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偉勁人物專訪:網球是滋養人生的養分,灌溉新世代的希望之光——林耿儀
圖

帶著如高雄豔陽亮麗笑容的選手們站上球場,打出顆顆好球,取下場場勝利,擁有堅毅又溫暖的實力,她們是全中運常勝軍三民高中女子網球隊,而在球場下支持她們的是剛毅不失溫柔的教練——林耿儀。


帶領球員邁向一次又一次勝利的林耿儀,被問到自己個人的成績,林耿儀則說:「國高中不太喜歡打網球,那時候十四歲平常就陪一些伯伯打個單打,就可以贏排名賽,十六歲十八歲沒有心在網球上。」說到自己的高中時期,林耿儀則表示自己高中時期「很不像個高中生」,讀高雄中學時期打工值大夜班,流連於物質生活,「我那時候就是曠課夜遊都來,就早上七點練球沒有準時的。」自己的成績在那時也只停留在「一輪遊」,而甄選甄試申請師大作為唯一志願,卻意外落空。

一個晃眼沒有大學可以讀,留在高雄一邊在餐廳打工一邊教球,林耿儀表示:「突然覺得這樣的生活好像不是我要的,雖然收入還不錯,但是就很懷念當選手的日子,就一個醒悟,覺得想在網球這條路再努力看看。」而一年的努力讓林耿儀考上國體,在排名墊底時努力補回來別人的練球時間,好不容易空白一年,大專盃的前夕,因為田徑課跳高骨折,讓好不容易到手的代表隊名額只能放棄,慶幸2005年還有東方錶盃甲組賽事,拿到該屆冠軍選上世大運國手!而在大學這段期間林耿儀很感謝陳志榮老師、賴素玲老師以及張思敏副校長,也在資源上跟訓練上給很多寶貴的意見。

「那時候大四在想未來走向,剛好正興國中佘志倫老師跟郭哲軒老師邀請我回來幫忙,協助陳俊維老師帶新莊高中第一屆體育班。」在高雄的新莊高中、正興國中協助帶領選手的林耿儀表示:「那段時間其實郭老師讓我可以在很自由發揮,在帶選手的部分也給很多指點,球場外的事情郭老師跟佘老師也都會打點的很好。」而林耿儀更是在2009年成為世青代表隊的帶隊教練。

在100年成為三民高中專任教練的林耿儀,看見當時選手們奔波訓練的辛苦,無法在學校內就近訓練,「那時候算是元老的衍伶、庭妃他們那時候還沒有專任教練,變成是要一直回正興國中訓練,也沒有主要帶隊的教練,就比較辛苦一些。」將訓練重心拉回來學校內,讓家長跟選手都能安心訓練,讓林耿儀感受到學校訓練的重要。「在帶隊的時候會特別希望他們不要這麼辛苦,不管成績好不好,也不要輕易放棄。」從自己的人生體會甘苦,也讓他在面對這群青少年選手時,讓自己跟選手之間建立更多溝通管道,「想讓很多青少年選手遇到瓶頸時讓他們知道,不要太早否定自己或放棄自己,畢竟自己是繞了很多路,過程也滿辛苦這樣走上來。」

「我覺得帶男生隊跟女生隊差很多,在正興、新莊帶的都是男生,真的遇到全女子選手是在三民高中,女子選手需要更多的溝通,我覺得步調會慢一點,但是女生跟教練的磨合期過了之後,執行效率會快很多,會很主動,男子選手就會比較需要盯著。」對帶女子選手的部分,林耿儀表示自己改變許多,「那時候前期帶女生不懂,就用比較權威式的方式,那就是一個指令下去很直接,也變成衝突比較多。」回憶到最大的衝突,便是在跟一位選手在球場上練球起了爭執,「那時候就是希望選手不要摔球拍、罵髒話一些基本的要求啦!因為球品不好,球打得再好都沒用,那時候她打不好,一直摔球拍,我就說:『再摔!我就幫妳摔斷!』只是說那時候我不會處理選手的情緒,就真的拿她的球拍摔到牆壁上,後來她也是暴怒把椅子整個翻掉這樣。」而林耿儀也表示自己調整方針,去抓選手的特性跟特質,「那時候真的很難過,但我作為教練也是要學會調整自己。」

讓林耿儀堅持下去的動力,除了與選手互動間的成長,更多的是選手的回饋,而選手過年過節時的卡片與畢業學姊們對學妹在觀看比賽的直播,每一個小舉動就讓林耿儀再怎麼累,都甘之如飴!「自己當教練,就是讓選手都能達到他們想要的目標,畢竟不是每個選手都能打職業,女孩子當教練上也比較辛苦一些,如果他們有當教練以外的目標、夢想,會很支持她們去做」而近期三民高中的孩子畢業後也不僅僅升學至體育相關學系,除了銜接美國的NCAA,也有孩子前往中國暨南大學專攻中醫,「國外的大學對學生的選擇比較好一些,在大一的時候不太分系可以都試著讀看看,之後大二再選想要的科系,讓小孩在這四年選擇自己喜歡的,這是滿大的差異性。」

在帶隊上的經驗讓他說到:「對我們教練來說,可能有時候熱情減退或是被澆冷水,最大的可能是很用心帶選手但選手沒有體會到,對我們當教練的來說算是一個很大的打擊。」林耿儀表示在帶隊上家長跟孩子的態度都是很重要的,「因為不是個人教練,帶隊教練的原則要很中立,要踩著態度,不能因為每個選手怎樣而有所不同,也不會因為選手而有特別的待遇。」對自己的帶隊原則尺度拿捏,便是公平對待各個選手,「只是有時候可能就一句質疑累積起來,久而久之會給自己一種『這麼努力為什麼?』做一百件好的事情,一件壞事瞬間被零分,會讓教練變得很灰心。」



「轉換成孩子們能夠理解的語言。」林耿儀認為教練要做的並不是多會「教」而是要學會很多「語言」讓選手明白。作為選手的林耿儀所遇到的挫折與困境,栽植出了一個不一樣的林耿儀,作為教練擁有更多的細心與溫和去灌溉新世代的希望,滋養出不一樣的網球之光。
 
資料來源: 運動視界/ 報導日期: 2018-12-02 點閱人次: 153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