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今日廣場》蔡宛汝/師恩
圖
蔡宛汝/台師大課教所碩一


半年前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在教甄面試的最後一分鐘,我冒昧地提問了國文教學的問題,只見眼前一位粗框眼鏡的老師,以低沉略帶沙啞的嗓音,拿出了名片遞給我:「歡迎你來觀我的課」名片上隸書大字「真誠、關懷、陪伴、傾聽」八字道盡為師之道。他是麗山高中國文教師徐茂瑋,大家稱呼他為「茂公」。

「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焉在後。夫子循循然善誘人。博我以文,約我以禮。欲罷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爾。(《論語˙子罕十一》)」我曾想:_顏淵_為什麼將 _孔子_的學問與為人說的如此崇高?如今遇見您,我方體會了顏淵「喟然嘆曰」這些話語的感受。
茂公帶領的國文課,是我心所嚮往的課堂樣貌——老師負責提問,引導學生去思考課文的深意,透過小組先討論、學生舉手發言並引出證據支持、學生傾聽同學的發言並思索是否合理,反覆討論的過程中,老師扮演著聚焦問題的角色,有層次地提出問題使學生思考,師生彼此言之有「理」亦有「禮」。

這樣的課堂,不再是老師自我陶醉、學生沉沉入睡;這樣的課堂,不再是教師的「一言堂」,而是師生彼此皆享受的一場心靈盛宴。學生在這樣的課堂裡,需要懂得先尊重同學發言,理解同學說什麼,再根據同學的論點回應自己的想法,或提出不同的意見。教師在這樣的課堂裡,其功力更不簡單,要能隨時掌握學生的思考動向、接住不同學生的問題、允許學生提出不同立場的看法。因此,我期待每一周的觀課,看見學生眼裡求知的渴望,那樣的課堂深深吸引我。

可惜,時間捉弄人間。三月初,茂公傳來一封簡訊,內容是:原先兩年前發現也控制住的肺腺癌,如今癌細胞擴散到骨頭,醫生希望馬上住院接受化療安排。「得知我幸,不得我命,輕鬆以對。」茂公平靜地說。我反倒久久無法平息自己悲傷的情緒,好一陣子,只要想起老師的病痛,就會難過地開始鼻酸,一方面感嘆生命的無常,一方面感謝老師的無私付出、讓這麼多學生受惠。我努力告訴自己要向老師學習,調整好心態,面對生命的一切,做最大的努力;不去想著失去,而是去珍惜當下擁有的每一天。

前些日子,老師邀我帶著布袋子去他的書櫃裡任挑五本書走,並叮囑我不准帶任何東西探訪他老人家。老師沏了茶,我們坐下來聊了近日的生活,就好像父女一樣。癌症並沒有消磨了茂公的溫和敦厚,茂公仍是這樣的溫暖,讓我知道即使自己仍有所不足,他也願意耐心給我指教,陪伴我、傾聽我,如第一次見面,他對我說:「對我不需要太過於拘謹,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做你自己」那是一句非常有力量的話,如今想起仍是由底心溢出滿滿的感動。謝謝您,讓我看見了心中想成為的國文教師的模樣,讓我親身體驗到最美的教室風景,也讓我感受到「身為教師」能帶給學生的能量是多麼的大,如您帶給我的影響一樣。

我何其有幸遇見您,能夠參與您的國文課,與您討論對國文教育的想法,您對每一位學生的生活真誠地關心、對教育竭力地付出,這些模樣深深烙印在我心上,您讓我真實感受「教育無他,為愛與榜樣」。願我敬愛的茂公,能捱過化療的苦痛,早日回到您最愛的教學現場,願我能再聽見您精彩的國文課,和您暢談生活與教育,願我能將您的愛與榜樣,傳承給更多莘莘學子。

 
資料來源: 今日新聞/ 報導日期: 2019-05-04 點閱人次: 474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