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他是我兄弟2〉姊為助他圓夢 25年不曾睡飽6小時
圖

陳銘哲奮不顧身往前邁進,背後總有姐姐陳秀玉身影。陳銘哲口中的「老媽子」,其實是師大國文研究所博士。


陳秀玉在亞洲大學和台灣體育運動大學兼課教國文,生活大部分精力放在弟弟陳銘哲身上,舉凡生活起居、讀書、練球,做復健,半夜還得協助他翻背、上廁所。

無一日睡飽 最心疼弟弟受苦

二十五年來陳秀玉為弟弟做的,早超出常人能及。她不諱言「沒有一天連續睡飽六小時」,更常累到想哭,但一定要往正面思考,否則日子怎麼過?尤其看到弟弟生病受苦,內心更是煎熬。我想,她愛這個弟弟,甚至超過愛自己。

陳秀玉記憶猶深:「五年多前,那時我剛接工作,經常台中台北兩地跑,銘哲接連感染兩場流行性感冒,上吐下瀉,短短一個月爆瘦十公斤,醫生還警告,他的心肺功能差,萬一再感染肺炎就救不回來,我很害怕,如果一個疏失人就沒了,我怎麼跟爸媽交代?後來我盡可能減少工作量,因為千金難換家人健康。」

除了當陳銘哲的書僮,弟弟最愛的滾球,從球具準備到場地布置,全出自陳秀玉之手。「練球前,我要花半小時測量空間,將膠帶貼在學校走廊地板當標線,練完後再撕掉。有次前任系主任張榮吉老師看到,他讓我把標線貼齊,以後不用拆,後來的系主任林家安也同意,讓我們可以節省力氣。」

頭棒改良13次 掏積蓄出國比賽

氣候冷熱交替,不利於腦麻患者,加上比賽緊張情緒,對身體常造成巨大壓力。「我還記得第一次和第二次國內會長盃時,當他肌肉張力突來、身體僵直,怎麼也無法把球推出去,只能眼睜睜看著球被裁判收走,滿心輸掉比賽的不甘和委屈,我真的很想幫他。」

於是,陳秀玉在輔具下功夫,她拿出頭棒解釋,「這個體位分級,選手頭棒多是手工做的。起先是八里愛心教養院贊助,在跆拳道防護帽上面纏鐵絲,但比賽結束,頭皮都擦破了。我改用腳踏車安全帽,還是太重,最後用工地工程帽內裡拆下來包覆加工再車縫,這已是改版第十三次。」

為了讓弟弟實現「成為國際選手」的夢想,陳秀玉四處籌措出國比賽經費,獲選總統教育獎後,有了哥倫比亞公開賽行程,今年三月日本伊勢公開賽,沒經費贊助下,陳秀玉自掏腰包二十萬讓弟弟成行,「這筆錢對我來說也許是天價,但幫他圓夢無價」。

我忍不住想問,是父母的期望,抑或是大姐的責任感使然,比弟弟大五歲的她情願犧牲青春?陳秀玉不假思索脫口說:「不能說是『犧牲』,生活中,我老是忘東忘西要他提醒,早上起不來有他當鬧鐘,他常笑我像『企鵝』太胖了,我也會虧他愛看妹妹,因為有這樣的弟弟,生命充滿挑戰,有更多樂趣。」

老天何其殘酷,給陳銘哲莫大考驗,又何其幸運,有姐姐對他竭盡所能付出,「我不要銘哲跟我說謝謝,如果將來他能有一個彩色人生,就是對我最大的感謝。」
 
資料來源: 壹週刊/ 報導日期: 2018-11-22 點閱人次: 72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