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一鏡到底】在異鄉的天際翱翔 吳鳳
圖

吳鳳在成長過程中胸懷壯志,積極學習各種外語,渴望生活在他方。從小懷有表演欲的他,活潑又熱情,卻找不到舞台,只能在土耳其的飯店和郵輪當服務生,還當過5年導遊。26歲來台留學,偶然客串電視劇而踏入演藝圈,他拍廣告、拍電影,擔綱主持外景節目,最後榮獲金鐘獎肯定。


此心安處是吾鄉。娶了台灣老婆的他,終於在去年入籍,今年元旦,更受邀在總統府前領唱國歌。他最鍾愛的中文字眼是「鳳」,甚至以此為名,銘記在身分證上。從土耳其遠渡重洋到台灣,他自詡是一隻火鳳凰,在異鄉經歷重重考驗,朝夢想飛翔。

一走進門,就被嬰兒啼哭聲淹沒。吳鳳老婆正抱著出生不久的二女兒餵奶,吳鳳從廚房探出頭打招呼,一面搖晃手中水壺,原以為他在沖泡健身專用的乳清蛋白,後來才知是優格。

語言給吃飯機會 也實現夢想
優格是土耳其人的祖先突厥人發明,加水和鹽巴就能當飲料喝。來台12年多,凡事入境隨俗,唯獨舌頭忍不住犯鄉愁,吳鳳說:「土耳其人餐餐吃麵包、起司和優格,對吃飯氣氛很講究,吃海鮮有上百道冷盤當配菜,也一定會搭海景。」他在鏡頭前擠眉弄眼,一口中文說得又快又溜。

39歲的吳鳳是土耳其人,2006年他來師大政治所攻讀碩士,偶然在紀錄片《打拚──台灣人民的歷史》客串,開啟演藝之路。2012年以外景節目《愛玩客》榮獲金鐘獎「行腳節目主持人獎」,是當時第一位拿到此獎的外籍人士,去年以「外籍高級專業人才歸化」資格入籍台灣,今年元旦又受邀在總統府升旗、領唱國歌。

土耳其橫跨歐、亞2大洲,土地是台灣23倍大,總人口約8,000萬,吳鳳來自最北邊、位於歐洲板塊的「色雷斯」(Thrace)地區,此地在歷史上曾被羅馬帝國統治,遍地皆古蹟,如今盛產向日葵、櫻桃、小麥和米,年輕人若不想從事農業或觀光,必得另謀出路。

「爸爸一直告訴我,要認真讀書,好好追逐夢想,如果長大後生活亂七八糟,他不會收爛攤子。」曾是法律系中輟生的父親,把他送去私立美國學校讀中學,寄望他將來實現自己當不上律師的遺憾,可惜他志不在此。

1996至1998年,就讀觀光職校的吳鳳,在土耳其南部的五星級飯店和郵輪實習,每天端盤子、洗碗,窮忙窮活,他心想,未來絕不可葬送於此。他考上德文專科學校旅遊管理系,每日拚命讀10幾小時德文,連續5年夏天,在南部觀光小鎮帶團當導遊,德文口音連德國人都讚不絕口。

專科畢業後,他把夢想投向亞洲,先考入安卡拉大學漢學系苦學中文,認真程度不遜於學德文。「光講你們可能不信,眼見為憑。」他走進房,搬出10幾本筆記簿和一大疊參考書:《唐詩三百首》《中國笑話》《中國民間故事》等,我隨手翻開筆記,字跡密密麻麻,每一個中文生字後面標註羅馬拼音、英文註釋,外加中文造句。

語言是磚砌的高塔,沒有捷徑,學成了,足以打開世界的大門,在異鄉揚名立萬,再回家鄉幫爸爸買房、買車。「這是我夢想裡面很重要的一個key,語言給我吃飯的機會,也讓我實現了夢想。」

父親的教養開明 成就好品德
妻子陳錦玉說:「一般人只關心眼前,過一天算一天,但他很有遠見,喜歡提前規劃3、5年後的藍圖,比如還沒紅的時候,他就預先架好個人網站、臉書、微博,連維基百科也是自己寫好,等哪天紅了要受訪,資料就很齊全。」

最明顯的例子是,為了獲得台灣教育部提供的留學獎學金,他考上漢學系的第1年就處心積慮準備,「我個性就這樣子,可以說是『不到黃河心不死』。」除了勤奮讀書,還去當地台灣辦事處交際,為日後面試建立人脈。

吳鳳給人明朗的印象、健全的品德源自家庭。經營汽油生意的父親,幫他取名烏魯?里法?卡洛瓦(U?ur R?fat Karlova),內含幸運、高陞之意。4歲母親去世,他和妹妹在父親與姑姑拉拔下成長。父親不菸不酒,晚上準時回家,餐桌上從不亂發牢騷,「每年夏天帶我們兄妹去海邊度假小屋,游泳、釣魚、踢足球,開心快樂。」

