顯著不同,是可以再編印另一本畫集的時候了,為此我們特地共同出資,印製了第二本驅山走海畫集。
2005年顏國榮因文斌的引介而加入畫會,國榮是位鄉籍旅台油畫家,其畫作歌詠大地,讚嘆自然,他旅遊至哪畫就到哪,是個不折不扣的對景寫生者。不久,汪聞賓教授認為他參與畫會階段性的任務已經完成,當容許他退出,我等只能尊重其意,然心中卻依依不捨。
2006年受金門縣文化局之推薦代表金門參加「台北藝術博覽會」於華山藝術園區。又因我師專時代畫友蔡宏霖的推薦,我們又跨海至台南生活美學館展出。更因畫壇前輩李奇茂大師的厚愛舉薦,台南展後,隨即接續移師台北淡江大學文錙藝術中心展出。
我們長年的努力,終於讓地區的主政者看到了。2007年李炷烽縣長十分肯定這些年畫友們的努力,便毫不猶豫的支持我們印製了驅山走海第三集畫冊。當手捧著精美厚實的畫本,欣賞著畫友們精彩的畫作,那一幕幕下鄉寫生的情景便不自覺地浮現眼前,讓人生起無限的欣喜和安慰!
2011年翁清土加入畫會,清土兄擅作西畫,油彩尤佳,其畫風筆調細緻,光影豐富。那年夏天承蒙金門縣文化局的力薦,我們又再次出擊,於台北國父紀念館隆重開展。
2012年蔡儒君入會,蔡留美攻讀美術碩士,現任職金門高中美術教師,其畫偏向抽象分割,意境幽深。
2012年年底烈嶼洪成發鄉長,素來重視家鄉建設,藝文的項目更是他施政的重點。當他知道地區有一群人,長年以金門作為創作題材時,便主動敦請小金門籍的畫友永善兄前來聯繫,希望我們能以手繪的方式來表現烈嶼鄉的美景,之後再集圖成冊,這樣不但可以宣揚烈嶼,更能流傳久遠,啟迪來茲。得此信息後,大伙便抓緊目標,多次進出小金,那一段既辛苦又甘甜的日子,當是每位參與者心中最珍貴的一抹記憶吧!隔年我們在烈嶼文化館隆重的舉辦「走讀烈嶼」畫展,開幕當天精美的畫冊也同時問世,這是畫會的第四本畫集。
2017年由張國英引介,洪明標、陳秀娟入會。明標經年累月與我結伴上山下海,是金門山川風土的愛好者,他擅長素描和版畫,其畫作筆調爽直,繁複凝重。陳秀娟為旅台金門籍女畫家,擅畫水彩,其畫作簡潔明快,抒情流麗。
去年經由金門縣文化局呂坤和前局長的居中聯繫,使畫會又有機會再次到台北國父紀念館辦展,這樣的機緣確實令人鼓舞。畫會經過二十多年的成長淬鍊,畫友們水平顯然已累積到一定的質量。水墨畫有:敏達、永善、國英和我坐鎮。西畫則有清土、國榮、皓雲、儒君的油畫,苡甄、天澤、秀娟的水彩和明標的版畫。我們以不同的素材,詮釋著共同的目標--金門,希望今年六月在國父紀念館的展出,能讓更多的外人看到金門,喜歡金門。
猶記得1998年首展時,參展的七人皆曾個別寫下一句最想說的話語,當時我堅毅地寫下:用全付的心力,體現此地的山川風物,驅山走海是一個起點。回首來時,我自素描始,中途略涉水彩,最後停駐於水墨。這一路下來,我無怨無悔,對藝術的熱情依然不減,我想之所以能夠如此,正是因為身旁有一群素質極佳的畫友相互砥礪的結果,每思及此,我就不得不向這群可敬的人致上深深的謝意!

如今我的人生已進入法定的初老階段,我身雖老去,心卻昂揚,當年的那句話語,今日讀來依然有味。如果可以的話,我願和各位伙伴再約另一個二十年,讓我們從今以後,更緊握著畫筆,讓內心深處的那份「初心」再被點燃,讓永恆的母親之島和我們自己,都能因為手中的這支筆而更顯露光芒!

 
資料來源: 金門日報/ 報導日期: 2019-05-22 點閱人次: 54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