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念台史所研究原民棒球史 周思齊盼傳承「傳說中的球棒」
圖
職棒中信兄弟球員周思齊去年錄取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台灣史研究所,今天到花蓮參加「能高團」棒球史文物展及講座活動,分享他讀書深造動機。他說,「我是棒球人、也是原住民」,希望探索原住民與棒球史的連結及背後含意,更許願將來成立棒球博物館,傳承「部落傳說中『伊藤先生』留下的球棒」,盼後山棒球的歷史能讓更多人知道。
周思齊口中的「伊藤先生」是何許人?「伊藤先生」名叫羅沙威 ,日本名「伊藤正雄」,是第一支純原住民棒球隊「能高團」球員。能高團成立於1921年,由台籍棒球員林桂興負責組織在花蓮南濱接駁船隻卸貨的阿美族工人成立球隊,球員入花蓮港街農業學校(今花蓮高農)接受棒球訓練,並於1925年7月到日本訪問,共打9場比賽、4勝4負1和,其中2場還是在落成不久的甲子園球場出賽,是第一支登上甲子園球場的台灣人球隊,有禮謙遜的態度加上強大的跑壘、投手能力,讓日本球迷為之驚豔。至於電影「KANO」的嘉農棒球隊,是日本、台灣、原住民的「3民族」球隊,於1931年夏季甲子園大賽獲得亞軍。

能高團光榮返回花蓮後,包括羅道厚(伊藤次郎)、紀薩(西村嘉造)、阿仙(稻田照夫)、羅沙威(伊藤正雄)4名球員都進入日本京都平安中學棒球隊,1927年稻田照夫、伊藤次郎與平安中學球隊打進甲子園大賽,是首次有台灣灣球員進入甲子園大賽。

從小聽「伊藤先生」的「神話」長大,周思齊說,爺爺常說「我們有一個老師很會打棒球,他以前在日本唸書、有打過NOKO(能高團)」;媽媽也提過,國小被伊藤先生教過,「伊藤先生很凶、教棒球很嚴格」,伊藤先生一直是兒時記憶中「不斷出現的神話」。

傳奇的「伊藤先生」在部落族人的記憶中猶如「神話」,不斷被族人口述傳頌,留下的球棒也成了部落的珍寶。周思齊說,他打職棒後的某一天,太巴塱國小棒球教練陳慶嘉拿著一支木棒來找他,還說「球棒是伊藤先生傳承給我的」。原來伊藤先生把教練球棒傳給第2代周廣輝教練,周廣輝再傳給第3代陳慶嘉教練。「老師,那第4代是誰」?「他還在找」,教練回答。「我努力看能不能當第4代傳人」,周思齊說。

周思齊說,他想打造棒球博物館,如果有了棒球博物館,就能放上伊藤先生的球棒及北富國小球衣,讓更多人認識到伊藤先生和原住民棒球。

周思齊說,「我是棒球人、也是原住民」,他成長過程中不斷在探索自己為什麼打球,過去他在國外交流時,發現自己總是說不出來,「因為我沒有歷史記憶」,回部落找長輩,也只有口述內容,缺乏系統整理,所以他對歷史愈來愈有興趣,開始翻閱文獻、並起了唸研究所的想法。

周思齊說,對他而言「打棒球是快樂的」,他試著理解當年能高團的球員,「打球的3個小時,應該也是最開心的時候」,但打完球後又得回去港口當苦力。他們能藉由棒球去日本讀書,家族和部落應是光榮的,後來部落才有這些伊藤先生的神話。

周思齊說,就讀師大台史所後,很多能高團的史料、文獻一直出來,有許多人主動來找他,都是他過去不曾接觸到的。他說,花蓮棒球是「真正的台灣第一」,由於80年代台灣棒球史研究對於能高團的歷史有曲解,名字、脈絡也有問題,他希望重建歷史脈絡,藉由能高團凸顯棒球、能高與原住民的歷史。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報導日期: 2019-05-21 點閱人次: 68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