父親教養開明,從來不曾體罰。8歲時,吳鳳很好奇紅酒是什麼味道,父親二話不說買回來,放在他面前說:「酒對身體不好,但你可以喝看看。」他說:「爸爸沒有說:『紅酒很可怕,不准喝!』搞不好我更好奇,你看我現在不愛喝酒也不抽菸。」

場景拉回2006年8月21日,土耳其正值炎夏,35度藍天白雲,吳鳳7點半起床,心情忐忑,這天是他第一次搭飛機,將飛往8,000公里遠的台灣。翻開飛機上寫的日記,他用中文朗讀:「旅行要開始了。在台灣有一個天堂正在等我,我的夢想在我的心裡面,感謝老天爺給我的一切,我的爸爸、妹妹、小狗,都在背後支持我,雖然捨不得,但我一定要離開。有點難過,但沒有關係,等我成功了,他們也會很開心,希望一切平安,我相信好的人永遠會成功。」

還記得臨行前的情景嗎?「我從小寄宿在外面,比較容易習慣,可是爸爸68歲了,我卻要離開他,心情好沉重。」父親不捨大哭,卻故作堅強說:「不要擔心我們。」他也跟著哭。10幾年後,他有了2個女兒,才明白父親當年有多煎熬。

 

當藝人一度碰壁 覺得被小看
入境台灣的第一印象是熱。「土耳其也熱,但台灣是悶熱。路上我用中文跟司機聊天,一直問他台北101什麼時候出現?之前在電視紀錄片上看過,所以很好奇,很想看那一根!」初來乍到,什麼都想吃,雞腳凍、臭豆腐也沒在怕。「每天離開師大夜市就買一份芝麻球,上學就買一個蔥油餅或炸雞排,天天吃吃吃,突然發現我從72公斤胖成80公斤!」

美食難躲,文化衝擊也難防。「有次在路邊停下來聽音樂,一個阿姨跟她兒子說:『那邊有外國人,你快去跟他講英文。』我聽得懂中文,心想天啊,我又不是美國人!也有男生叫我『帥哥』,我不懂為什麼?在土耳其,不熟的人不會這樣說。還有人說:『你眼睛好漂亮。』『你光頭好亮,像馮迪索。』台灣人好有趣,動不動就誇獎外國人。」是崇洋媚外的自卑感,才會誇獎吧。「對,但是too much!不過後來帶老婆回土耳其,我妹妹看到她也說,鳳眼那麼可愛、一條線好美哦。」他聳聳肩,露出一副「被打敗了」的表情。

2007年,幾位同鄉返回土耳其,他突然孤身一人。那時沒有智慧型手機,想家,只能打網路電話,但也僅止於報喜不報憂,鄉愁不斷壓抑著。「我一向很樂觀,後來居然得憂鬱症耶!我待在古亭小小的房間裡,每天不快樂,一直哭一直哭,一直發抖,隔天還是一樣,非常恐怖,最後去給醫生開藥吃。幸好3個月後,交到一個台灣女朋友,心情才變好。」口中的女朋友不是身旁的老婆,說完,他尷尬望向老婆說:「哈,不好意思啊!」

留學階段,他在幾部電視劇和電影跑龍套,也拍過廣告、上談話性節目,沒沒無聞的時刻,付出和收入不成正比。研究所畢了業,獎學金快用完,若想留下來就得另謀生計。正如當年不願意當一輩子的服務生,他也不願當一輩子的「通告咖」,因為「在節目上聊天,大家都會啊。」於是規劃轉型真正的「藝人」,無奈,找了10幾間經紀公司、寄上百封履歷全碰壁。「很多人質疑一個老外可以幹什麼?有點太小看我,我為什麼不行?我也可以讓大家開心啊。」

他自豪擁有5年導遊的磨鍊,說學逗唱樣樣通,善於取悅別人。「一個表演者最需要的是觀察力,觀眾對什麼有反應,就往那裡發展。我當年帶德國觀光客,很會用德文逗大家開心,有時候故意裝笨、講錯話,營造戲劇效果。」

 

經營社群拍影音 敏銳移重心
來台攻讀政治,碩士論文研究中國晚清自強運動,2011年還翻譯成土耳其文出版,但為何選擇踏入演藝圈?「學校科系不是絕對,重點是發揮所長。我讀政治所是想了解中華文化歷史和政治,才能更融入台灣環境。我從小就有表演欲,但在土耳其沒有舞台,台灣小,外國人容易突出,不過要成為藝人不簡單。」他的模範是赴美發展的南非藝人崔佛.諾亞(Trevor Noah),「他很好笑,也有深度和內涵,無厘頭搞笑我不是很愛。」

