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吟遊人生】外籍生的國文課

◎蔡富澧


 多年前,我們從入伍訓練到學年教育,都接觸到一些曾至中南美洲軍校回來的學長,聽他們轉述在外國求學的遭遇,既神奇又辛苦,但經過四年的努力,最後都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歸國。現今回到官校教書,也有機會教到友邦來臺就讀的交換學生。

 期中考那週,從臺北南下,路上接到通識中心主任電話,他告訴我,校長到教室巡堂,發現幾個外籍生的國文考得不理想,所以想把外籍生獨立出來,另外成立一個特別班,想問問我有沒有意願來教這幾個外籍生?我思考後答應了!

 原就在官校任教的博班同學柔利告訴我,這些外籍生和我們的學生上同樣的課、考試考同樣的題目,可是他們有的連注音符號都不會唸,有的寫字筆順都不會,這些考試題目我們的學生都不一定考得好了,更何況外籍生,其中有位學生還因此難過得大哭了一場。

 這些外籍生的處境不是當事人很難理解,試想一個二十歲上下的年輕人,從比較偏僻落後的國家千里迢迢來到異鄉接受軍事教育,而且是號稱有五千年文明的國家,接受「博大精深」的中華語文教育,實在太難為他(她)們了。

 原本外籍生在正式上課之前,都會先到師大國語教學中心或政大華語文教學中心,接受一期正規的語文訓練,基本的聽說讀寫都打好基礎之後,再到各自的學校報到,後續就看自己的天分和努力。可是近來這樣的訓練取消了,改成到理工學院受訓,也許因為不是正統的語文訓練機構,成效不如預期,對國語、國文幾乎都是一片空白,要他們立刻接受正常的大學國文課程,這些年輕的外籍生的確很辛苦。

 期中考隔週就開始上課。先前柔利告訴我,她以前的經驗是教外籍生背唐詩;主任希望我能因應他們的程度,找些簡單的、白話的短文,先讓他們學會之後再教其他的課程。可是我心裡想,這些學生遭遇的困境,除了語言不同,還有文化的差異,艱深的古文他們必然聽不懂,簡單的白話文是很不錯的教材,如果從唐詩入手,也許更能夠讓他們領略中華文化之美。

 唐詩可以讀、可以背,可以吟唱,如果學得好,還可以教他們聲韻,一舉多得。但是首先必須解決讀和寫的問題,所以我到鳳山的一家庫存書店找兒童版唐詩,我的需求是字體要大,這樣他們才看得清楚每一個字的結構;另外要有注音,方便他們自己閱讀。而由此衍生的問題就是,我得先教會他們基本的注音符號,就像小學上課一樣。在那裡找到兩種版本,都有注音,字體都夠大,我挑了其中較簡單又附贈光碟的書籍,向老闆訂了四本,準備送給他們當教材。

 「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未來我會盡力教導,至於能學到多少,就看他們自己的努力了!
 
資料來源: 青年日報/ 報導日期: 2019-01-03 點閱人次: 81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