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兩岸兩階段和平協議之一:邱進益》兩岸橄欖枝 好事多磨

1990年10月7日「國家統一委員會」在李登輝總統的主導下,在總統府內成立。翌年2月23日國統會通過了《國家統一綱領》,確定了國家統一的目標、進程與步驟,作為推動兩岸關係的最高指導綱領。在他的認知中,這是對大陸遞出的第一根橄欖枝。不旋踵間,他又於4月30日發布總統令,自5月1日起終止動員戡亂時期,並廢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藉此間接宣示,我方將不以武力作為解決兩岸最終歸屬的憑藉。這是他向對岸遞出的第二根橄欖枝。


我方原本期望大陸方面能對此有積極而正面的回應,不料,對岸卻將《國家統一綱領》解讀成「國家不統一綱領」,而且要求兩岸進行國共「黨對黨」的談判,以解決統一問題。這一提議根本無視於台灣已經走上了民主、法治之路,無法以黨對黨談判解決統一問題,故隨即決定由我以「國統會」發言人身分,公開宣布予以婉拒。


1992年春,台灣師範大學舉辦兩岸關係展望研討會,我以學者及個人身分應邀與會。我在會中即試探性提出,兩岸可以談判簽訂「互不侵犯協定」,以作為兩岸和平發展的基石,當時引起各界極大回響。立法委員黃主文、陳水扁紛紛在立法院舉辦討論會,各自提出不同的協定版本,但此時及以後政府並無具體動作,此議遂寢。



1993年3月,我轉任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祕書長,奉命協助辜振甫先生並綜理新加坡辜汪會談事宜。4月初我率團赴北京就辜汪會談作預備性協商時,當時媒體披露,大陸方面有意派副總理錢其琛與我晤面,洽談「互不侵犯協定」事宜(海基會於1991年2月成立後,時任副董事長兼祕書長的陳長文先生,於4月間率團至北京做初次訪問時,大陸方面即曾由時任副總理的吳學謙出面接待),此一消息引起民進黨強烈關切與反對,於是陸委會在壓力下,限制我在訪問期間不能有任何政治性質的言論,更不能涉及此類問題。我乃外交官出身,一向奉命唯謹,緊守分寸,甚至對於對岸海協會汪道涵會長當時擬與我討論台灣的國際空間問題一事,也只好支吾以對了。


2005年5月,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赴陸作和平之旅,與中國共產黨總書記胡錦濤共同發表《連胡五項和平願景》時重提和平協議一事。2008年大選時馬英九在競選政綱中亦列入了和平協議。嗣後,和平協議更列入國民黨的政策政綱之中。2008年5月馬英九就職總統,同年8月我應邀參加大陸國台辦在杭州舉行的兩岸論壇。我認為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與場合,於是提出了「兩岸和平合作協議」草案。當時國台辦主任王毅與副主任孫亞夫均在座,孫於當晚還與我深切交換意見。


我回台後,馬英九命國安會某諮詢委員與我詳談經過,並洽索協議草案,但事後並無回應。不過,後來我檢視馬兩任8年之中,海峽兩岸三通、簽署投資保障協定與ECFA架構協議、外交休兵、國際空間等作為,與我之前提的協議草案內容可謂不謀而合,我心甚慰,總算不枉費我草擬協議的原衷了。

 
資料來源: 中時電子報/ 報導日期: 2019-03-19 點閱人次: 65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