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又老又窮的 恐怕不只是高雄
圖

九合一選舉將屆,高雄市被菜販韓拆穿國王的新衣,指出「又老又窮」的事實真相,出乎意料造成「韓流」效應。但我們更關心的是,這種因快速都市化、全球化、去中心化所造成的「又老又窮」趨勢是個案?抑或是台灣普遍的現象?


說台灣人口老化,恐怕沒人會反對。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定義,今年三月底內政部宣告台灣邁入「高齡社會」,且距離「超高齡社會」不遠,反映出台灣老化速度的嚴重。

其實,日本社會老化的程度比我們更嚴重。兩國老化指數(六十五歲以上人口與十四歲以下人口的比值)資料顯示,二○一七年台灣老化指數為一○六,而日本為二一○,日本社會老化程度幾乎是我們的兩倍,早已是「超高齡社會」。

但,老不可怕,窮才可怕。關鍵是未來台灣是否愈來愈窮、抑或愈來愈富?這與我們所能創造的附加價值有關。以出口為例,出口總值扣除「含他國成分」之進口原物料或零組件,即是我們胼手胝足所創造的附加價值。大家所熟悉的GDP是國內創造附加價值的總合,也是國內各生產要素報酬(包括勞動報酬、房地租、利息及利潤)的總合。

根據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附加價值貿易資料庫,二○一一年台灣出口總值中,真正屬於本地創造的附加價值只占五十六點五%,在六十四個國家中排名倒數第四,且逐年下滑。也就是說,台灣出口所獲取的附加價值比重不到六成,反而有四成屬「含他國成分」之進口原物料或零組件,成為外國(尤其是日本)獲取的附加價值分額。反觀日本,其出口總值中真正屬於本地創造的附加價值高達八十五點三%,排名第十。

不僅如此,日本還自眾多貿易夥伴國家攫取大量的附加價值。日本認清全球價值鏈時代的來臨,視其為萬靈丹,漸擺脫「日本製造」意識形態,全力拓展「與日本共同製造」的宏圖大略。透過零組件、智慧型服務輸出及海外投資,大幅創造貿易夥伴國家從生產至消費端的附加價值,並讓貿易夥伴國家共享所創造的附加價值。這其中,日本也自所有貿易夥伴國家的出口攫取大量附加價值。日本當然是愈來愈富。

「老」與「窮」未必相隨,未必無法脫鉤,像日本是又老卻又很有錢。若視接軌全球價值鏈為洪水猛獸,豈只是高雄又老又窮,台灣終將又老又窮,值得警惕。

 
資料來源: 聯合報/ 報導日期: 2018-11-23 點閱人次: 75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