為了提升實力,他去圖書館借書鑽研,也去大學推廣部進修表演和劇本創作,2007年起,陸續在「卡米地喜劇俱樂部」表演中文單口相聲,累積超過100場。其間,他不放棄任何試鏡機會,有時花1、2天準備,得到幾百元報酬,有時上綜藝節目,等待錄影時,躲在角落小憩,嘗盡人情冷暖。有想過放棄嗎?他說當時心灰意冷想著,口袋裡最後一毛錢花光,就回土耳其。

最氣餒之際,幾家電視台捎來了機會。2011年,他加入經紀公司,主持後來讓他鹹魚大翻身的《愛玩客》,短短1年獲金鐘獎肯定。從無人知曉的小咖到擔綱主持,花了5年多,走在路上愈來愈多人認出他。他說:「表演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受到大家肯定的時候,但最可怕的是第一步,付出許多努力卻看不到結果,而且要遇到伯樂很難。」

近年電視台式微,社群網路崛起,除了《愛玩客》主持,他敏銳地轉移重心,在臉書經營了39萬粉絲,YouTube也有十幾萬粉絲。他寫文章臧否時事、自製短影音,關於台灣健保、政治、高鐵、零食的題材有好幾萬點閱,最熱門的是去年帶妻小返回土耳其探望80歲老父,情節有滿滿洋蔥,點閱破150多萬。

落地生根是家鄉 當然愛台灣
他曾寫下台灣10大優點,包括治安、醫療、生活機能、教育品質、科技、生態環境等皆可圈可點,也寫了10大缺點,比如房價太高、建築不夠美觀、夜市不夠衛生、年輕人自信不足、國際新聞有限等。去年他在臉書貼文,描寫搭計程車被運將質疑:「台灣常常會有颱風,你不怕嗎?台灣還有地震!而且大陸也要攻擊台灣!你為什麼不回土耳其,還願意留在台灣?我覺得國外更好。」吳鳳回說自己從不覺得台灣很完美,但也不覺得糟糕,網路鄉民口口聲聲的鬼島,對他而言,已是家鄉。

還有一回,懷孕的老婆跟著他去台中出差,突然身體不適送急診,他工作結束去接老婆和幼女搭高鐵回台北,2名男子在博愛座上滑手機,幸好有位小姐讓座,他感慨:「給老婆位子的人很有禮貌。跟台灣沒有關,跟人有關。土耳其一樣一些人不給,一些人馬上幫忙。正常。」

許多人感謝吳鳳愛台灣,他這樣說:「為什麼要感謝我?我生活在這裡,不是理所當然嗎?我覺得台灣人好像…算很封閉嗎?太小看自己了嗎?愛台灣很正常嘛,不管生活在哪裡一定要愛嘛,這很正常,不是多了不起的事,換作你生活在土耳其,如果不愛那裡,你不會開心嘛。」

2011年,妻子陳錦玉和吳鳳在友人聚會上相識,她回憶:「他那時還不紅,沒賺到什麼錢,但我觀察到他平常對朋友很大方,完全不會占別人便宜,甚至很怕占別人便宜。交往半年,我跟他回去土耳其,發現他對家人非常好,有時候看一個男人如何跟家人相處,大概就知道他本質,那沒辦法假裝。」

堅持取鳳字入名 喻浴火重生
2015年結了婚,事前,他打電話回土耳其,爸爸大怒掛電話。「爸爸最怕的不是我娶外國人,是怕我不回土耳其照顧他,接下來8個月,我每次打過去他就掛掉。後來我帶老婆回土耳其訂婚,一個小小儀式,不敢跟爸爸說,只有其他家人出席。」

爸爸至今還在生氣嗎?「有一天,爸爸搭巴士跌倒,摔傷頭部,妹妹去醫院探病告訴他我早已經結婚、有女兒了,還說:『不用擔心,哥哥一定會愛你的。』好奇怪,他居然笑著說『很好』,莫名其妙耶!我過一星期去看他,好像中間完全沒有衝突的樣子。」也許是小孫女的魔力,或是這一摔,把心結都摔散了。

採訪結束前,吳鳳說,當年在辦事處的台灣官員幫他取名「吳承鳳」,這也成了去年入籍台灣時,登記在身分證上的名字。「吳」是取他土耳其名字的第一個發音,「承」代表言出必行,「鳳」則是他堅持要用的字眼,「鳳凰就是一個火鳥,重新出生,浴火鳳凰,我覺得離開土耳其來到台灣,是不是代表一個新生?」
 
資料來源: 鏡周刊/ 報導日期: 2019-02-19 點閱人次: 67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