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回首還我母語運動30年 客語傳承仍須努力

30年前的還我母語運動,當時在師大教書的羅肇錦,以客語朗誦一篇「祭國父文」,句句道出客家人語言遭到打壓失落的悲哀,最後活動成功為客家人爭取到電視台以全客語製播節目,羅肇錦也長期透過主持增加客家話在公共領域的使用機會,回首客家運動30年,羅肇錦現在則是期盼,客家人自己得有自覺,母語傳承才有希望。


我是客家人 我說客家話。

1988年12月28日,客家鄉親走上街頭,大膽衝撞體制爭取母語發聲,當時在師大教書的羅肇錦就站在隊伍的最前面,替客家人道出客家話,因長期受到打壓,在公開場合不能聽不能講,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母語失落的悲哀。

「還我母語運動」發言人 羅肇錦:「要遊行的時候想到說,國父是客家人,在中國近代史中,一個這麼重要的人物是客家人,客家人現在不能說客家話,所以就停下來,停下來摀住嘴,用國父當榮譽總領隊,大家從國父紀念館,當時一個很重要的遊行起點,就去祭國父。」

由於當時才剛解嚴不久,社會風氣還不是相當開放,出發前甚至還有風聲,警察可能會出面圍捕陳情民眾,但幾位領隊,還是抱持著要衝到底的決心。

「還我母語運動」發言人 羅肇錦:「我讀完了以後就跟著離開這個會場,那當時的中央圖書館,那離不遠,去中央圖書館開華語的教學研討會,許多語言的學者全部都到那開會,我就去參加那個會,參加一段時間之後又繞出來,我為什麼呢?就等於用迂迴的方式,萬一有什麼樣的情況,當然什麼樣的情況就是說,以後運動後會捉人,會捉人去關就是了。」

最後這場活動,成功引起巨大迴響,除了廣電法第20條,母語不能超過10%的使用上限就此廢除,也終於有電視台願意以全客語製播節目。

「還我母語運動」發言人 羅肇錦:「最後就到台灣電視台,它一個什麼,什麼文化性的節目,就開出一個叫作鄉親鄉情的節目,我記得,當時是請苗栗的陳裕美女士,她是做廣播的人來做主持人,最後就找鍾老鍾肇政先生,跟我去講短短的語言歷史,跟歷史跟語言。」

整個運動以後慢慢慢慢的,客家話在電視裡就有出現了,這是第一個改變最大的。

各位鄉親,今天跟大家介紹「麼」這個字音,同樣的「麼」聲母是「ㄇ」 韻是「ㄚ」。

透過電視節目,羅肇錦和鄉親聊語言說歷史,客家話也才總算在公共領域爭取到些微生存空間,但這些年時代改變,要將客家話傳給下一代又是另外一個難題。

「還我母語運動」發言人 羅肇錦:「整體來說電台裡的東西,網路的東西沒多少是客家的,它全部對別的比較有興趣,看起來比較精彩,所以裡面根本沒機會去吸收到客家的語言跟文化。」

拿起手機開啟錄音,羅肇錦正為了最新一期的中央大學客家電子報,留下語音紀錄,走過還我母語運動30年,羅肇錦這些年來,除了從事教學及研究,也想盡辦法,繼續把自己的母語傳下去。

「還我母語運動」發言人 羅肇錦:「這樣變成說,除了紀錄的功能以外,還可以去推廣學習的功能,這可以在裡面達到很多客家人客家話會說,但是要他讀字他不會讀,但你用這樣字跟語言就可以結合起來。」

30年前登高一呼,希望政府開放留給客家話一條活路,30年後,羅肇錦則是期盼客家人自己要有自覺,客家語言復興,從還我母語轉型為找回母語,客家話想要繼續傳承下去,不能只靠政府也得靠自己。
 
資料來源: 客家電視/ 報導日期: 2018-12-25 點閱人次: 82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