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戒嚴拍鐵道 怕被逮… 裝日本人

台灣鐵道攝影先驅古仁榮去年底過世,鐵道迷一陣唏噓。鐵道情報總編輯古庭維指出,古老先生在戒嚴時代拍下許多珍貴鐵道照片,牽起台日鐵道迷交流,對台灣鐵道文化的貢獻無人能及。


師大地理系教授洪致文則以一代台灣鐵道攝影大師的離世提出反思,老一輩人不斷凋零,文化部籌備鐵道博物館時,應該同步保存與蒐集文史資料,以保留台灣珍貴的鐵道文化。

古庭維指出,當年戒嚴時期,鐵道、港口等地方都禁止拍攝,古仁榮熟稔日文,當時又在旅行社工作,因此接觸很多日本、甚至英國的鐵道迷,他帶著鐵道迷進入外國人想看卻又不得其門而入的地區,如糖廠、林廠等,留下珍貴的鐵道影像。

洪致文解釋,早年台灣的鐵路是屬於國防機密,拍個照就可能被當「匪諜」抓去問話,但古仁榮卻假裝自己是日本人,不會講中文,也看不懂警告牌,和車站人員一陣雞同鴨講,才恍然大悟原來「台灣的火車不能拍照」,這時鐵路人員已沒有力氣去抽他底片,一張張珍貴的鐵道攝影作品才得以保存下來。

洪致文說,古仁榮保存的影像資料很豐富,年輕鐵道迷發現某一條鐵路的廢線遺跡,古仁榮總能馬上找出它當年行駛時的情景,他幾乎拍過全台鐵路,這些泛黃照片成為存世的唯一珍寶。

洪致文憶起,當年台大火車社想去日本參訪,未當兵的男學生實在難以出國,身為慶應大學鐵道研究會榮譽會員的古仁榮,用盡人脈幫忙促成,讓慶應大學發出邀請函邀請台大火車社,才在1993年2月順利成行,後來回想起來更發現,當時接觸到的日方代表,都是日本鐵道界的重量級人物,足見古仁榮在日本人脈的深厚,以及對後輩的照顧。

洪致文提及,文化部要成立鐵道博物館,進度卻一直停留在修建館舍,老一輩人才不斷在凋零,假設古仁榮留下的珍貴攝影作品想捐照片給國家,文化部能否有管道和制度來接手都是問題,甚至不懂古仁榮的價值與重要性。洪致文認為,軟體和硬體應同時進行修復,而非屆時房子修建完,珍貴史料卻來不及保存。
 
資料來源: 聯合晚報/A7版/話題 報導日期: 2019-01-14 點閱人次: 94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