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戳破膨風的白色汽球

【何懷碩】


  台灣的民主,虛有其名。人民要到選舉時才能嘗到一點當主人的滋 味。多年惡鬥,人民厭惡藍綠,由墨綠中出了一個變身白色的柯P。 他上次靠綠營扶植而當選。3年來綠色執政敗績連連,他眼看不向反 方向操作便不能連任,遂以「兩岸一家親」,揮別綠營,向藍營示好 ,也間接遙向紅營拋媚眼。

  待到覺察綠營有怨,自己票源有失,立刻由總幹事出面力挺高雄綠 營市長候選人輸誠,試圖為柯P挽回綠營的票。但總幹事這一招卻害 了他的主子,因為不意中暴露了柯P本來偽裝白色中立,被看破原來 的綠底,民調遂立刻下滑,竟與丁守中接近。這是柯P笑傲政壇,目 無餘子以來突然陷入的又一次危機。他素人、中立、白色、土直、誠 樸的偽裝全拆穿了。他如泥鰍游走於藍綠橘紅之間,一到危急,仍須 乞憐於他的本家綠營,但不好意思太明顯,遂由「文化人」總幹事代 為表態,卻以「唉」的一聲裝作不是他的本意,十足訛詐。

  丁守中本學界中人,不會巧言令色,不玩弄台式選舉的花樣與話術 。他多年為台北市謀畫新政,苦無良機一展抱負。這回看穿柯營,為 求達目的,不擇手段,說了重話,他批小野「政治亂倫」。沒想到竟 引發小野演了一齣有聲無淚的滑稽戲。小野以為丁學問不如他,所以 口氣很大。他質問丁有沒有讀書?連他的暢銷小說都不知道,對他及 他的朋友的成就與貢獻全無認識,而且予以抹煞,使他「看到人心最 黑暗的一面」,所以他乾哭。柯P假裝憐他「文化人」從未經受過可 怕的選戰,見他受委屈而疼惜他,毅然給小野兩個擁抱。這齣很難見 到的精采表演,兩位政客肉麻、幼稚的鏡頭,令人覺得台灣最可笑的 風景是這種人。

  從事思想、學術、純文藝等創作是「文化人」;從事大眾娛樂文化 、流行文化、影視廣告以營利,也可稱「文化人」。小野與柯P知道 兩者有何差別嗎?他們二人都特別表示文化人從不碰政治,好像與政 治有連結便不清高不超然。其實這都屬於書沒讀好的陋見。更荒唐的 是,他們身上「政治」比「文化」多得多。自古最傑出的文化人與文 人,不但不遠離政治,而且為國族增光,為人民喉舌,常對權力者有 所批判。名垂青史的文人,從屈原、杜甫、蘇軾、辛棄疾、陸游、史 可法、黃道周、梁啟超、魯迅、胡適、殷海光等等偉大文化人,他們 在才華與成就之外,有為天下之公心,不就是政治主張嗎?文化人人 格的高下,端看他是為天下還是為自己;是為義還是為利。一生依附 國、民兩黨,今日甘為最騎墻的柯P做「文化門神」。不問是非,只 倚權勢,也正因此而激起丁守中的義憤。

  許多人驚讚韓國瑜為何能引發全台龍捲風,韓自身的才情與性向特 別切合今年的選戰,固為主因,而更大的原因,是台灣有極大的苦悶 。韓是一枚鋼針,虛肥的汽球一戳即破。如果沒有綠營所積壓極深的 民怨,便不會有陡然崛起霸王級的韓流。這場選舉的結果,已可會心 不遠。(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退休教授)。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A15版 報導日期: 2018-11-11 點閱人次: 145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